第一百九十章 守门千年/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听金大发说完我不禁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要知道金大发虽然胖,但是真正警惕起来思维还是非常敏锐的,可是现在居然有一种东西,能在金大发毫无察觉的情况下割断伞兵绳,但是最主要的是,金大发可是一直走在我前面的,但即便如何……我都没有丝毫的注意到绳子什么时候断的!

“初三……”金大发缓过神来后,冲着说:“你一直走在我身后,难道连你也没察觉吗?”

“别说他了。”还没等我回话,身后的墨兰就淡然道:“我一直盯着你们,但是我也没注意到你的伞兵绳什么时候断的。”

“不应该呀……”金大发揉了揉脸。说道:“初三也就算了,你我可是从小训练到大的,这绑在身上的绳子被割断了都不知道,这说出去洛阳的同行还不笑掉大牙。”

墨兰听完也愣了一下。但是随后她嗅了嗅空气中的酸霉臭,然后突然伸手向金大发面上打去,就当我以为墨兰疯了的时候,墨兰突然收回离金大发的脸近若咫尺的手。随后看着还没回过神来的金大发,说道:“你看,我们的身体果然出问题了。”

金大发挠了挠头,随后他看着墨兰,说道:“你的意思是,这里面的空气有问题?”

墨兰点了点头,说道:“这里面当初应该放了某种物质能跟随气温挥发在空气里,加上这里空间密闭所以能维持很多年的效果,虽然历经千年效果已经很淡了,但是依旧能对我们的五感产生一些麻痹性。”

金大发听罢把黑包放下,随后他从一个布包里拿出三个依旧翠绿的叶子,递给我一个后,他说道:“这是樟树叶,有一定的解毒提神功能,等下记得含在嘴里。”

说罢他又拿出几条丝巾,用腰里的水壶打湿后递给我,让我捂住口鼻。

做完这一切后金大发自嘲的笑了笑,说道:“也得亏这迷药味道太淡,不然我们也不会不知不觉着了道,但是我很好奇,如果有种东西能不知不觉割断我的伞兵绳的话,那显然不是什么善茬,可是为什么不借机取了我的命呢?”

墨兰撇了金大发一眼,说道:“这才表明那个东西难对付。如果它傻愣愣的向你下手,我反而不担心了呢,但是它居然只是戏弄性的切断了你的伞兵绳,这就代表,它在玩我们。”

“玩我们?”金大发愣了一下,随后他笑了笑,不屑道:“我倒要看看是什么东西敢来玩我们,从西丘到巫显,什么大风大浪我没见过,走吧,大不了我们一路向上走回去。”

墨兰张了张嘴似乎想说些什么,但是到最后她只是一脸忧虑的点了点头。接着就往上走去。

我满是心事的跟在墨兰的后面,其实我心里也有一股不详的预兆,因为我总感觉,往上走已经走不出去了……

走了会后。面前的墨兰猛地一停,我疑惑的抬头看了前面一眼,发现在最上面的台阶处,不知道什么时候落了一块巨石,跟在后面的金大发此刻神情也是一僵,他走到巨石的旁边摸了摸,随后才一脸绝望的说道:“这特么……是断龙石?妈的,除非把蝎子钻带来,不然不可能打通的呀。”

说着,他把兜里的手机掏出来看了一眼,但是他呵呵笑了两声,说道:“手机没信号。奶奶的,难道这次真的要载了嘛?”

墨兰神情并没有变化,她看了一眼金大发,轻声道:“没什么的,从刚开始的机关连弩来看,这里面不会给我们留下什么真正的绝地的。”

金大发愣了一下,随后看着墨兰问道:“你的意思是,这断龙石上有机关或者是暗门?”

墨兰摇了摇头,说道:“我感觉这个可能性不大,当然了,你也可以试一试,毕竟现在一丝希望都不能放过。”

金大发点了点头。随后他在断龙石上摸索了一阵后,才叹道:“还真的没机关,现在看起来,这修筑机关的人还真的想把我们往里面赶呀。”

“既然这样。”墨兰拎起地上的包。说道:“那我们就进去看看,看到底他们想耍什么花招。”

金大发点了点头,随后我们三个人就继续向下走去,在走到岔路口那里时。金大发犹豫了一下,说道:“你们看……我们要往那里走呀?”

墨兰听完拿着手电在三个楼梯旁边打量了半饷,说道:“这三个岔路口一模一样,连最起码的提示都没,这下除非老黑在这,不然我们根本就分辨不出那条路才是正确的。”

提起老黑我不由干笑两声,从龙一那里出来后我就忘记把它带上了,等回过神来的时候,我们已经走了一半路程了。

“要不……”金大发犹豫了半天,说道:“我们继续随便选条路吧。”

墨兰点了点头,说道:“也行,如果是绝路的话,那么肯定会有些提示的,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我们接下来应该会遇到一些东西的……一些有关破关的东西。”

听到这话我不禁多看了墨兰一眼,和她呆的时间越久。就越佩服她的见多识广,这时不禁对那所谓的搬山道人好奇了起来,究竟是怎样一种传承,才能留下这样一个底蕴呢?

来不及多想。我我们三人就走进了面前的一个楼梯里面,但是我正要往前走的时候金大发突然拽住了我,说道:“初三,在这等等。看这断龙石是怎么落下来的。”

我愣了一下,随后点了点头。接着我们在原地等了一会,大概过了两三分钟,只听面前的楼梯口一阵轻响。随后楼梯上面的一截石砖忽然缓缓凸出,接着在我们的面前,缓缓落到了地面上。

金大发看着这幕沉默了一会,随后他转过身来。说道:“走吧,看看前面到底有什么。”

我点了点头,但心里突然有点感觉,那就是如果把这三个岔口当成三根吸管的话。那我们就是三个蚂蚁,钻进其中一条吸管后等待着最后的结果。

当这次我们再走到尽头后,面前出现的不再是什么岔口,而是一道青铜门。

这青铜门高达三丈。正中间刻着一个楷体的凶字,这凶字基本上占满了整个青铜门,看起来虽然字体上龙飞凤舞,但是却透着一股莫名的诡异。

而且在青铜门旁边,还坐着一具僧尸,这僧尸身穿黄色僧衣,面上的肌肉萎缩发黑似已圆寂,而在他怀里还抱着一只毛茸茸,看样子像是猫的东西。

这场景让我们不由呆住了,过了半饷,金大发才咽了口水,说道:“这……到底是什么意思呀?”

“什么意思?”

金大发话音刚落,那个原地盘坐在地上的僧尸居然艰难的扯起一丝微笑,随后用枯讶的声音说道:“吉,可留一条生路出山,中,可进菩提林,凶……则死。”

说罢,他居然缓缓站起身来,用枯槁犹如树皮一般的手合十道:“施主可还有什么遗言?如果没有的话,那贫僧就送你们上路了。”

僧尸说完后,就站在一旁静候着我们的答复。即便我们见多识广,可是看到这等诡异的场景依旧忍不住愣了一会,半饷,金大发缓缓退后两步,一边摸着腰间的刀,一边警惕的询问道:“你是谁?……你说的凶吉又是怎么回事?”

僧尸听完后,把地上的一只和老黑非常相似的黑猫抱到怀里后,看着我们笑道:“前尘往前勿要再提,现如今贫僧不过一具腐尸,那还有什么名字,不过是为了主持,在这守门千年罢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