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九章 慕容云三/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在跑的过程中我看了眼前面,发现在不远处第二层监狱已经到了尽头,在那里有一扇半掩着的青铜门,只不过这扇青铜门比入口那扇要小的多,大概只有六七米的样子。

不过即便如此我心里也是猛地一震,因为只要跑出去了,那么和巨牛回旋的余地就很大了。

但是让我没有想到的是,此刻身后那个巨牛不知道因为什么,它忽然缓缓的停下了脚步,随后人性化的看了门后一眼,才打了个响鼻跑了!

看到这幕我和金大发他们停下了脚步,金大发他往巨牛逃跑的地方看了一眼后。才盯着青铜门后的空间纳闷道:“那牛……怎么跑了?”

我犹豫了下,说道:“刚刚看它的样子,好像是很畏惧后面的世界呀……”

金大发听完沉默了一下,才咽了口水,说道:“这……不应该呀,这货那么强,我感觉碰到饿死鬼都不用害怕呀。”

我也迷茫的摇了摇头,有些搞不清那巨牛到底是因为什么才调头跑的。

正在我们三个人犹豫的时候,从半掩的青铜门后忽然刮来了一阵风,而且风中还掺杂着一些花瓣。

我下意识的抓住空中的一缕花瓣随后摊开手心看了看,发现这花瓣细长且殷红如血,最主要的是它透着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香味,我把它放到鼻子旁边闻了闻,但是紧接着我感觉头脑一阵发昏,连面前金大发和墨兰的身影都变得模糊起来了。

我吓得连忙把这花瓣给扔了。随后躲在远处休息了一会,头脑这才渐渐清醒下来。

金大发和墨兰看到我这副模样顿时也跟着我避开了那些花瓣,紧接着金大发拍了拍我的肩膀,问道:“初三你怎么了?没事吧?”

我深吸了一口气,随后把刚刚的情况告诉给了二人,金大发和墨兰听后一阵沉默,接着金大发从背包掏出三张丝帛,递给我一条后说道:“这丝帛里面放了一些特制的药水,等下进去后你就捂住鼻子,应该有用的。”

我将信将疑的看了金大发一眼,随后我接过巾帛闻了闻,发现上面有一股淡淡的清香,而且闻了两口后,我的精神就重新振奋了。

“还真有用。”我捂着鼻子对二人说道。

金大发松了口气,笑道:“要是没用的话我还真有点担心等下应该怎么进去,现在既然没事了。那么我们就赶紧走吧,出去后那鳖孙子再想阴我们,就没那么容易了。”

我点了点头,接着我站起身和金大发他们一起,小心翼翼的冲着青铜门后走去,此刻外面的风已经停了,只留下了满地的花瓣,当我走出青铜门对外照了照后,我愣了。

只见面前有一条宽阔平整的土路,整条路的直径大概六七米宽,而在道路的两旁种着无数绯红妖艳的花朵,它们无根无叶。只有一朵蓬松殷红的小花,简单的说,这些就是红颜色的死亡之花。

“曼珠沙华……”墨兰盯着道路两旁的花海喃喃道。

“怎么了?”我回头看向墨兰,问道:“墨兰姐你知道这是什么吗?”

墨兰点了点头。随后解释道:“这种花叫曼珠沙华,也叫彼岸花,据说这种花生长在黄泉路上,目的便是为了接引亡者。所以这种花也叫做接引之花。”

“不对吧!”金大发听完后皱了皱眉头,说道:“曼珠沙华在我国云南地区就有分布,当时我好奇也托朋友买了几株,但是我感觉很寻常呀。哪有初三刚才说的那样神奇。”

墨兰摇了摇头,说道:“这也只是民间的传说而已,具体的情况我也不太清楚,总之。这花肯定有问题。”

在墨兰和金大发闲聊的时候,我趁机向四周看了看,随后我竟然在远处看到了一尊石塑,我愣了一下,接着缓缓向那边走去。

走在路上,四周的曼珠沙华犹如猩红的火海一样,看着这样的美景我心里一片宁静,等我走到那石塑的面前时我愣了一下。

因为这个石塑的原型竟然是蔣明君!

等金大发和墨兰走到我的身旁时,看到这座雕像他俩都下意识的愣了一下,半饷,金大发说道:“我貌似有点懂了,造黄泉路,种彼岸花,是为了接引某人?”

虽然金大发没有明说,但是我知道这个某人指的是谁,一瞬间,我原本对唐代张初三的些许埋怨已经无影无踪了,因为我有预感,蔣明君死后肯定发生了一些大事,甚至这个乐山大佛的修筑原因。可能都是因她而起!

看着石塑蔣明君的面容我一时间有些痴了,于是我缓缓伸出手,轻轻的抚了下她的脸颊,但是让我没想到的是,我抚摸过的地方发出卡擦一声轻响,然后居然出现了几道裂纹!

见到这一幕我连忙收回了手,但是那几道裂纹开始蔓延起来,到最后蔣明君泥塑的身上遍布蜘蛛网,接着这些石衣一片片剥落,犹如下雪了一样!

随着石衣的掉落,从蔣明君泥塑里面居然露出了一具骸骨!但还没等我吃惊多久,那骸骨也犹如尘沙一样忽然散落,接着被一阵风裹携吹进了无尽的花海之中。

看着满地的石衣我愣了许久,心里想的全都是那具骸骨的身份,它是谁?它为什么会被砌在里面?但是……我心里隐隐有了一个答案,但是我不敢想,也不愿去想。

“一梦千年,终究还是一场空呀。”

正在我们发呆的时候,从远处忽然走过来一个老人,那老人背弯的跟个虾子一样,而且他胡子雪白,看样子最起码也有八九十岁了。

说来也奇怪,自从那个老人出现后,天边一直呼啸的风忽然停了下来,我们三个人看着那个诡异的老人不由暗自警惕起来,但是那老人没管我们,他走到蔣明君原本的位置上发了会呆,才叹道:“何苦哀哉,何苦哀哉呀!”

“大爷……您是?……”金大发盯着那个老人紧张兮兮的问道。

那老人没有正面回答金大发的这个问题,而是反问道:“你们是从镇魔殿出来的?”

“镇魔殿?”我愣了一下,随后问道:“您说的是不是那个关押着许多凶兽的那个青铜大殿?”

老人点了点头,随后他看着我不屑道:“不过是个毛头小伙子随便逮来的一些小家伙罢了。算不上什么凶兽。”

听到老人的话语我有些咂舌,犹如半挂车一样的巨牛是小家伙?那什么在他眼里才算得上大家伙呢?

“大爷……您贵姓?”金大发死死盯着老人,恭敬问道。

那老人傲然的瞄了一眼金大发,说道:“我叫慕容云三。”

金大发点了点头,随后继续问道:“您知道……这石塑是怎么回事吗?”

慕容云三沉默了一会,说道:“这……不过是一个千古的闹剧罢了,不过,如今也一切都结束了。”

我挥手拦住了还想继续问的金大发,随后看向慕容云三,问道:“那您知道,这石塑里面的骸骨是谁吗?”

慕容云三看了我一眼,似笑非笑的反问道:“其实你心里已经有了答案,那又何必再问我呢?”

我心里一咯噔,随后竟然有了丝绝望的感觉,要知道其实我之前心里一直有个想法,那就是有朝一日能复活蔣明君,可是如今看来,这连肉身都没有了的蔣明君,真的还有希望还阳吗?想到这,我心里一片死灰,不知道从何时起,我就把蔣明君当成是自己人了,无论是朋友也好,爱人也罢,我都不能坐视她永远都是一个孤魂野鬼!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