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五章 《嘉陵江三百里风光图》/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点了点头,说道:“应该是这样的,但是为了保险起见我们可以先倒水,然后再看结果如何。”

“不行”听到我的话墨兰下意识的摇了摇头,说道:“如今我们要万事小心,用血的成功率肯定要比用水的大一点,只不过……用谁的血比较好呢?这点值得推敲。”

旁边的金大发看到这幕犹豫了一下,随后说道:“要我说的话,还是用初三的血比较好点,别忘了此刻我们身处的地方在那,也只有初三的血,才最有可能打开这扇门。”

听到金大发的话我点了点头。然后我扭头对墨兰说道:“大发说的有道理,就用我的吧。”

接着我拿出一把小刀,走到蟾蜍的面前后,用小刀在手腕处割了一个口子。当鲜血徐徐滴落的时候,从蟾蜍底座下蔓延出无数条血线,这些血线蔓延开来布满了整扇大门,一时间大门通体都是猩红色的血线,看起来颇为诡异,但诡异中也带了一丝美感。

“卡擦,轰轰轰……”

一声轻响仿佛某个机簧被打开,接着整扇大门忽然发出一阵轰轰轰的声音,随后原本一直纹丝不动的石门向后缓缓开启,最终当它停下时,露出了足够一人进去的缝隙。

看到这我心里一松,最起码这血真的没白放,当我把伤口包扎好后,三个人就先后迈进了石门背后的空间内。

借着灯光可以看到,石门背后依旧是一条长长的墓室甬道,而这次墓道修筑的更加美轮美奂,在左右两侧的墙壁上每隔一段距离还挂有一盏盏的油灯,只不过因为有了上次的教训,所以我们并没有再把它们给点燃。

准备了一些装备后,我们重新向墓道深处走去,只不过这次我学乖了,在前行的时候我紧紧跟在金大发的身后,唯恐再触碰到什么要命的机关。

好在,这次一路上都没发生什么怪事,而走了一段距离后,我们在前方发现了一间侧室。

当我们小心翼翼的走了进去后才发现,这里面只是一个摆放陪葬品的侧室,本来这是没什么的。但是在一张石桌上,有几副画卷吸引了我。

说是几幅,但是坦白的说也就是一大一小两幅画卷而已,只不过这两幅画卷都装在一个通体透明的琉璃盒子里面,通过灯光可以看得出,这两幅画纸表面还透着一股白色的光泽,看上去保存的相当之完好。

好奇之下,我先拿起比较大的那幅画卷,打开琉璃盒子后,一股浓厚的墨香冲了出来,我屏住呼吸的时候不由有些惊奇,这琉璃盒子保存效果还真的逆天呀!

可是就是这样一个宝物。也只是用来装这两幅画卷而已,由此可见这两幅画卷绝对价值连城!

想着想着,我的心就不禁有些痒了起来,随后我把盒子里的画卷拿了出来。接着我叫上旁边的金大发,两个人一起把这幅足有成年男人胳膊粗的画卷给展了开来。

但是没想到,因为这墓室太窄,所以这幅画我们竟然没有完全展开!

只不过透过已经打开的那部分可以看得到。这是一副山水画,只见那绵延的群山仿佛要透过纸面向我们压来,还有那环绕群山的江水,即便已经时隔千年,仿佛依旧能听到那滔滔不绝的江水声……

“这,这是……”金大发先是一愣,随后他面露狂喜,甚至连语气都颤抖了起来:“嘉陵江三百里风光图?!哈哈哈哈,真是嘉陵江三百里风光图!初三,你这下真是撞大运了!”

我愣了一下,随后不解道:“大发你怎么了?疯了还是傻了呀?什么嘉陵江三百里风光图?”

金大发深吸了一口气,接着向我解释道:“这副画叫嘉陵江三百里风光图。是百代画圣吴道子一日即兴在李隆基面前挥毫所画成的,据说,李隆基非常渴望蜀中嘉陵江的锦绣风光,但是李隆基畏蜀道艰难不想自己过去。于是就派了当初已经小有名气的吴道子,和已经闻名已久的李思训前去嘉陵江绘画,以期盼在画中能饱览嘉陵江的风光,于是二者就一起去了嘉陵江。李思训呢,用数月时间做了一幅画,回去之后呈送给了李隆基,而这吴道子呢,去玩了几个月回来之后却两手空空,面对李隆基的询问,吴道子说当时自己没有画稿子,但是要画的稿子全都装在了心里,说罢,他就在大同殿的宫墙上开始作画,随后他只用了一天的时间,就完成了《嘉陵江三百里风光图》。其一山一水皆大气磅礴,画中鳞甲飞动、云雾弥漫体现其匠心独运,事后李隆基大悦,说李思训数月之功,抵不上吴道子一日之绩。随后封吴道子宫内博士,跟随王驾,最后还下了一道诏,让吴道子非有诏而不得画!从此,吴道子的一幅《嘉陵江三百里风光图》震惊帝都,无数达官贵人屈尊上门只求一画,就连后世,他也被人称为风水画祖师爷。还有唐代第一画圣!”

说到这,金大发贼兮兮的看着我,说道:“吴道子他之所以能被捧上神坛尊为画圣,除了他的画技穷丹青之妙外,最大的原因还是在这《嘉陵江三百里风光图》身上,你想想看,一代画圣的成名之作,这是可以媲美清明上河图的殿堂级国宝呀!你要是想卖。最贱最贱也得这个数。”

说着,金大发把画卷了起来,接着冲我竖起了两个巴掌,我看的有些口干舌燥。这时我终于知道为什么这么多人甘冒弥天大罪来盗墓了,因为这里面的利润真的是大的让人无法想象,可能你前一秒还是身无分文的穷光蛋,但是下一秒,你就成为了百万富翁,千万富豪……

“行了!别做美梦了!”墨兰走上来把画装进琉璃盒之后,冲我严肃的说道:“初三,这件东西你千万不要拿出去给外人看。不然即便是老爷子也保不住这副画,平常你就放在家里,让老爷子过个眼瘾就行了。”

我点了点头,随后我从背包里拿出一卷纸,把这个琉璃盒好好的包起来之后,才小心翼翼的放在了背包里。

金大发一脸羡慕的看着我,随后他发现了另外一幅画,于是他脸上挂上贼兮兮的笑容,说道:“初,初三呀……你看你肉也吃了,就给我留口汤喝呗,这幅画……你看是不是……”

我瞄了一眼剩下的那幅略小一些的画卷,随后我没有犹豫就把它送给了金大发,毕竟我也不是吃独食的人。

金大发一听立马抱住我然后亲了我一口,接着不等我揍他,他就把那琉璃盒给打了开来。

但是琉璃盒刚一打开,从里面就冲出一股有些怪异的气味,之所以说它怪异,是因为这股气味不是什么墨香味,而是有点像一些……腐臭味?

揉了揉鼻子,我下意识的心里有了些警惕感,而金大发的面色也沉重了下来,半饷,他伸出手把那幅画卷给拿了起来,但是紧接着他面色一变,说道:“这特么……这不是纸。”

“不是纸?”我下意识的愣了一下,问道:“不是纸那是什么?”

金大发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随后才颇为忌惮的说道:“人皮……”

我心里咯噔一下,随后背后居然有些发冷……

金大发一边说着,一边把画卷给展了开来,我情不自禁的凑过去看了一眼,但是这画上的景象却让我愣住了,随后,我心里竟然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