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八章 地宫入口/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张了张嘴,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她的这个问题,但是还没等我说话,我就感觉心口一疼,我愣愣的低下头,发现李令月的一只玉手不知何时变了模样,那只手变得长满了黑毛,而且手指还长出了犹如锉刀一样的指甲,此刻她缓缓将指甲刺进我心口上的皮肤,同时还低头俯到我的耳旁,轻声道:“下来陪我……好不好?”

我惨笑一声,随后只能眼睁睁得看着她逐渐将利爪掏进我的心里。但是就在这时,我的玉佩间突然升起一团红烟,随后面前的李令月如遭雷击被打的倒飞出去。

接着,一身红裙的蔣明君就出现在了我的面前。她看着李令月,讥笑道:“你这只骚狐狸,没事干嘛老是缠着我家初三不放呀,居然还想掏他的心!就算再掏,那颗心也不属于你!”

李令月从地上爬了起来,随后她一脸怨恨的看着蔣明君,问道:“你究竟……究竟是谁?!”

蔣明君笑了笑,说道:“我就是初三那个朝思暮想的蔣明君呀!”

李令月愣了一下,随后她犹如发狂了一样,原本绝美的脸上长满了黑毛,整个人犹如一只弓着腰的猴子一样,她满是怨恨的盯着蔣明君。说道:“都是你!要不是你的话,张初三早就是我的了!凭什么你死都死了,还不肯放手?!”

说着,她就双腿一蹬,接着向蔣明君飞扑而来。

蔣明君不屑的望了她一眼,随后她红袖一挥,那还在半空的李令月就被扫的倒飞了出去,看着倒在地上的李令月,蔣明君笑道:“我都说了你不是我的对手,一千年前你不是,现如今你还是不行。”

李令月怨恨的看了蔣明君一眼,随后她将目光对准我,说道:“没了我,你们永远也进不了大佛深处,也永远得不到九世铜莲!”

说罢,她就身形一闪消失在了建筑群的最深处。

蔣明君目送她离开后突然身形一颤。我见状连忙把她给扶住,但是只见此刻她美目微闭连嘴唇都在颤抖,过了会她缓过了些许神来,随后她看向我,说道:“你……你等下只需要将南海人鱼油涂抹到他俩的鼻翼上就行了,另外接下来的路要靠你自己了,刚刚我是在演给李令月看,现在我必须回去修养几个月了。”

说罢,她就化作一股红烟钻进了我的玉佩之中。

我握着玉佩愣了半饷,但是随后我心里一咬牙,把玉佩揣回腰里后,才在院中的灯罩里捏出一些人鱼油。接着我把这些油脂涂抹在二人的鼻翼之上,就坐在旁边焦急的等待了起来。

过了会,金大发揉了揉脑袋,当他看到还在一旁焦急等待的我后愣了一下。说道:“初三……我怎么感觉头好疼呀。”

我犹豫了下,随后便将他们昏迷之后发生的事情告诉给了他们,金大发听完后猛地一捶地面,怒道:“这特么谁设立的呀,也忒特么阴损了吧。”

我没有接他的话,因为这时金大发已经醒了,我心里也再没有什么好顾忌的了,这时我一想到蔣明君最后的情形心里就隐隐作痛。但是我目前除了祈祷她平安无恙外好似什么也做不了。

过了会身旁的墨兰也起来了,当她听完金大发的讲述后沉默了片刻,随后才说道:“这李令月不就是太平公主吗……为什么会和张初三扯上瓜葛?”

“太平公主?”金大发愣了愣,随后一拍大腿说道:“怎么可能!这货不是已经被李隆基给赐死了嘛?!”

墨兰白了金大发一眼,说道:“死了就不能埋在这里了嘛?这貌似没有什么可矛盾的吧?”

“也是……”金大发挠了挠头,苦笑道:“只不过这关系也太乱了吧……张初三和唐代张初三,蔣明君和李令月,李令月又和李隆基。而李隆基和唐代张初三好像也有些关系,现在我的脑袋里真的是一团乱麻了。”

墨兰摇了摇头,随后饶有深意的说道:“其实……只要走一个引子在中间,那么所有的事情就都不复杂了。李隆基和唐代张初三……有趣。”

“引子?”听到墨兰的话金大发愣了一下,随后问道:“墨兰姐,你说话也要说清楚吧,别老是吊着我的胃口呀。”

“行了!”墨兰拍了拍身上的尘土。随后站起身来,说道:“这只是一个猜测,具体还要到后面才能证实,现在我们只需要注意一个问题。那就是李令月逃跑前说的话,她说如果没有她,那么我们永远进不了大佛深处,也永远无法找到九世铜莲。对于这句话你俩怎么看?”

“这还用说吗?”金大发不屑的撇了撇嘴,说道:“那李令月肯定想要引我们自动上钩,这么明显的陷阱我们可千万不能踩呀。”

墨兰点了点头,随后将目光对向我,问道:“初三,你怎么感觉的?”

我犹豫了下,说道:“如果要我说的话,李令月她说的话很有可能是真的。具体的我也不知道没什么,只是有一种直觉。”

“直觉?”金大发愣了愣,随后他走上来捏了捏我的脸,说道:“初三。这事可不能胡来呀,那货的凶险想必你已经领教过了,我们不能因为一个直觉,就去以身涉险呀。”

我无奈的耸了耸肩,说道:“那我也没辙了,你我每人一票,所以要不我们问问墨兰吧,如果她说进去。那我们就过去,如果她说绕走,那我们再出去也不迟。”

金大发点了点头,随后就将目光转到了墨兰身上。墨兰犹豫了会,说道:“我们……进去吧,因为我心里也有这个感觉。”

金大发无奈的点了点头,接着他看了眼手表。随后抬头说道:“刚刚我睡得差不多了,这次你和初三再休息会吧,等下我们去里面的地宫里看一看,实在不行我们再想办法。”

所有人都同意了之后。我才把地毯铺到地上,接着在上面休息了几个小时,等到金大发把我叫起来后,我才睁开睡眼惺忪的双眼。

把地上的东西收拾了一下,接着我们稍微吃了点饭,然后才打着手电筒离开了这个院子,接下来则准备找寻李令月的陵寝地宫入口。

其实,一般的皇家陵墓的话,这些地上建筑应该还住着卫兵,守陵人和守陵大臣,可是这个陵墓的地上建筑则空落落的没有一丝人烟,因为没人可以打听线索。所以我们找寻了一圈后居然一无所获,愣是没找到那个地宫入口在那。

一身肥膘的金大发坐在地上,一边拿起水壶喝了一口水,一边骂道:“艹特奶奶的,最烦这些皇家陵墓了,地宫入口一个比一个藏的隐秘,这不是欺负我没带洛阳铲吗?不然一铲子下去我非把它找出来不可。”

墨兰无奈的点了点头,随后叹道:“我们虽然知道墓葬就在脚下可是没有工具也是不行的呀,只能把地宫入口找到才有一丝希望进去。”

我此刻在旁边听得也是一阵心烦意乱,因为我也想不通,这个地上建筑群总共就那么大,那个地宫口究竟在那呢?

心烦之下我将目光转到周围以求分散注意力,但是我眼角的余光突然瞄到了一个地方。

准确的说,那是一个小池塘,虽然小池塘的水早已不流动而干涸了一半,但是上面依旧架着一座拱桥和一座凉亭,一时间我突然有了点线索,于是我拽了拽墨兰,把那个小池塘指给了她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