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七章 为何唯独不肯渡我?/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金大发愣了一下,随后他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笑道:“好吧,既然这样的话初三你先守上半夜,下半夜的话我来。”

我点了点头,并没有再继续纠结这个问题。

见事情商量好了,金大发和墨兰分别从自己的背包里掏出一张毛毯,随后二人就蜷缩在地上睡了过去。

我一时间有些无聊,于是就掏出烟自顾自的抽了起来,其实我心里有些感觉,那就是唐代张初三很可能就在大佛深处,可是这样一来眼前的这个陵墓就不好解释了。因为到底是谁,才能让李隆基动用这么大的人力物力,在大佛深处修建了这样一个陵寝呢?

而且,唐代张初三到底是怎么死了。死后为什么要来这个大佛深处呢?这时我试着把自己代入到唐代张初三的心理上去,如果有蔣明君这样一个青梅竹马陪伴自己十多年,到最后死了,他真的能装作若无其事吗?想到这,我心里隐隐有些发寒,因为我感觉我和唐代张初三是一类人,虽然平时性格温和谨慎,但是内心最深处都隐藏着一个心魔,一个可以让人疯狂的心魔……

正想着呢,在我下意识的抽了一口烟时,才被灼到烟屁股的火给烫醒,我缓了缓神。随后把烟屁股给弹飞,接着我下意识的将目光对准窗外。

此刻窗外的烛火还在徐徐燃烧,并且灯光还透过腐烂殆尽的纱窗照了进来,我愣愣的看着窗户,但是窗户突然有一道人影闪了过去,我被吓得一个激灵,随后连忙从地上爬了起来。

我持着刀缓缓的靠近窗户,不知道刚刚那一幕究竟是错觉还是怎么回事,但是当我靠近窗户后,外面异常的安静,偶尔只能听到烛火跳动的噼里啪啦的声音,我犹豫了下,随后走回去没有叫醒金大发他们。

不过这时我更不敢大意了,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窗外想要看看究竟会不会再发生这样的事情,但是就在这时,窗外忽然吹过一股阴风。这风吹得房门咯吱作响,还将窗外的烛火吹得跳动不已。

我心头一紧,心里下意识的警惕了起来,但是就在这时,窗外那原本橙黄的烛光竟然变的幽青起来!一时间外面和房内绿油油的犹如地狱一样诡异。

这时我终于忍不住拍了拍金大发,但是我拍了几下后,金大发依旧是鼾声如雷,我忍不住狂扇他几记耳光,但是他依旧如同死猪一样一动不动。

这时我再怎么傻也知道事情不对劲了,于是我晃了晃旁边的墨兰,但是此刻一向谨慎的她也陷入了昏迷之中,我咽了口水。随后抽出腰间的三菱军刺就站了起来,并且紧张的盯着窗外祈求不要发生些什么怪事。

“初三……”

你所祈求的事情往往会事与愿违这段话也不是没有道理的,我刚刚祈求外面不要发生些什么,门外就传来了一声女人幽怨的呼唤。如果说蔣明君只是调皮傲娇的话,那么这女人就犹如深闺怨妇一样让人浑身起鸡皮疙瘩了。

“初三……”

见我没有回答她,门外那女人的喊声就更幽怨了,此刻我心里不断的在挣扎,一方面我想知道门外的人究竟是谁,一方面我又想装作小透明好躲过这一劫。

“初三,我是令月呀……”

听到门外女人的呼声,我心里下意识的一愣。因为我根本不知道那所谓的令月是谁,于是我壮着胆子,冲门外说道:“你……你是谁呀?我不认识什么令月。”

“你……”门外的女人一愣,随后语气中带着一丝怨恨,说道:“就是你,把我镇压在了这里,让我不得轮回!现如今你居然还装作不认识我,张初三!你好狠的心呀!”

此刻我连哭的心都有了。这一幕很显然是唐代张初三给我惹得事情,他是一死了之了,可是如今我居然还得帮他擦屁股。

于是我盯着门外,解释道:“我不管你们是谁。但是如今距离唐朝开元已经过去了一千年,你认识的那个张初三已经死了,我和他没有关系!”

门外的女人沉默了一会,显然也没想到我会这样回答她的话。过了会,她语气幽幽的说道:“总之,你就是不肯出来,对吗?”

我嘴角一阵苦涩。但是此刻我也只能硬着头皮,说道:“我跟你说了,我不是他!你就不要再纠缠我了!”

“纠缠?”那女人愣了一下,随后她哈哈大笑起来。半饷她敛住笑声,语气阴森的说道:“你居然说我纠缠你?我就不知道了,我令月论身份,论地位,论容貌那个不比那个什么蔣明君强?!你居然说我纠缠你……哼哼哼哼。”

说到最后,她发出一声阴森至极的笑声,说道:“那时候,我就知道你是嫌弃我已是残花败柳。如今我终于听到你这么说了,行!我令月喜欢的东西,就是抢,我也要抢过来。就是得不到,我也不会让别人得到!”

说到最后,她已经歇斯底里了,半饷,她冷笑两声,说道:“你以为你不开门就没事了嘛?我告诉你,这东海人鱼油里放着醉仙染,寻常人吸上一口就会在梦里不知不觉的死去。最后化成一滩尸水,如果你不想你那两个朋友死去的话,那么就乖乖的给我走出来,不然你就眼睁睁得看着她们死吧!”

我听完沉默了一会。之前我就疑惑这金大发和墨兰到底是怎么回事,可是如今我才懂了,一时间我心里陷入了抉择之中,如果留在房子里不管金大发他们的话。那么结局我或者会安然无恙,但是金大发他们显然是死定了,但是如果我出去了,金大发他们我不知道会怎么样。但是我自己显然是死定了。

我在内心挣扎了良久,随后我下意识的看了发丘指一眼,但是那淡的几乎看不见了的死亡之花印痕提醒着我,现如今依靠发丘指显然是不太可能的了,可是蔣明君呢……我摸了摸腰里的玉佩,从进大佛开始,蔣明君就没有再显露会身形,现如今如果是负伤而陷入了沉睡的话,等下能救我的可能性也不大。

等我想清楚我自己拥有的所有的底牌后,我越发感觉出去后就是死路一条了,但是我看了眼还躺在地上的金大发,良久。我咬了咬牙,对着门外说道:“我出去可以,但是,你要向我保证,等我出去后你不许伤害他俩!”

门外的女人沉默了一会,随后才答应道:“好……我答应你。”

虽然知道这样的保证无异于空头支票,但是我终究还是硬着头皮走到了门外,随后缓缓的打开了木门。

当房门打开后,我发现门外站着一个少妇,她身穿宫装,头上挽着坠马髻,她脸上略施淡妆,绝美的脸上透着一股少妇般成熟中带着青涩的韵味,但是此刻她看着我面上似笑非笑,半饷,她突然伸出一只手抚上我的心口,一点抚,她一边说道:“你说……为什么呢?如果当初率先遇到你的不是李隆基,而是我李令月,那该多好……如果这样的话,也许我们的结果都会不同。”

此刻看着这个女子,我心里已经知道她是谁了,盯着她的脸我心里却莫名有些悲哀,于是说:“就算他当初最先遇到的是你,他也不会选你的。”

“是吗……”李令月眼神迷离的喃喃道:“你心善,你肯渡世间所有人,为何唯独不肯渡我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