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五章 入那轮回场,饮那孟婆汤/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心中正感慨着呢,阁老身旁的冥猫突然叫了一声,那阁老先是一愣,随后便看着我笑了笑,说道:“这孩子说,你的身上有它前辈的气息。”

“前辈的气息?”我愣了一下,随后我不可置信的看了那冥猫一眼,就它这个体型,居然说老黑是它的前辈!这是开玩笑的吗?就老黑那个欺软怕硬的性格,就它那个老的都快掉牙的样子。居然是它的前辈?!

一想到我这段时间经常把老黑从窗口扔下去的举动,我背后就隐隐有些发凉,如果老黑真的如阁老所说,那岂不是厉害到没边了?

阁老看着我的神情忍不住笑了笑,随后向我解释道:“冥猫这种生物不是看体型越大就越老的,三尾以下的冥猫和正常黑猫差不多大,四尾和五尾的冥猫和牛犊子一样,而六至七尾的冥猫则如同我这一只差不多大,而第八尾的冥猫,就返璞归真看不出什么异样了。”

我点了点头,随后询问道:“那阁老,为什么我看您这只冥猫只有一条尾巴呀,不是说六至七尾吗?”

阁老摆了摆手,解释道:“相传远古时期冥猫不是这样的,那时候它们有多大,就有多少只尾巴,相传修炼一百年,冥猫就会多一条尾巴,如果修满九百年,那就是九尾冥猫。传说九尾冥猫神通广大可移山填海,但是因为性格暴虐经常杀害无辜,所以上天震怒之下,削去所有冥猫的尾巴,只有历经重重磨难修至九尾,才能羽化登仙,不过不知为何,这世间最多只有八尾冥猫,从未出现过九尾,居然是因为它们身上有一个诅咒。”

我点了点头,心里暗自记下这个事情。

随后,我决定多从这阁老身上套点话,于是问道:“阁老,您知道九世铜莲吗?”

那阁老微微一愣,随后才点了点头,说道:“果然,你们就是为了这个而来,九世铜莲我当年也略有耳闻,在一些野史之中也曾捕寻到它的蛛丝马迹,但是这个东西太渺茫了,也太虚无了,就算那铜莲台能使人起死回生的传说是真的,但是要找到它也无疑于登天,传说九世铜莲不是不曾现身过,而是现身的条件太苛刻了。据说只有找齐某样东西,九世铜莲才会现世,但是那人苦苦追寻了一世,也不过就找到了一个罢了。”

我心头一松,既然得知了铜莲瓣的下落,那么我心里就有底了,至于能不能寻找的到,我相信有铜莲台在的话,终有一天我能找寻到它的下落。

缓了缓心神后,我盯着阁老继续问道:“那么……您知道这一路上究竟会遇到什么吗?”

阁老盯着我看了半饷,才说道:“这一切的真相终究要靠你自己去追寻,我提示你的东西已经足够多了。”

我点了点头,但是心里却有些遗憾。

阁老拿起杯子又喝了一杯茶水,随后才看着我,说道:“对了。那个蔣明君有没有跟在你的身旁?”

我愣了一下,随后把腰间的玉佩给摘了下来,接着递给了阁老。

阁老接着玉佩在手上把玩了片刻,才点了点头,叹道:“是玲珑玉佩。诶……没想到这个痴情女子竟然也沦落成了这个下场。”

说完,他把玉佩还给了我,感慨道:“都说红颜祸水,这也是有一定的道理呀。”

我愣了愣,随后开口问道:“您老的意思是?……”

阁老咂了咂嘴,说道:“没什么意思,只是因为她,唐朝多了一个皇帝,也因为她,历史上出现了开元盛世。也因为她,清江山多了一座佛,也因为她,青风寺少了一尊佛,其实历朝历代的当权者是谁我都不在乎,只是,用一座死佛换了一尊活佛,即便这死佛举世无双,可是……这又有什么意义呢?”

我沉默了一会,随后略有不满的说道:“但是,这一切错不在她,不是嘛?”

阁老愣了愣,随后捧腹大笑起来,半饷,它抹了抹根本就不存在的眼泪,说道:“之前我以为你仅仅是和他长得像罢了,可是如今看来你俩性子都一模一样,难道……这世间真有轮回一途吗?”

听到这话我也有些迷茫了,如果世间没有轮回的话,那么唐果是怎么回事呢?可是有轮回的话,我又算什么呢?半饷我笑了笑,说道:“阁老,无论我是不是他的转世,可是这一切终究已经过去了,我如今叫张初三。可是我是如今的张初三,不是唐朝的张初三。”

阁老点了点头,略带遗憾的看了看四周,说道:“我在这里生活了一千多年,如今突然要离开了。心里解脱的同时,还有一些失落呀……”

“阁老你……”我张了张嘴,想要劝它,但是话到了嘴边却怎么也说不出口了,因为我不知道怎么劝一个活了千年的人继续活下去。

阁老冲着我笑了笑,笑得甚是开怀,随后他对着我说道:“我这具躯壳早已死了,如今还剩下的,不过是一个徒留执念的孤魂野鬼,那风,我已经体会不到了,那茶,也再尝不出滋味了,如今你既然来了,那么这个困守千年的死局也该解开了。只是我等不及了,我已经等不到那一刻的来临了,如今的我,只想入那轮回场,饮那孟婆汤。从此不再管那个什么臭小子的事情了。”

说罢,他咂了咂嘴,略带不爽的说道:“我和七持那个混小子斗了一千多年,如今那小子竟然先跑了,不行!我得赶紧撵上去嘲笑他两句。当初我俩可是约定好了,看谁最先支撑不住的,现在我赢了!哈哈哈哈哈哈哈!”

说完,阁老笑了笑,笑声中带着一丝悲凉。

笑罢。它低着头沉默了片刻,随后它收回抚摸冥猫的手,拍了拍它的头后,说道:“好了,你小子也陪我几百年了,是时候出去碰碰运气了。”

那冥猫抬起头居然流下了两行清泪,随后它倔强的摇了摇头,看模样是说什么也不打算走了。

阁老怅然若失的摸了摸它的头,喃喃道:“你这孩子怎么这么不听话呀,当初,就不应该把你捡回来。”

冥猫把头放到地上显得颇为委屈,半饷,阁老抬起头看了我们一眼,说道:“也罢,就不管它了,你们也别在这陪我了,赶紧走吧。”

我和墨兰她们站起身来,看着阁老心里突然有点堵的慌。

阁老看到了我的目光,随后轻轻的摇了摇头,劝道:“去吧,一路上小心点,过了我这里后面就是一片险途了,到时候千万要小心行事,等你们走到最后,就能知晓真相了。”

我点了点头,随后一咬牙跟着墨兰她们走出了三层阁楼,但是当我们走出去后,阁楼四周突然升起了一团白雾,这场景让我为之一愣,随后我站在原地,想要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

但是没想到,这白雾来的快去的也快,等到一阵阴风吹过后,面前的白雾消散,但是露出来的场景让我为之一愣。

因为那三层阁楼原本所处的位置已经只剩下一些残垣断壁了,看到此情此景我大脑一片空白,随后我缓缓靠近那里,在最深处的一片空地里,只见孤零零的摆着一张矮桌,桌子上还有一壶尚且冒着热气的茶水,在一个坐垫的旁边有一捧黑灰,而黑灰的旁边躺着一只冥猫,只是那犹如豹子一般大小的冥猫嘴角还留着一丝血迹,显然已经是死了……

看到这萧条的一幕,我的心突然有些迷茫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