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一章 梦千年,等千年,得得失失又千年/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说罢,它轻轻抚着怀里黑猫的脊背,看着我们解释道:“至于施主所问的凶吉也非常简单,三条路口得吉者,可礼送出山,得中者,可打开青铜门让其去博出一丝生机,得凶者,那便是死。”

“死?”金大发愣了一下,随后他朝着地上唾了一口,说道:“谁定的规矩?凭什么擅自决定我们的生死?”

那僧尸笑了笑,然后说道:“一切全凭因果罢了,如果施主不进石佛中,又岂会来到这里,之所以落得今天这个境地。也不过是自己的选择罢了。”

金大发张了张嘴正想说些什么,旁边的墨兰突然拽住了他,随后看向僧尸,说道:“大师,请问您的主持是谁。还有,您能透露些有关于这座佛的往事吗?即便是让我们死,也要让我们死个明白呀。”

那僧尸看了看墨兰,随后点头道:“小娃娃挺机灵的,既然你想套话。那我便告诉你一些秘密好了,我本青风寺僧人六持,在这里也不过是为了追随主持罢了,而这座佛,关的是一个东西,也是一个人。”

“一个人?”墨兰愣了愣,说道:“谁?”

僧尸沉默了会,随后居然叹了口气,说道:“当回首前尘,发现不过是大梦一场时。那人入了魔,其实,这个佛关的不是他,而是一个心魔罢了。”

随后,不疯我们再提问,那僧尸笑了笑,说道:“言尽于此,施主,请上路吧。”

“等等等等!”金大发连忙摆了摆手,喊道:“大师,你放我们走好吗?我们不来了!这样也省的您老动手了,何况您老是信佛之人,杀了我们不是有违心中神明吗!”

僧尸撕扯着面上已如干纸的面皮,笑道:“不了,贫僧已由佛入魔早已不信奉那些神佛了,所以施主就不要苦苦挣扎了。”

说罢,他身形猛然一动,随后犹如一阵黑色旋风一样向金大发袭来,而金大发早有准备,他猛地抽出腰里的刀。随后狠狠向来袭的僧尸砍去。

但是铿的一声,当僧尸止住身形的时候我定睛一看,随后才发现金大发特制的折钢刀居然被僧尸一只手给抓住了!

僧尸看着一脸懵比的金大发笑了笑,随后它手上微微一用力,那坚固无比的折钢刀居然犹如麻花一样,被它从中折成两段!

我缓过神来连忙抽出身后的三菱军刺,随后和身旁的墨兰一左一右的夹击僧尸,可能是僧尸一个人孤独了太久,所以它一时间并不急着取金大发的性命,反而转过头饶有兴致的看着我俩。

虽然知道打过它的可能性不大,但是我一咬牙,持着三菱军刺向僧尸的头部,而身旁的墨兰也持着一把刀斩向僧尸的腰部。

面对利刃,那僧尸一点闪避的意思都没有,就在我以为它是不是出了什么问题的时候。面对两把利刃僧尸猛地伸出两只手,随后紧紧握住了我的军刺和墨兰的刀。

我心里猛地一震,随后使劲的想要把军刺给抽回来,但是那僧尸的手犹如老虎钳一样,竟然握的军刺不能动弹分毫!

我这还好。墨兰她也在使劲的反转刀柄,想要给僧尸造成一些伤害,但是即便割的火花四溅,那僧尸都面带微笑,好似一点都没有事情一样。

我这时心里不禁有些绝望了,因为我搞不懂,这僧尸究竟是不是用铁做的,不然怎么可能刀枪不入呢!

就在我发愣的时候,旁边倒在地上的金大发猛地站了起来,随后他持着断刀狠狠的劈在了僧尸的头上,但是这次居然发出一阵铿锵之声,但是僧尸居然毫发未损!

我这时终于知道了,寻常的武器对付这僧尸根本没有作用,我迅速松开军刺,退后两步打开了龙王戒。但是之前因为过度使用,所以手指上的死亡之花印痕已经非常的淡了,所以此刻我心里也没有底,不知道能不能再挤出一滴灾血。

当我按下龙头的时候,原本一脸淡然的僧尸脸色顿时大变,随后它甩开金大发和墨兰,接着就以极快的速度向我袭来!我中指一阵温热,但是却没有往日那种眩晕感了,于是我情不自禁的低头看了一眼中指,发现那涌出的鲜血是猩红的!

看着近在咫尺的僧尸以及那犹如锉刀一般的利爪我绝望的闭上了眼睛。因为此刻即便是蔣明君出来了,那也来不及了……

“初三!快躲开呀!”

“初三!……”

闭上眼睛后,我听到耳旁传来金大发和墨兰的喊声,但是就在我以为下一秒就要死了的时候,面上刮来一阵风后。就突然诡异的什么动静都没了。

我听到耳边一点声音都没,时间仿佛在这一秒定格了一样,半饷,耳边传来了一句略显颤抖的疑惑:“你……叫初三?你姓什么?”

我迷茫的睁开眼睛,随后发现僧尸的利爪离我只有一指的距离。我愣了片刻,才说道:“张初三……”

僧尸缓缓的收回手,随后它看向了我的腰间,当发现蔣明君所处的那块玉佩后,它才满意的点了点头,说道:“苦守千年总不算白忙一场,你终于回来了。”

“什么?”僧尸这样说我反而更迷茫了,于是我犹豫了下,说道:“什么我回来了?你指的是?……”

僧尸不在意的笑了笑,说道:“其实。你的心里不是已经有了答案了吗?”

我想了片刻,才皱眉道:“你指的是,唐朝的张初三?但是他是他,我是我呀。”

我话音刚落,远处一直不敢出声的金大发都快哭了。他拼命给我打着手势,意思是让我先认下来,但是此刻我话已脱口而出,等反应过来的时候心里已然是后悔不已。

谁知,那僧尸好似一点都不在意一样,它走向青铜门,说道:“是与不是真的那么重要吗?我等了一千多年,早已耐不住寂寞了,这具肉壳之所以还能维系到现在,也不过全凭着一股执念罢了。如今你来了,我也终究可以解脱了,千年呀……真的太久太久了。”

说罢,它走到青铜门的旁边抱起了原本一直在看戏的黑猫,笑道:“你陪了我一百多年,如今我也是时候走了,如果有来生的话,我们再做兄弟。”

说罢,他就把那黑猫放到了地上,那黑猫人性化的看了看僧尸,随后眼睛中有些许泪光闪动,但是最后它点了点头,接着一只猫孤寂的向着远处的楼梯口走去。

目送黑猫离开后,僧尸摸了摸青铜门,回过头冲我们笑道:“这是第一扇门户,既然你们和我有缘,那我就徇私舞弊一次,破例放你们进去。”

说着,他猛地一拍青铜门,那巨大的力道砸在门上发出澎的一声巨响。声音在狭小的空间里来回荡漾震的我耳鼓生疼。

拍了一下后,僧尸站在旁边静静的等了起来,过了会,门内突然传来了一个宏大的声音:“七持,你拍门做什么?”

僧尸闻言开口回道:“阁老。他回来了。”

门内沉寂了良久,随后才传来一声轻轻的叹息,半饷,那个所谓的阁老说道:“回来了?……也罢,回来就好。”

说完后。面前的青铜门发出一阵阵咯吱咯吱的声音,随后两扇门轻轻打开,里面露出的空间黑黝黝的什么都看不清,而且在灯光的照射下,从门内还飘来一股股淡白色的雾气,犹如打开了一扇异域之门一样。

看到门开了,僧尸对着我笑了笑,随后说道:“梦千年,等千年,得得失失又千年,使命达成,我也要好好睡一觉了,施主,你想知道的东西就在里面,但是,要靠你自己去追寻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