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九章 血珍珠/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只见洁白蚌壳的内壁空荡荡的,只有一颗猩红如血的明珠躺在里面,那明珠如金大发所说如人头般大小,但是这颜色却让我心里一阵悸动,因为这珍珠竟然和人血的颜色一般无二!而且除了这明珠之外,意想中的李令月尸体则无影无踪。

金大发愣了半饷后猛地把这颗明珠给拿了起来,随后他把明珠放到脸上摩擦,陶醉道:“没想到呀,没想到这明珠还真在这里!而且这还是最为罕见的血珍珠,就凭借这个个头,我金大发的身家就要往上翻几番。”

不过说完他又回头看了看我俩,笑道:“不过。这珍珠见者有份,等出去我把它卖掉后,得到的钱咱仨平分。”

此刻我心中虽然隐隐有些失落,因为看样子李令月已经跑的没影了,但是看到这颗血珍珠我依旧按耐不住心中的好奇,问道:“大发,什么是血珍珠呀?”

金大发笑了笑,随后解释道:“传说取一只幼蚌。每日饲养幼蚌一滴人血,待它成熟之日体内的明珠颜色就是殷红如血的,不过那种血珍珠也就和寻常珍珠个头差不多大,而我手里的这颗最少也要……”

说完。金大发面色猛地一变,接着他看向这颗血珍珠的眼神就有些忌惮了,半饷,他咽了口水。说道:“按照我手里这颗的个头来看,恐怕要每日浸泡在新鲜血液里饲养,蚌才能长得这么大。”

虽然金大发说的轻描淡写,但是我心里还是涌上了一股恐惧感,为了饲养这颗蚌,到底每天要死多少人?……

“现在不是探讨这个的时候。”就在我陷入细思极恐的状态时,墨兰走过来看着金大发说道:“你先把手里的血珍珠放一放,那李令月呢?到底在那呀?”

“在哪?”金大发不屑的笑了笑,说道:“我琢磨着呀,那李令月肯定是打不过那个蔣明君,所以临走的时候才放了一句狠话,现在指不定在那舔伤口呢,还有她说的话也多半是假的,进入大佛内部肯定要不了什么东西,你们都是多心了。”

听到金大发的话我心里下意识的不信,因为我感觉李令月不是那种人。可是如今看来除了这一点外,好似也没有其他的可能性了。

墨兰低着头想了会,良久她叹了一口气,说道:“行,那既然这样的话我们就走吧。”

说着,我们三个人就转身想要向外走去,但是走到门口的时候,我脸上啪叽一声,感觉有什么液体滴到了上面。

我下意识的停住脚步摸了摸脸,但是我感觉这液体粘粘的,而且还有一股强烈的腐臭味。

我拿起手一看,发现手心里满是漆黑泛紫的液体。我心里咯噔一下,不由自主的联想到了某一些很不好的东西。

我咽了口水,随后犹如机械一样缓缓抬头向上看去,只见在我的头顶上。有一个女人垂着头正死死的盯着我看!它眼睛漆黑一片,嘴里黑乎乎的,不时还在往下滴落一些恶心的液体,尤其是那长发。都快垂到了我的脸颊!

此刻它正盯着我看,脸上还挂着诡异的笑容,看到我惊恐呆泄的表情它似乎是很满意,说道:“你看……我在这!”

我张了张嘴下意识的想要叫出声,但是声音到了嘴边却没了声息,只剩下一声闷哼。

“初三,你怎么了?”前面的金大发见我抬头向上看不禁好奇道:“不会是看到什么漂亮的女鬼了吧?”

此刻我哭的心都有了,女鬼是有。但是特么的不漂亮呀!我悄悄用手给金大发打了一个手势,随后我忽然拔腿就往金大发那边跑!

就在我以为即将逃脱成功的时候,我忽然感觉后背一沉,随后一个人头从我背后探了过来,盯着我诡异的笑道:“你怎么跑了?”

我头皮都快炸开了,这次我没有压抑自己的情绪,猛地就爆了一句粗口,随后我停下脚步用手拉住李令月猛地来了一个过肩摔。

李令月没有反抗。就这样被我摔在了地上,但是她满是黑毛的身躯犹如一根面条一样软趴在地,嘴里还发出一阵诡异至极的怪笑声。

趁着这个空档我跑到金大发他们的身边,随后抽出三菱军刺小心戒备着不远处的李令月。

李令月慢慢的从地上爬了起来。随后她看着我,笑道:“没想到呀,你还真的来了,那个贱人呢?怎么不见了?”

我此刻嘴角一阵苦涩。但是为了让她忌惮我还是硬着头皮故作玄虚的说道:“对付你那还用得上她出马?”

“哈哈哈哈!”但是让我没想到的是,李令月听到这话仿佛是听到了世界上最好笑的笑话一样,半饷,她抹了抹眼角,抬头道:“千年前,你帮李隆基对付我,现在,你居然还要对付我。你以为,这次我还会手软吗?”

说罢,她伸出如钩一样的利爪向我袭来,她速度非常快,犹如一阵黑色旋风一样,我身体一侧勉强躲开了这一击,而趁着这个空档我和墨兰金大发三个人持着手上的利器向她身体上砍去,没想到李令月根本没有躲闪的打算。她利爪一扫,我虽然已经退后两步但是脸上还是被她划出了几道血痕!

此刻我顾不上脸上的疼痛,因为李令月此刻拼着身受两刀的代价向我袭来,我用手中的断刺向她面门捅去。但是没想到她伸出一只手抓住了我的军刺,随后用另外一只手向我的心口抓来!

我此刻连三菱军刺都顾不得了,一松手并且一个懒驴打滚就躲开了这一击,可是此刻我已经被她逼到了墙角,面对她的又一次袭来我感觉全身都有些无力了,因为我不知道跟这李令月什么仇什么怨,她居然冒着被墨兰和金大发重伤的代价也要杀我,一时间,我好似进了必死之局一样。

就在李令月的利爪即将扑到我的面门时,她诡异的把利爪一停,我还没来得及搞清她的意图,就只见从她的心口处钻出一把带血的刀刃。我愣愣的向她身后看了一眼,只见墨兰捂着还在流血不止的手腕,而李令月的背后,插着墨兰的那把刀。

李令月缓缓的倒在了地上。而她全身的黑毛也在这一过程中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细嫩雪白的肌肤,和那倾世的容颜。

即便和蔣明君相处这么久,可是每次看到李令月时。那张和蔣明君风格不同的绝美容颜总让我下意识的心里一颤,但是随后我缓过神来,毕竟她是鬼,而且是想要杀我的鬼,所以我连忙从地上爬了起来,随后跑到了金大发他们的身旁。

李令月静静的看着我,半饷,她张开嘴。轻轻的说道:“初,初三,我要死了,你能陪我说几句话吗?……”

“卧槽!初三你别听她的!”我还没来得及说什么,金大发就拽住我,劝道:“她这是贼心不死呀,你一过去,她保准把你宰了。”

“呵呵……”李令月凄惨的笑了笑,这笑容莫名让我心里一疼,这一刹那我感觉李令月其实和蔣明君有许多共通之处。

李令月缓了口气,盯着我突然贼兮兮的笑了笑,说道:“你要是不过来,那么你永远也别想知道打开大佛深处的铁门钥匙在那,进不去,你就永远也别想得到九世铜莲,永远也别想复活你的那个蔣明君!”

我愣了一下,随后我在心里思考了一下,半饷,我深吸了一口气,缓缓向李令月走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