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四章 石门/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因为现如今我们根本就拿它没办法了,如果贸然过去,它猛地一伸头咬了我们一口,那也是非死即伤,可是如果不管它,场面僵持也不是一个办法,人能耗的过乌龟吗?显然并不能。

意识到这个问题的显然不止我一个人,墨兰走过来看着我和金大发,说道:“等下我们三个人分别从不同方向围攻它,让其顾此失彼,只不过要小心一点,如果被它咬了一口。最好的结果也是残废了。”

我和金大发对视了一眼,随后只能无奈的点了点头,因为现如今除了这个办法之外也没其它更稳妥的方案了。

接着,我们三个人就分别从不同方向接近了鹰嘴鳖。而鹰嘴鳖此刻也明白了我们的意图,但是也只能不安的哼哼乱叫。

我站在鹰嘴鳖的左边,随后向金大发和墨兰使了一个眼色,接着我们三个人就突然暴起发难,持刀向鹰嘴鳖蜷缩的四肢砍去。

但是和我们一起动的还有鹰嘴鳖,此刻它猛地伸出四肢,随后身形一扭,居然向我咬来,虽然我已经高度警惕了,但是撤退的速度还是慢了一点,以至于我手中持着的三菱军刺一不小心被鹰嘴鳖咬住,接着只听卡擦一声,那经过军工打造的三菱军刺居然被鹰嘴鳖一口给咬折了!以至于力道太大还震伤了我的虎口!

虽然我这边出了一点小意外,但是金大发和墨兰那边进行的还是非常顺利的,尤其是墨兰,此刻她持着那长长的,款式类似于武士刀的兵器狠狠刺向了鹰嘴鳖的鳖身,可能是这一刀伤害太大,那鹰嘴鳖伤极之下发出一声惨嚎,随后竟然四肢一扒往水里跑去了!

“快拦住它!”此刻我心急如焚,因为如果让它跑了,那么以后我们要是敢下水肯定要承受无尽的报复,斩草要除根这个道理我还是懂得。

可惜的是,那鹰嘴鳖速度太快了,我愣愣的停下脚步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它即将逃回水里,就在这时,我感觉头上传来一阵风声,接着那已经跑到水边的鹰嘴鳖居然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随后倒在地上一动也不动了。

所谓大悲大喜也不过如此,见鹰嘴鳖伏诛我高兴过后身体突然一阵虚脱,随后我就倒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了,而金大发两人此刻和我心情也差不多,一时间我们躺在地上,内心都有一股浓浓的庆幸。

半饷,我缓了一下随后站起身来,接着我走向远处的鹰嘴鳖,最后我在它的头上,居然发现了一把直没刀柄的刀,我用力把它拔出来后,才发现这是墨兰的那一把。

我拎着刀走到了墨兰的身旁。笑道:“这一手玩的真是漂亮,我都快被你折服了。”

墨兰笑了笑,随后她接过刀用背包里的白布擦了擦,接着才把刀收回刀鞘。说道:“休息一会我们就赶紧走吧,以免夜长梦多。”

“好!”金大发躺在地上一边举起手,一边怪叫道:“坚决无条件拥护墨兰姐的一切决定!”

墨兰白了金大发一眼,说道:“别贫嘴了。赶紧把衣服穿上。”

金大发愣了一下,随后就屁颠屁颠的去穿衣服了。接着我们在原地休息了一会,然后才下水游到了对岸,这次因为鹰嘴鳖已死,所以一路上并没有发生什么怪事,等我们顺利游到对岸的石台后,借着整理行囊的功夫我打量了周围一眼。

只见这个石台不大,大概也就是十多平方米,而且形状四四方方通体用汉白玉石雕刻的,在最深处的岩壁上修筑了一扇两丈高的石门。

等我们整理好衣服行李之后,才慢慢的走到这个石门的旁边,看着这个石门金大发挠了挠头。说道:“我怎么感觉……这有些不对劲呢?其实现在想想当初也挺不对劲的,如果建造人真的想把我们杀了,那么只要在石板下面放个地刺陷阱不就好了吗?何必如此大费周折呢?”

“我也感觉有些怪异”墨兰点了点头,说道:“我现在有一种感觉。那就是如果当时初三没有踩到那个机关的话,也许我们往前走的就是一条绝路,而踩到了那个机关,虽然也是九死一生。但是其中还是蕴藏了一线生机的。”

金大发愣了一下,随后瞠目结舌的说道:“不可能吧!如果真是这样的话,这个陵墓也贼变态了吧,刚刚那么凶险的机关,居然还是生路?”

墨兰撇了金大发一眼,说道:“这有什么的?我感觉以李隆基的风格来说,做出这种事也不足为怪呀,中国上下五千年,但凡有些名气的都会选择修筑一个不错的墓葬,上至天子,下至百姓,所有人都想自己死后的归属好一点。而那么多人中,总有一些奇人鬼才,在他们的墓葬面前,以前我们信奉的那一套就不管用了,就好比你是摸金校尉,但是你知道摸金里面有一句老人对后生的忠告吗?”

金大发愣了一下,随后摇头道:“有吗?这我还真的不知道呀。”

墨兰深深的看了金大发一眼,接着意味深长的说道:“穷则思变,不可拘泥一格,无论是下斗,还是做人都是这个道理。”

金大发听完先是沉默了一下,随后他苦笑一声。说道:“讲真,墨兰姐,要不是咱俩熟悉的话,要是站在我面前的是个老头给我说出了这番话,那我肯定得跪下给他磕一个头。”

墨兰耸了耸肩,笑道:“没事你跪吧,我不介意的。”

金大发揉了揉鼻子,随后就尴尬的去石门前打量着线索了。

见状墨兰也不调戏他了。她指了指这篇石门,说道:“怎么样,有没有机关能把它打开?”

金大发没有说话,他先是在石门上摸索了一会。接着他将耳朵贴在石门上用手敲了敲,随后摇头叹道:“没有……这里既没有机关,也没有机簧,估计还真的得凭借蛮力打开。”

墨兰皱了皱眉头,说道:“既然这样的话我们三个人推一推吧,看能不能把它给推开。”

虽然明知道希望不大,但是我依旧还是把双手抵在石门上,等金大发和墨兰都就位后。我们三个人才一起使劲想要把石门推开。

但是累的牙都疼了,面前的石门依旧纹丝不动,金大发见状坐在地上,嘴里骂道:“这特么什么鬼玩意呀?怎么死都打不开呀?既没有钥匙也没有线索,这是要玩我们吗?”

墨兰松开手随后也坐在地上想起了解决的办法,趁着这空档我看了眼面前的这扇石门,接着我竟然发现了一些不寻常的地方。

那就是这石门的门把手是一只望天还张着嘴的蟾蜍,这蟾蜍嘴巴下面还有一个小孔洞不知道通往何方,在蟾蜍的底座下,有无数条小小的凹槽延伸布满了整座石门,当初金大发也曾经很认真的研究过,但是最后也一无所获。

看着这只张着嘴的蟾蜍我心里莫名有一股冲动,随后我拿出水壶往它嘴巴里倒了一些水,紧接着我发现了神奇的一幕。

那就是蟾蜍底座涌出一些水,随后这些水沿着凹槽一直流向远处,可惜因为水倒的不是很多,所以这些水线中途就断掉了。

看到这幕我心里隐隐有了一个猜测,随后我把金大发和墨兰从地上拉了起来,接着我向他们指了指石门上的异状。

看到这幕二人都沉默了一会,接着墨兰犹豫了下,说道:“你的意思是……我们要找一个人放血,然后让血液布满整扇石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