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四章 眼若菩提/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但是那冥猫饶有兴趣的看了我一眼,随后好似并没有要杀人的打算,它在我们紧张的目光中走到我们的身旁,随后它围着我们绕着走了一圈,接着它走到阁楼的那个方向上回头看了我们一眼。

金大发看了巨型冥猫一眼后,对着我轻声道:“初三,你感觉……它这是什么意思呀?”

我犹豫了一下,心里感觉这冥猫是想让我们跟着它一起过去。但是冥猫也不会说话,所以这个想法仅仅也是推测罢了。

倒是墨兰她很快把我的想法说了说来,一时间金大发愣了愣,随后叹道:“我怎么都感觉那地方不是什么善地,要不我们和它拼了吧?”

金大发话音刚落,那个冥猫好似听懂了一样,它先是不屑的撇了金大发一眼,随后居然咧着嘴角哼了两声,像是为金大发的不自量力而感到好笑。

金大发见状顿时打了个激灵,随后他揉了揉鼻子,不满道:“这冥猫……跟老黑一样呀,都听得懂人话了。”

墨兰点了点头,随后她把刀收了回去,轻叹道:“行了,我们走吧,根据这冥猫的体型我们三个一起上可能都打不过呀。”

说罢。她就跟着冥猫向阁楼走去,我和金大发面面相窥,最后也只能跟了上去。

随着越来越靠近那里,阁楼的情景也越来越清晰了起来。只见那三层阁楼通体用木材打造,楼体的屋檐下还挂着六角风铃,不时有阵邪风吹过,把风铃吹得发出一阵清脆的响声。

当我们走到阁楼的门前时,那冥猫发出喵的一声,面前的木门居然诡异的缓缓打了开来。

等冥猫走了进去后,我们三个人犹豫了一下,最后壮着胆子迈了进去。

进到屋里后我才注意到,这三层楼阁的第一层放着许多书架,那些书架上有的放着竹卷,有的放着纸质书籍,而在两旁的走廊上,每隔一段距离还有一盏盏用铜柱托起来的烛火在灯罩的保护下散发着昏暗的亮光。

走在木材铺成的地板上,脚步声回荡在房间里显得异常清脆,而那冥猫在最深处的走廊里看了我们一眼,随后喵的一声显得很不满。

无奈之下我们来不及细看。只能加快脚步向那冥猫走去,见我们识趣,那冥猫满意的点了点头随后窜到左侧消失不见了,等我们走到那里后才发现,左侧的木壁上有一条木质楼梯,一直通往到第二层。

我们看了一眼后没有丝毫迟疑,踏着楼梯就来到了第二层,只见第二层的景象和第一层差不多,只不过多了很多宽大的木窗而已。

稍微扫了扫后,我就继续往上走,终于来到了阁楼的第三层。

但是站在楼梯口我冲着第三层后看了一眼,随后心里竟然有种说不上来的感觉了。

因为第三层阁楼里面并没有在摆放着什么书柜。相反这里比较空旷,在靠近窗子的地方有一个矮桌,矮桌旁边则坐着一个人,那个人背对着我。所以使我看不清他的容貌,他此刻一边摸着躺在地上的冥猫脊背,一边拿着一个玉杯在缓缓品茶。

我们三个人站在楼梯口那里一时间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但是过了会,那人放下手中的杯子,淡然道:“来都来了,不过来坐坐吗?”

听到他的声音我愣了一下,因为这声音苍老无比,仿佛是一个迟暮老人,而且话语中还带着一丝沙哑,让人摸不清他的具体状况。

听到那人的话我下意识的看了金大发他俩一眼,随后我发现墨兰对我点了点头。于是我们就壮着胆子向他走了过去。

当我们三个人走到矮桌的旁边时也得以见到那人的容貌了,但是看了一眼后我们反而不敢坐了。

因为这货根本不是人,它的面皮枯黄萎缩,犹如一个骷髅头裹着一层皮。而且那双手也瘦的犹如鸡爪一样,看一眼就让人不寒而栗。

“怎么了?”那人看了我们一眼,随后扯开嘴角对我们露出了一个恐怖的笑容,说道:“是不是不敢呀?别怕。我如果想要杀了你们的话,在菩提林外你们就已经死了。”

听到那人的话我下意识的心底一松,因为既然没有恶意,那么就可以好好谈了。于是我坐在用丝绸铺成的软垫上,看着那人强笑一声,说道:“您老贵姓?”

那人没有说话,它从桌上的盘子里拿出三个玉杯。倒满茶水后才分别递给了我们,叹道:“刚刚想了好久……结果我发现连我自己都忘记了自己的名字,不过,你们就叫我阁老吧。他们以前都是这么叫我的。”

见阁老这样我放下心来,随后我呡了一口杯中的茶水,发现这茶异常的苦涩,而且喝完还没一点点苦尽甘来的感觉,但是饶是如此,我昧着良心依旧说了一句好茶。

“好茶?”阁老愣了愣,随后大笑道:“这可不是什么茶,如果菩提子算是茶的话,那么你这样认为也行。”

说着,他用一个小勺子从壶中捞出一个黑白相间犹如一个眼球的菩提子,随后它把菩提子扔给了旁边的冥猫,待它一口吞下后。才饶有兴趣的看着我们。

看到这副场景,我胃中隐隐有些想吐的感觉,但是在这神秘的阁老面前我不敢显示出来,所以轻咳两声以掩尴尬。

那阁老看了看我。笑道:“别紧张,其实这玩意确实难喝,只不过刚开始的时候我都快被寂寞给逼疯了,所以才泡这种茶增添一下新鲜感。而这菩提子也不是什么眼珠子,只不过当年有人把自己的眼珠子埋在外面后,才长出了这样一颗菩提树,如今历经千年。终于繁衍成了一片密林。”

此刻我心里一震,内心恶心的同时又不由有些好奇,到底是谁把自己的眼球埋在地里后,居然能长出一颗菩提树呀?

“大师说的莫非是……”墨兰犹豫了一下,随后说道:“海通大师?”

阁老愣了一下,摇头笑道:“不是他,是另外一人,那人比海通更有望得证大道。只不过,他不信佛,他只信一个人,那人死后。他也由佛入魔了,可惜呀,一个眼若菩提的绝世佛才,居然以这种方式黯然收场了。”

说罢,它咂了咂毫无水分的嘴巴,说道:“另外,你别叫我大师,我也不是什么和尚。”

我点了点头,其实我心里已经明白那个人是谁了,但是我有一个疑惑,于是忍不住问道:“阁老,那您,为何又要在这枯守百年呢?”

那阁老笑了笑,随后略显凄凉的说道:“我一生无儿无女,那人待我不错,我不忍心他一个人在这里傻等,于是就来这里陪陪他。”

我点了点头,心里不禁对这个老人暗自钦佩起来,我想了想,问道:“阁老,那人……到底在何处?”

阁老沉默了一会,随后说道:“那人……在大佛深处苦守着一份希望。”

我点了点头,心里突然有些怅然若失的感觉,半饷,我看着阁老问道:“那您,这次找我所为何事?”

阁老摇了摇头,笑道:“其实,也不为了什么,只是有点想他了,所以想看看你,虽然我知道你可能不是他,但是……我终究还是忍不住呀……”

我沉默了一会,此刻我突然有些嫉妒那个张初三了,因为他居然就连死后,也有那么多人愿意为他等待千年之久,那七持是一个,这阁老也算一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