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八章 蚌棺/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怎么办?我苦笑一声,如果这僧人对我们有恶意的话,那么我们也只能洗干净脖子等他宰了,因为他的实力太恐怖了,甚至让人心中升起了一股绝望感……

心里正感慨着呢,那僧人把手中的紫僵松开,随后他从腰间拿出一股绳子,把三具紫僵捆成一串后,才拖着它们向我们走来。

下意识的,我往后面退了几步,因为这僧人实在是太怪异了,可是让我没有想到的是。那僧人只是淡然的路过我们身旁,在经过我的身边时,他扭头深深的看了我一眼,随后就拖着哪串紫僵隐没在了画中。

待僧人走后,我们沉默了一会,半饷金大发挠了挠头,说道:“怎么感觉……这就跟一场梦一样呀?”

我情不自禁的点了点头,毕竟刚刚所发生的事情实在是太过梦幻了。就连我心里都隐隐有些不信,但是当我看到那僧人用紫僵在汉白玉石上砸出来的两个坑洞后,我就知道刚刚那幕是真实发生过的事情。

金大发也扭头看了看那两个坑洞,随后他幽幽的叹了口气。说道:“那画中人……我怎么感觉长的像是一个人呀。”

说着,金大发将目光看向了我。

我愣了一下,其实从刚一开始,我就知道那人是唐代张初三了。因为那双眼睛和那张脸庞的轮廓是无法复制的,只不过……那原本文文弱弱的张初三,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强势了?

金大发见我不说话他也没有再继续追问,倒是墨兰走到《神僧携魔图》的身旁看了一眼,说道:“你们……你们看,这画上的人不见了。”

我愣了一下,随后连忙跑到了画卷的旁边看了一眼,但是我发现这画上,那原本在乡野小径上缓步而行的僧人居然消失不见了!

看到空荡荡的小路我有些不敢置信,倒是金大发看的很开,说道:“这也没什么吧?毕竟刚刚人都跑出来了,这不见也就不见了呗。”

说完,他就把画卷小心翼翼的卷了起来,随后放到了背包里面。

看到金大发这么心大我也是有点无语,但是还没等我说什么呢,这金大发就站起身来。看了看周围皱眉道:“现在我们应该怎么出去呀,别把紫僵搞定了,但是人困死在这了,那特么就糗大了。”

金大发说完我们连忙在周围看了看,但是附近机关暗道什么的通通没有,一时间我望着两道断龙石也是有些束手无策了。

就在我们商讨着怎么出去的时候,通往墓道深处的断龙石忽然发出一阵轻响,接着居然缓缓升了起来!

看到这一幕我们三个人都愣了一下,等到墓道口重新显露出来的时候,金大发摸着下巴若有所思的道:“我怎么感觉……这修筑陵墓的官员是抱着某种目的的呢?比如说……等某个人过来?”

墨兰点了点头,说道:“你有没有注意到,刚开始我们进入这里所经过的那扇石门?当时如果不是初三的血液的话。我们是不可能进来的。”

“咦……照你这么一说,我好像有些明白了!”金大发一拍手,说道:“那个李令月不是说过吗?如果要到大佛深处必须有她身上的某样东西,而进入这里则需要初三的血液。这样一来,或许这陵墓修建之初,就是为了有朝一日能等到初三的到来,甚至说。可能我们的到来在千年前就已经被人预测到了。”

金大发的话语犹如一根线一样,把我之前心里的许多疑惑都串联到了一起,从而形成了一个大大的谜团,千年前有没有人能预测到我们的到来暂且不说,就说他们为什么渴望,让我来到这里呢?甚至一路上的机关,也只是为了考验我们而已,所以一路上修筑机关的工匠明明有许多机会可以杀死我们。但偏偏留下了一条生路。

正当我心乱如麻的时候,墨兰走上来拍了拍我的肩膀,说道:“初三,你别想这么多了,那些人留下的这些谜团,等我们走到大佛深处肯定会一一解答的,现在我们先找到主墓室再说。”

我点了点头,随后并没有再继续纠结这个问题。稍微整理一下行囊后,我们三人就穿过这个侧室,向前面的主墓室进发。

因为有了之前的经验,所以我们这次走的格外小心翼翼。当往前走了会后,我们终于找到了此行的目的地――太平公主墓主墓室的所在地。

站在主墓室的门口,只见灯光照到里面仿佛被黑洞吸引了一样,主墓室内黑黝黝的什么都看不清。之前一路上李令月并没有出现,所以如果她不是逃跑了的话,那么只可能在这里了。

金大发从背包里摸出一发信号弹,装填好之后对着主墓室开了一枪,信号弹出膛的一瞬间我下意识的眯了眯眼,随后只见信号弹钻进室内让里面充斥着一阵红光。

借着幽幽红光,只见室内的摆设并不多,不过最显眼的。还是正中间的一具大蚌壳。

除外之外,意想中埋伏起来的李令月并没有出现,我们三个人犹豫了一下后,就迈步走进了主墓室之中。

进去时,只见墓室最上面有一副圆形的壁画,原型是五凤争珠,而地面上也不再是洁白的汉白玉石,而是铺就着一层镀金石砖。在石砖上还镶嵌着粒粒明珠,在墓室的正中央,有一个非常引人注目的‘棺材’。

这棺材左右有两柱两丈长的珊瑚枝,在它们支起的架子上。用金锁链吊着一个巨大的蚌壳。

这蚌壳异常的大,大到估计能装下一个人,金大发看到这蚌壳眼都直了,半饷他咂了咂嘴,说道:“这么大个蚌壳,里面的珍珠估计得有一个人头那么大了吧?这么大的珍珠,拿出去得卖多少钱呀!”

我白了金大发一眼,跟他相处久了我还是不能接受他的某些性格,比如看到钱,或者看到和钱有关的东西眼睛就直了。

“别瞎看了!”墨兰撇了金大发一眼,说道:“你还没看出来吗?这摆明是个蚌棺。”

金大发咂了咂嘴,一脸遗憾的说道:“我知道呀。只是心里还有不舒服呀,那珍珠要是在这里,我把它拿出去一定能震惊世界,名字我都想好了。就叫东方之珠!”

“别东方之珠了!”看到金大发的损样我忍不住骂道:“赶紧想办法开棺,不然我们这趟就白跑了,到时候没把铜莲瓣带回去,九爷问罪你吃的起?”

提到姚九指金大发缩了缩脖子。但是随后他搓了搓手,一脸畏惧的说道:“初三……我有点不敢呀,那李令月怎么看都不像个善茬,要是江夏和江思越在这那倒没什么,来个千年僵尸王我也敢和它斗一斗,可是如今就我们三个人,我这心里有点虚呀……”

看到金大发的表情我有些无语,其实此刻我心里也是有些慌的。别看之前李令月在蔣明君的面前一招都挡不住,可是蔣明君是什么人?在所发面前都能斗上一阵子的女鬼呀,所以这李令月要是真的出来了,那还有些呛呢。

“你不来,我来!”墨兰看到金大发这样面上一怒,拔出刀就要翘棺材,但是金大发连忙把她拦住,讨好道:“别呀!那能让您亲自出马呀!我来,我来!”

说着,金大发就拿着墨兰的刀开始准备开棺了,可是等他把蚌壳翘开后,面前的一幕让我不禁愣住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