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六章 《神僧携魔图》/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因为面前的这张画卷通体有些泛黄,但是在灯光的照射下表面透着些玉石般的光泽,看起来非常怪异。

而在那画卷之中有一片绵延的群山,群山里有一条乡野小径,在远处的路上有一名僧人,他身穿一袭布衣,头顶点着九道戒疤,脖子上还戴着一串长长的佛珠。

但是最重要的是,此刻他左手提着一个人的大腿,那人遍体赤裸而且肌肤青紫,那头颅长着两根犄角且嘴边还露出两根獠牙。

这僧人拖着这么一具犹如妖魔般的尸体走向不远处的一个村子,这村子的村口有一颗柳树。那柳树下斜靠着一具白骨,天边的风吹起地上的落叶更是让画风带着一丝萧条……

这画中的意境让我情不自禁的愣了一会神,尤其是那僧人虽然看似很远,但是如果你仔细盯着他看的话。就会发现他好似还在那田野小径里和你越走越近一样,总之,这幅画从里到外都透着一股邪气,看一眼就让人后背有些发凉……

而在画的最下方落的有一个款,凭借着《嘉陵江三百里风光图》的经验我看得出,落款人正是吴道子,而这副画的名字也相当应景,就叫《神僧携魔图》……

“这特么……”金大发咽了口水,说道:“到底是携魔图,还是邪魔图呀,这玩意怎么看的我后背一阵发凉呀。”

我没有说话,因为我此刻依旧在仔细的打量着那画中的僧人。只见细细看去,恍惚间那僧人仿佛拖着一具邪尸正向我缓缓走来,慢慢的,他走到我的眼前,那张脸占据了整幅画卷!

当他抬起头时,我震惊了!因为即便那张脸已经饱经风霜,可是从那棱角中我还是认出来了,这个人正是唐代张初三!

正震惊着呢,面前的画卷猛地被一个人夺了过去,回过神只见墨兰她把画卷收了起来,凝神道:“别看了……这幅画卷太邪门,千万不能仔细看,要我说……我们干脆把它烧了吧?”

“卧槽别呀!”金大发听到墨兰要烧画顿时急道:“现如今吴道子的真迹可已经很少见了,尤其是这幅画的意境比《嘉陵江三百里风光图》还要更甚一层,可以说是吴道子的巅峰之作呀,邪门是邪门了点。但是如果要拿出去卖的话,也是一笔巨款呀!墨兰姐,你这不是在烧画,你这是在烧钱呀!”

墨兰狠狠地瞪了金大发一眼,随后她把《神僧携魔图》扔给金大发,骂道:“金大发你眼里就是钱钱钱,这副画最好自己收起来,不然卖出去的话我怕会出事!”

金大发看着墨兰,接着他把画装进背包里,嘴里还轻轻念叨着什么。

半饷,等他把画收好后又向四周看了一眼,接着他拍了拍手。说道:“行了,剩下的东西不太好带,我们就先走吧,毕竟有这两幅画在这趟也不算白跑。”

我点了点头。随后我们三人就走出了这间侧室,又往前走了会后,在不远处忽然出现了一个墓室!

金大发停住脚步,接着他从背包掏出一把信号枪。装填好信号弹后冲着不远处的墓室打了一枪,借着幽幽的红光我们并没有发现墓室里有什么人影,心里一松的同时我们走进了墓室。

因为有信号弹,所以墓室里的场景一览无余,只见百来平方米的墓室内有十几具青铜棺材,这些棺材很怪异,因为它们都被两根青铜锁链给吊了起来,棺身并不着地。这样的棺材我还是第一次见,于是就忍不住问金大发这里面的缘由。

金大发没有说话,他面色凝重的走近一具棺材的旁边,随后伸手摸了摸棺材身上的青绿铜锈,说道:“这叫悬棺,棺不着地,苦主必不甘心,一般都是横死之人才能用这种棺材,据说可以防止死者尸变,这种棺材之前我也只是听说过,见还是第一次见。”

墨兰走过来点了点头,随后说道:“确实是悬棺。只是不仅这棺材有点怪异,这个墓室的格局本身也有点猫腻呀,一个墓室里面竟然放着十几具悬棺,这是只想往里面塞了嘛?”

金大发摸着下巴想了想。随后他抬起头,说道:“如果这个墓是李令月的话那么就很好解释了,正史上不是说过吗?李隆基登基以后赐死了太平公主和她的十几名亲信,太平公主的党羽也杀的杀,罢官的罢官,最后清除异己李隆基才重新掌控权利,这些棺材里面如果是太平公主的亲信的话,那么用这种棺材和这种格局也就很好解释了。”

“也对……”墨兰愣了一下。随后笑道:“如今我们就不要节外生枝了,李令月显然不可能在这个墓室里面,而里面的陪葬品我们也带不出去,干脆就不管它们,直接走吧?”

“咯吱咯吱……”

金大发点了点头,还没等他说什么呢,他手下的这具青铜棺材内,突然传出一阵指甲摩擦棺身的咯吱声,这声音异常的渗人,让我浑身一颤忍不住打了一个激灵!

而且随着声音的响起,这青铜棺身也开始缓缓摇晃起来,金大发吓得连忙抽回手,骂道:“初三我们走!这里面特娘的尸变了!”

我点了点头,随后跟着金大发向不远处的出口跑去,可是只听耳旁传来一声脆响,金大发浑身一僵随后停下了脚步,我下意识的看了他一眼,发现他此刻脸色比哭的还难看,而他微微抬起一只脚,似乎在懊悔着什么。

“初三……我好像踩到什么机关了……”

我愣了一下,随后我骂人的心都有了,接着还没等我回过神来,这墓室左右两旁的出口上方就猛地落下一块石板,将我们的出路给堵的严严实实的!

金大发见到这幕脸色更加难看起来。半饷他深吸了一口气,接着他跑到了石板的面前,上下摸索了一会后,才扭头看向我们,说道:“不行……这里也没什么机关暗道。”

听到金大发的话我心里咯噔一声,我下意识的回头看了一眼,只见这时墓室里的十几具青铜棺材都开始剧烈的摇晃起来,力度之大让吊着棺材的锁链都发出了一阵咯吱咯吱的声音。看了一眼后我冲金大发喊道:“别发呆了!赶紧做点准备。不然万一等下这些阴尸出来了我们就完了。”

其实我们这群人里面最急的还是金大发,因为他的断刀都已经没了,浑身上下也只有一把匕首了。

听到我的话他连忙从背包里拿出墨斗,随后他冲到一具棺材的身旁把墨斗线绑在了棺材的棺身上。说来也奇怪,这棺材被墨斗线一绑里面顿时没了动静,见有效果金大发面色一喜,随后看着我们吼道:“都来帮忙!能镇住几个是几个!”

我点了点头。接着我把背包里的墨斗也拿了出来,在我们三个人的努力下,一会的功夫就有九具棺材被我们重新镇压了,就在这即将化险为夷的时刻,一具青铜棺材上方发出澎的一声巨响,我放眼看去,只见那具棺材上面的两根绳索已经有一根断裂了,而剩下的一根也在青铜棺材的摇晃下显得有些摇摇欲坠了。

看到这幕金大发顿时急了,他拿起墨斗线就想过去救火,但是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那悬棺的一头已经落到地面上的缘故,纵然金大发把墨斗绑了上去,那青铜棺材通体依旧在剧烈抖动,就连捆在上面的墨斗线都好像要被崩断了一样!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