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九章 人肉树/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墨兰看了片刻面上浮现一丝喜意,说道:“一般的陵墓上方是不会建池塘的,因为这样水便会渗到地宫里面从而破坏陵墓格局,但是这里偏偏修建了一个池塘,里面绝对有猫腻。”

金大发一听连忙从地上爬了起来,随后和我们一起走到了小池塘的旁边。

站在池塘前面我打量了一下。发现这里面的水已经差不多干涸了,而且剩下的水也是一股青黑之色,空气中隐隐还散发着臭味。

墨兰看了片刻随后摇了摇头,接着我们围绕着这个小池塘走了一圈,结果在拱桥的旁边发现了一串带着水渍的脚印,而这脚印是从河里走出来的,看它前行的方向正是我们之前休息的小院。

“卧槽……”金大发挠了挠头,不解道:“难道地宫口在水底下?”

墨兰摇了摇头,说道:“不可能,虽然一些特殊的格局里允许水底墓的出现,但是在这里显然并不符合。”

说着,她低头想了想。随后便将目光对准了旁边的拱桥。

墨兰走到拱桥旁看了看,随后扭头冲我们喊道:“在这!”

我闻言连忙过去看了一眼,发现在拱桥的桥墩处开着一个四四方方的大洞,而里面黑黝黝的什么都看不清。

“大发。”墨兰回头看着金大发,说道:“你往里面打发信号弹看看有没有埋伏。”

金大发点了点头,随后他掏出信号弹向桥墩大洞里打了一发,结果在灯光的照射下里面浮现出一条汉白玉石阶梯。

看到这我松了一口气,能藏的这么隐蔽而且修建的位置这么怪异的,除了地宫也不可能是别的什么地方了。

“现在下去?”金大发把断刀抽出来,随后看向墨兰。

墨兰点了点头,接着她从背包里掏出一捆绳索,固定在桥上后扭头冲我们说道:“我先下去看看,如果没事的话我再喊你们上来。”

说着,她就缓缓的向下攀沿而去,等她跳到那个洞口里的时候。她往里瞄了一眼,随后冲我们打了一个ok的手势。

见状我抓住绳子,在金大发的掩护下也钻进了桥洞之中,等金大发也下来后,我才扭头看向面前这个地宫墓道。

因为李令月所处的唐代国力强盛,所以连地宫地面的台阶建筑材料都选用最好的汉白玉石,而且台阶的边缘还雕刻着祥云瑞气,奢侈程度让我暗自咋舌。

这时为了以防万一,所以我提前把三菱军刺给抽了出来。随后三个人彼此掩护,走下了这个汉白玉石台阶。

但是当走到地宫时,看着面前的场景我下意识的一愣。因为在地宫口竖立着一个雕像,这雕像原型是一只麒麟,它高昂脖颈向天怒吼,而左脚微抬下面垫着一个骷髅头,最主要的是,这雕塑全身由墨玉打造。看起来相当震撼!

金大发缓缓走到麒麟踏鬼的身旁,随后他缓缓抚摸着这尊高达一丈的雕塑,嘴里喃喃道:“这玩意居然是用墨玉打造的……这要是拿出去最少最少也得十位数呀。”

墨兰白了金大发一眼。不屑道:“这东西别说我们搬不出去,就是搬出去了你打算卖给谁?国家会坐看这尊殿堂级的雕塑流落民间吗?”

“也是……”金大发咂了咂嘴,眼里的失落消退了不少。随后他转过头苦笑道:“这李隆基给真特么有钱呀,敢把那么大一块的墨玉放到地宫门口,还真特么把我镇住了!”

墨兰点了点头,随后凝重道:“各种玉石中属墨玉驱邪效果最大,所以也比较珍惜,基本上一块墨玉的形成是其他玉石的三倍,而且这墨玉还采用麒麟踏鬼的样式来雕刻的,无论是镇邪还是镇宅都是无以伦比的,可是那李令月居然还能跑出去。看样子也不简单。”

金大发没说话,而是眯着眼仔细观察了这尊雕塑,过了会,他突然指着麒麟的腿说道:“我知道是什么原因了,这麒麟都快镇不住猛鬼了。”

听到金大发的话我凑上去瞄了一眼,结果发现麒麟踩着骷髅头的那只脚已经布满的裂缝。仿佛下一刻这只腿就会碎裂一样,金大发咂了咂嘴,一脸惋惜道:“可惜了,这一弄价格最少要打个折了。”

我忍不住白了金大发一眼,真的不知道他的脑子里除了钱还有什么。

“行了”将目光从麒麟踏鬼的身上挪开后,墨兰向地宫深处走去。说道:“走吧,我估计哪位主已经知道我们要来了。”

金大发面色一愣,随后想起李令月他才收起玩世不恭的模样变的严肃起来。说道:“行,墨兰姐你在前面小心点。”

接着,我们绕过麒麟踏鬼向主墓室走过去。但是刚走了没多大会,面前的墓道前方就出现了一个石厅。

为了保险起见墨兰停下了脚步,随后金大发往面前的石厅中扔了几根荧光棒。待里面被幽幽的红光充盈后,我们才敢踏进去。

面前的墓室除了一些金银古玩的陪葬品外,最惹人注目的是石厅最中间的一颗‘树’。

但是这颗树。是由几十具尸体垒成的,在石厅正中有一根铁柱,在上面有无数根铁钩。而那些铁钩插在尸体的脑袋上,这样整个铁杆从外表上看去,犹如一颗松树……

这场景让我们顿住了脚步。一时间看着那颗人肉树我感觉全身都起了一层鸡皮疙瘩,半饷,金大发咽了口水,说道:“这特么李令月是不是有病呀?怎么无缘无故的在墓室里面弄一个这样的鬼玩意呀。”

“不是李令月。”墨兰摇了摇头,说道:“历史上李隆基登基之后李令月就死了,这点应该是无疑的,毕竟谁都想自己的皇权永固,而乐山大佛是后期建筑的,所以这个摆设应该是李隆基或者他手下的监工布设的,但是具体的原因还不清楚。”

“一家人都特么有病……”金大发嘟囔了一声后,就走到人肉树的旁边打量了起来,半饷他扭头对我们挥了挥手,说道:“这里有点不对劲,你们过来看看。”

听到金大发的话我走到人肉树的旁边打量了起来,随后发现在铁柱上挂着的尸体身上有一些异常,那就是在尸体的心口都有一个洞,而且用灯光一照可以很清晰的看到,里面的心脏已经无影无踪了。

看到这副场景我下意识的一愣,随后我莫名的心底一寒,因为在蔣明君出来之前,那李令月就是要掏我的心,虽然没有成功,但是眼前这些人心脏的去向就已经很清楚了。

而金大发和墨兰也知道李令月当时对我做的事情,所以三人都是一阵沉默,半饷,墨兰突然说道:“你们有没有注意到,这些尸体基本上全是男的。”

金大发眯着眼冲尸体下身打量了一会,随后才点头道:“还真是……那这李令月心中的怨念还真的很大呀,莫不是唐代张初三做过什么禽兽不如的事情?”

“别胡说!”我撇了金大发一眼,心里莫名对那个唐代张初三开始偏袒起来。

金大发耸了耸肩,无奈道:“行行行,你们说什么都行。”

说罢他咂了咂嘴,哀叹道:“如今看来,老子的地位居然还不如一个死了一千多年的和尚,我特么的还能说什么呢?”

我选择性的无视了金大发的抱怨,随后便向四周打量了起来,但是突然之间,面前的人肉树忽然发出了一些响动,我回头一看,发现了恐怖的一幕……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