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八章 唐代张初三/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看到这幕我心里虽然很难受,但是为了不让它们的一片好意辜负我还是扭头努力向圣岛游去。

因为没有回头,所以我不知道那邪龙离我还有多近,只不过耳旁越来越近的水浪声却犹如一个催命符一样,好在面前的圣岛离我已经越来越近了,就在我即将看到胜利的曙光时,我感觉身后忽然传来一股巨力,接着就被水浪高高裹起然后拍到了不远处的地面上。

一瞬间,我感觉身上传来一股剧痛,等我睁开眼睛后,才发现自己已经被浪花拍到了河岸上,我下意识的看了看周围,发现金大发和墨兰也躺在我的不远处,正当我有些疑惑不知道为什么会被突然拍到这里时,面前出现的一幕让我惊呆了。

只见邪龙此刻就在不远处死死的盯着我们,这时我总算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被拍上岸了,一瞬间,我感觉体型小也是有好处的。

但是我不敢多想。匆忙爬起身后,就想拉着金大发和墨兰赶紧跑,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这邪龙虽然阴冷的眼神带着些不甘,却不敢上岸来抓我们,隐隐的我有一个猜测。那就是这邪龙不能上岸,或者说这小岛上有什么令它惧怕的东西。

我下意识的看了看周围,这个小岛其实不大,甚至可以说很小,而且岛上光突突的,除了一个青铜祭台外便没有其他什么东西了。

金大发艰难的站起身来,当他看到邪龙后下意识的咽了口水,说道:“这货……为什么不上来抓我们呀,明明就是挪个步子的事情。”

我犹豫了下,随后指了指身后不远处的青铜祭台,说道:“我估计,是因为这个吧。”

金大发回头看了一眼青铜祭台。随后他挠了挠头,说道:“这祭台虽然不小,但是我怎么看都不敢相信这能锁的住邪龙呀。”

我不禁点了点头,毕竟这条邪龙的体型实在是太大了。

“走吧,这座岛上也没其他东西了,估计青铜莲瓣就在那座祭台上。”墨兰站起身后对着我们说道。

我点了点头。接着我和金大发他们转过身便向青铜祭台走去,而那邪龙则眼看着我们离开后,便一条龙无声无息的潜进了水里。

随着我们距离那青铜祭台越来越近,青铜祭台上面的纹路也越来越清晰,只见祭台通体雕刻着祥云和佛符,在最上方还隐隐有金光散发,但是因为高度的原因,所以我们一时间也看不清那里到底有什么。

站在青铜祭台往上看了会后,我们就缓缓的走了上去,当走到祭台最上面后,眼前的一幕让我不禁一愣。

只见在祭台的最中间有一座佛像,而在佛像的面前跪着一个人,这个人身穿青色僧衣,虽然僧衣早已腐烂殆尽,但是仅仅只看他的背影,却有一种出尘的感觉,隐隐的,我感觉如果只论佛法的话,面前这人要比三憎活佛更强。

“这人是……唐代张初三?”金大发看着那人不由愣了一下,说道:“可他的姿势怎么有些怪异呀?”

我看了唐代张初三一眼,虽然他跪在佛前的姿势也没什么,但是人死后一般都要入土为安,可他倒好,在佛前一跪就是一千年。

而且最主要的是。千年时间过去了,这唐代张初三身上的僧衣都已经腐败了,可他的肉身还一尘不染的,居然连一丝腐朽的痕迹都没有!

金大发沉默了一会,说道:“你们看到了没,那佛像也有点怪异。”

我愣了一下,因为之前我一直在看唐代张初三而没有注意佛像,如今仔细一看还真发现了一些异常,那就是那尊释迦摩尼佛居然紧闭着双眼,看起来有一些别扭。

因为在佛教中,佛是体会世间疾苦,普渡众生的存在。但是一闭眼,这味道就不同了,这就和我当初在瓦官寺的佛不渡是一样的。

“这唐代张初三和这佛像都有些怪异,我们要小心一点了。”墨兰看着佛像和唐代张初三轻声道。

我点了点头,随后持矛向唐代张初三缓缓的走了过去,但是刚走几步我就感觉有些不对劲了,因为我无论怎么走,都无论靠近唐代张初三,犹如鬼打墙了一样!

见状我们停下了脚步,金大发咽了口水,盯着唐代张初三的背影说道:“这特么虽然不是光天化日,但是离它也不过几步之遥呀,怎么这么邪乎呀。”

墨兰低头思索了会,说道:“我们闭着眼睛走一会吧,看能不能破除这幻象。”

随后我们商量了一阵子,最终决定采用墨兰的办法,当我们三个人闭着眼睛并且彼此拉住对方的手向前走了一会后,当我们睁开眼睛时,发现面前不远处依旧跪着一个僧人,而我们的位置则没有变更哪怕一点。

见到这幕金大发干脆一屁股坐在地上,说道:“这特么到底是什么意思呀?周围没有迷魂阵,我们也没中幻术,到底因为什么呢?”

我摇了摇头内心也有点茫然,如果没有猜错的话,那一片铜莲应该就在唐代张初三的手里,可是如果走不到他的身旁的话,那我们一辈子也没机会拿到铜莲瓣。

墨兰皱眉眉头想了想,随后他盯着地面忽然说道:“你们有没有发现,这地上的纹路有些奇怪呀?”

我下意识的往地上看了一眼,发现这青铜打造的地面上有一些浅浅的凹槽,这些凹槽环绕在一起形成了一个圆圈,而唐代张初三则坐在圆圈的中间。

我盯着这些凹槽心里有些了然,于是我抬起头看向墨兰,说道:“你的意思是……让我放血?”

墨兰点了点头,随后她笑着递给了我一把刀子,说道:“来吧,又到你做牺牲的时候了。”

我苦笑一声接过了那把匕首,因为地上的凹槽众多,而且墨兰身上有特制的云南白药,所以我一咬牙就拿着匕首狠狠的在手腕上割了一刀。

随着剧烈的疼痛感袭来,鲜血犹如泉水一样涌出我的手腕,随后撒到了地面上。只见在鲜血的灌溉下,那些凹槽一瞬间被鲜血充盈随后弥漫着涌向远处,而当那些鲜血流到唐代张初三的面前后,只见唐代张初三的身躯微微一震,随后又没了声息。

因为流血过多,所以此刻我的身体越来越虚弱。见差不多了墨兰拿出绷带又在里面涂抹了一些云南白药,接着就敷到了我的伤口上。

过了会血勉强算是止住了,但是我感觉浑身虚弱连腿肚子都在打哆嗦,坐在地上抽了一根烟后,我勉强站起身来冲着金大发二人笑了笑,说道:“行了,现在我们再试试看吧……”

墨兰点了点头,接着我们三个人就继续向那唐代张初三走去,索性这次没有再出现什么意外,当走到唐代张初三的面前后,最吸引我的不是他手里的东西,而是地上的一行血字。

孽缘似海,回头无岸。

这四个字是用鲜血写成的,不仅工整飘逸,而且血迹还犹如新的一般,我下意识的伸出手摸了摸,发现那血已经犹如玉石一样,表面变得润滑无比。

虽然我自认为在斗中已经见多识广。但是遇到这种事情我还是第一次,滴血如晶?传说中的仙家手段也不过如此了吧?

略微一感叹之后,我将目光对准了唐代张初三的面容,只见这唐代张初三虽然和我长的一模一样,但是那一股气质却是我所没有的,他身上的气质很难说的清,只能说犹如天空一样,看一眼,就好像所有的烦心事都没了。

看着看着,我竟然有些痴了,意识到后我浑身打了一个激灵,当我回头看向墨兰和金大发后。才发现二人的表情和我刚刚的状态差不多,痴痴呆呆犹如魔征了一样。

感觉到不对劲我连忙给了他二人一个耳光,随后他俩才眼神迷茫的看着我,好似不知道我为什么要打他们。

“你们刚刚魔征了……”我犹豫了下,解释道。

金大发低头想了想,随后他猛地跳了起来,说道:“真特娘的邪门了,老子我不会弯了吧,居然对一个大老爷们看呆了神。”

墨兰摇了摇头,说道:“应该不是你的错,刚刚我也中招了。”

金大发愣了一下,随后他连忙退后了两步,说道:“这唐代张初三这么邪门……我的天,他不会是什么妖僧吧?”

“这倒不会……”墨兰摇了摇头,说道:“这有点像是本身散发出来的气质,只不过,这气质还真的有点厉害呀。”

墨兰说着眼神有有些复杂。

“嗯……这话说得对,这唐代张初三放到现在绝对能迷死一片一片的小姑娘。”金大发咂了咂嘴。说道。

此刻我的脸色也有些复杂,因为我现在或多或少也有些明白蔣明君和李令月为什么会对这个唐代张初三如此念念不忘,甚至对我这个人都爱屋及乌起来,因为即便是我,看到他时都微微有些动摇了……

叹了口气后,我发现这个唐代张初三的两只手都攥紧一个拳头。而那里面仿佛捏着些什么。

不知道为什么,即便在这种环境下,我对这个唐代张初三也没有什么畏惧的感觉,于是我拿起他的左手看了看,随后轻轻的掰开了他的拳头。

只见在他的左手手心里放着一个石头,这石头白乎乎的有些像是人体的骨头,但是圆滚滚的样子又排除了这个可能性,不仅如此,这个石头还散发着一股奇异的清香,放在手心里通体还热热的,犹如一个小火球一样。

拨弄了一会后,这个小圆球被金大发一把抢了过去,接着金大发瞄了一眼后面色变得异常的凝重,接着他把这个小圆球递给了墨兰,说道:“墨兰姐……你看这个是不是舍利?”

墨兰看了半饷,才点了点头,说道:“应该是吧,但是一般的舍利也没这种效果呀……难道是……”

“佛祖舍利?!”

“佛祖舍利?!”

二人犹豫了会后异口同声的说道。

我心里猛地一震。因为那神秘男子曾经说过,只有在乐山大佛里找到佛祖舍利并且将它带回去,我才能救唐果一命,之前一路上我曾经留意过佛祖舍利的情况,但是最后都一无所获,没想到这佛祖舍利居然还就在唐代张初三的手中。

“而且……我有种感觉……”墨兰盯着佛祖舍利犹豫道:“这应该不是普通的佛祖舍利。那佛祖舍利虽然传说有八万多颗,但是也不过是夸张一点的说法罢了,毕竟一个人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