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二章 十年前/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见到这幕我们不禁停下了脚步,而金大发忽然蹲在地上捡起了一个人头骨,他摸了摸人头骨,说道:“你们看到这上面的咬痕了没?”

我眯着眼仔细看了看,发现在这人头的头盖骨上,有许多清晰的咬痕,而且这些咬痕不似那种猛兽的利齿,根据咬痕的宽度来看,反而有些像是人类的牙齿……

金大发把头骨扔在地上随后拍了拍手,说道:“要我说……我们还是走吧……看这情况屋子里的人不像是善茬呀,别进去问路反而被闷在锅里了,那乐子就大了。”

墨兰低着头犹豫了一下,随后点头道:“也行,那就不冒险了,我们自己慢慢想办法吧。”

说完我们刚要转身离去。面前却传来了一个声音。

“既然来都来了,那怎么不进去坐坐呀?”

听到这话我愣了一下,随后只见面前的小路尽头忽然走出来了一个人,我用灯光照了照,发现那个人居然是慕容云三!

此刻慕容云三满嘴都是鲜血。看到我们他咧嘴笑了笑,露出了里面一口带血的红牙,而且不仅如此,他肩膀上还扛着一个异常硕大的牛腿,目测有两个他这么大。看着这么不成比例的画面我不禁退后了两步,心里对慕容云三暗自警惕起来。

金大发看着慕容云三咽了口水,随后干笑两声,说道:“大爷……您回来啦,这个屋子是您的?”

慕容云三点了点头。笑道:“是呀,住了好多年了,虽然看着破旧了点,但是胜在盖着方便。”

说着,他越过我们走到了茅草屋前,把牛腿往地上一扔后,他走进房内搬出了一个巨大的锅炉,那锅里满是浑浊的白汤,而且隐隐还能闻到一股奇异的香味,慕容云三把锅扔在地上后,冲着我们笑道:“香不香?这可是千年老汤!那滋味,寻常肉食放锅里只要煮一会,那就从里到外透着香,看你们人不错,千年来也是唯一能和我说上话的人,所以请你们吃一顿。”

我下意识的一愣,随后一想到那满地的兽骨和人骨,再看到那锅白汤我就隐隐有些反胃,于是我摆了摆手,干笑两声,说道:“大爷您自己吃吧……我们吃饱了,不饿……”

慕容云三看到我们脸上的表情显然也猜到了什么,于是他咂了咂嘴,不屑道:“你们这些凡夫俗子就是俗气!不就人肉吗,有什么不可吃的。人吃万物而生,死后自当被万物而食,或豺狼,或鹰鹫,甚至蝼蚁之流,人所持的仁义道德,不过是强加给自己的枷锁罢了,真是迂腐。”

金大发看了慕容云三一眼,随后问道:“慕容大爷……您的真身是?”

慕容云三撇了金大发一眼,说道:“真身?我怕我露出真身能吓死你们,所以还是别看了吧。”

说着,慕容云三往地上堆了些柴火,点燃后又把大锅架在了上面,接着他把那只牛腿的皮毛给去掉,然后整根放进了锅里。待水沸腾后,他伸出一只手指沾了点汤水然后放进嘴里舔了舔,只见他露出一副陶醉的神情,半饷才回过神来,把手指上的口水擦干净后。他看向我们,说道:“行了,你们究竟有什么事要问的就赶紧说吧。”

金大发擦了擦手上的汗水,随后笑道:“是这样的……您知道铜莲瓣在那吗?”

“铜莲瓣?”慕容云三愣了一下,说道:“谁要找这个东西?”

金大发回过头指了指我。意思非常明显。

慕容云三见状沉默了一会,半饷他居然苦口婆心的说道:“不管有没有用,我都要劝一劝你,九世铜莲存不存在暂且不说,就说那张初三即便有李隆基的帮助。耗费十几年的心血也不过就找到了一片而已,最终大梦一场不得不自镇己身,来换取蔣明君一世安稳,可是你如今又要踏上这条路了,你不感觉……这很嘲讽吗?昔日那张初三是寻觅不到。如今你已经得到了,却还要寻找什么九世铜莲,你是在和自己过不去吗?”

我沉默了一会,接着我抬起头很认真的看着慕容云三,说道:“有没有用我不知道。但是有一个人为我,为九世铜莲付出了一生,而如今我要接好这个接力棒,然后达成前人的目标,不仅仅是为了蔣明君,为我的家人,为我爷爷的夙愿,为我自己,我都要找到九世铜莲,而且如今我得到了一样东西,可指引我铜莲瓣的具体方位,实不相瞒,现如今我已经收集了两片,而如果加上这片,那就是第三片了,所以我有自信,有朝一日能集齐铜莲瓣,来见证这千古无数人渴求的东西,究竟是真实存在的,还是一个口口相传的谎言。”

慕容云三低头沉默了一会,仿佛是在思索着什么,半饷,他抬起头冲我笑了笑,说道:“也罢,既然你有这个决心那我也不再劝你什么了,毕竟你和他都是属驴的,脾气倔,犯起横来八匹马也拉不回头。”

“我就说嘛!慕容大爷就是刀子嘴,豆腐心。”金大发挫着手猥琐的笑了笑,说道:“对了大爷,我问您一个事,之前是不是有一批人来过这大佛深处了呀?”

“是呀。”慕容云三点了点头,随后玩味的看着金大发,说道:“大概十多年前吧,具体的时间我也忘了。是有一批人曾经来过,怎么了?你想问什么?”

金大发一听这话脸色顿时紧张起来,半饷他搓了搓手,笑道:“那……他们有没有带走铜莲瓣呀?”

慕容云三盯着金大发看了半天,一直看到金大发浑身寒毛都炸了起来后。他才说道:“废话,有我在这他们能带的走铜莲瓣?那群总共十来个人吧,一路上死的死,伤的伤,走到这时也只剩下了五个人。最后我把其中三个人给炖了,然后放了另外两个人。”

“放了?”金大发愣了一下,不解道:“您……放了他们干嘛呀?这不是走漏风声了吗?”

“是呀……”慕容云三长长的叹了口气,说道:“他们走后,确实走漏了风声,你看看,十多年过去了,你们不是已经来了吗?”

金大发张大嘴,半饷,他咽了口水。吞吞吐吐的说道:“您……您的意思是?”

慕容云三撇了金大发一眼,说道:“好吧,我就明着跟你说了吧,当时那两个人一个自称姚九指,一个自称张晋,当时因为一件事,所以我放了他们。”

我脑海中轰的一声瞬间就惊呆了,我没想到……爷爷他和姚九指居然来过这里!这意味着什么?这意味着姚九指早就知道了乐山大佛的事情,而且当时他们还来到了最深处!一瞬间我有些迷茫了,从西丘到南京,从南京到巫显,从巫显又到乐山,我们去的每个地方,都有熟人曾经先行我们一步,这些人有的是我爷爷。有的是那李平仙,总之和我爷爷他们都有千丝万缕的关系,这一刹那,我怀疑了很多,甚至我已经开始怀疑,那铜莲台究竟是不是真的了,不然怎么可能会这么巧,它所指引的每个地方都有熟人曾经来过,这概率究竟有多小?!会不会是……姚九指早就知道了这些地方,然后他就伪造了一个铜莲台,接着就以铜莲台指引的名字,让我去一个个绝地里面探险?……

想到这我不由冰凉,无数个疑惑犹如潮水一样向我袭来,我拼命挣扎却越陷越深,正当我即将沉沦的时候身后的墨兰忽然拍了拍我,随后她抓住我的肩膀,正色道:“别想太多,这一切肯定是有原因的,我们不要相互猜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