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八章 前尘/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体内即便全是舍利又能有多少颗呢?真正的佛祖舍利其实指得都是一些真正的得道高人火化后留下来的舍利,而能真正称得上是得道高僧的,从古至今也不过一手之数,而据说最珍贵的舍利,是一种指骨舍利,这种指骨舍利的镇邪能力异常的强,有了它不仅百邪不侵,据说还能天天走好运,犹如佛祖庇护一样,这样说可能有些夸张,但是无论如何指骨舍利都是一种难得的宝物。”

说完后她缓了口气,继续说道:“指骨舍利我在西藏的时候曾经有幸得见一颗。但是和这颗完全不同,入手的感觉也没这颗那么祥瑞,我现在有些怀疑了,这会不会是佛祖骨舍利。毕竟传说中佛祖舍利中,有一颗异常珍贵的指骨舍利。”

我点了点头,然而还没等我说什么呢,身旁的金大发就拽了拽我。笑道:“初三呀……你说你都有天官印了,这颗佛祖就送给我呗,不过我也不白玩你的,我用这颗血珍珠跟你换。”

不等我拒绝,旁边的墨兰就猛地敲了一下金大发的脑袋,说道:“别瞎说,即便你再拿来两个血珍珠,也抵不上这个佛祖骨舍利,这个舍利初三还要拿去救人的,你就别夺人所好了。”

我揉了揉鼻子没有说话,如果不是为了唐果的话,那么这颗佛祖骨舍利我不要也没什么关系,可是如今这关系到唐果的生命安危,我就如何也不能让与旁人了。

“这样呀……”金大发挠了挠头,有些尴尬的说道:“这事我还真的不知道,既然这佛祖骨舍利对初三这么重要,那我于情于理也不能拿他的呀。”

说着,金大发就把佛祖骨舍利抛给了我,我接过来后把骨舍利放到了背包里,接着我就看向了唐代张初三另一只手心里。

我蹲下身,随后伸手想要把他的手心掰开,但是无论我如何使劲,这拳头攥的都跟铁锤一样没有丝毫的缝隙可钻。

金大发看到这一幕犹豫了下,说道:“要不。我们用刀把他的手给撬开?”

“不行。”墨兰狠狠地瞪了金大发一眼,说道:“无论如何,这唐代张初三的尸体都不能碰,先不说动了他会不会发生些什么,就说你看着他的这张脸,你忍心下手吗?”

金大发愣了一下,随后他的目光在我和唐代张初三的脸上不停的徘徊,半饷他扔下手里的长矛。说道:“本来感觉没什么的,被墨兰姐你这样一说,我还真的下不了手了。”

我心里一松,毕竟如果金大发真的要毁坏唐代张初三的遗体的话,我还真的不能坐视不理。

“现在不动他可以……”金大发盯着唐代张初三的遗体苦笑道:“但是我们总要想办法把他手里的东西给掰出来吧。”

盯着面前的尸体我的心里也有些烦躁,犹豫了一会后,我心里忽然有了一个主意,于是我摘下腰里的玲珑玉佩递到了唐代张初三紧握的拳头前,原本我也只是想试试而已,但是没想到我把玉佩刚一放到他的手前,他原本一直紧握的拳头忽然松了开来,随后只见一片铜莲瓣掉在了地上,而唐代张初三则紧紧的握住了我的手。

我心里微微一愣,随后刚想把手给抽回来,我那脑海中就猛地一沉,接着我眼前一黑,无数场景浮现在了我的眼前。

……………………………………

“师傅,师傅!这世间真的有佛吗?”

青风寺的大雄宝殿内,还是孩童模样的张初三捧着下巴,一脸憧憬的看着面前的主持老人。

主持闭目诵完佛经后,才睁开眼睛看着张初三,笑道:“有,当然有。”

“真的吗?!”张初三眨着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问道:“那师傅。佛在那呢?在天上吗?”

主持缓缓的摇头,随后他用手指了指张初三的心口,说道:“佛,就在这……”

张初三愣了一下,接着他用胖乎乎的小手摸了摸心口后,才抬起头一脸疑惑的说道:“师傅,佛在我心里吗?可是……我为什么摸不到呀?”

主持盯着张初三有些哑然失笑,半饷他拍了拍张初三的肩膀。说道:“看你的身后。”

张初三疑惑的回头看了一眼,发现供台上那尊释迦摩尼佛像正端坐着身躯,用一种怜爱的目光看着大殿内的俩人。

主持看着张初三,嘴角不由勾起了一条弧线,说道:“看到了吧,你看佛时,佛也在看你,即便你转过了身体。佛也在注意我们的一举一动,世间处处有真佛,初三,你懂了吗?”

张初三点了点头,随后他对着主持露出了一个灿烂的笑容,说道:“那行!师傅我去诵经了,将来我也要成为得道高僧,变得和师傅一样聪明和厉害!”

主持慈祥的点了点头。随后一老一少便盘坐在一起,对着那虚无缥缈的佛诵经祈福。

看到这一幕我心里有些暖暖的,刚进来短暂的惊慌之后我便冷静了下来,毕竟类似的情况我在蔣明君和所发那里都曾见到过。所以神经也大条了起来。

这一幕过后,画面便转到了一个小庭院之中,此刻节气已然是深秋,而庭院的地面上满是落叶。在小庭院中间的石桌上,一个小僧尼坐在石椅上,翘着脚丫盯着面前的一个中年僧人。

此刻那中年僧人虽然手里拿着扫把,但是扫起地来异常的缓慢。不时还停下脚步打个哈欠,整个人看起来懒散无比。

“七持师叔……”张初三看了片刻后终于忍不住了,说道:“主持师傅不是让你扫地吗?为什么你还在这里偷懒呀?”

七持打了一个哈欠,接着他无精打采的回过头看了张初三一眼,不耐烦的说道:“催什么催?没看到我正在扫地吗?再说了,扫地犹如修行,所以要循环渐进,千万不可操之过急。”

张初三露出了一个鄙视的表情,说道:“哼,上次你也是这么说的,可是主持师傅还是告诉我了,他说你从进寺之后就每天都在偷懒。要知道师傅可是说过,佛就在我们的身旁,你这样不怕佛祖惩戒你吗?”

七持大师愣了一下,随后他面上一抽。说道:“行行行,我扫还不行吗!也不知道你一个小娃娃脑子里怎么这么古灵精怪。”

说着,七持和尚就无奈的拿起扫把加快了一丢丢速度,虽然他扫地还是慢吞吞的,但是即便如此那张初三的脸上都浮现出了一丝笑意。

看到这幕我终于明白七持和唐代张初三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现如今看来,这七持说是看着张初三长大的也不为过了,那么为后者守佛千年也就不是那么不可理解了。

就在我沉思的时候,面前的场景又是猛地一闪,接着出现的地点在一栋阁楼里,此刻那张初三趴在柜台上盯着面前的一个大叔,笑道:“阁老大叔,我听寺里人都是这么叫你的,难道你的名字就叫阁老吗?”

那阁老翻过手中的一页古籍,随后头都没抬的说道:“嗯?……这话是你自己想的,还是七持那个家伙告诉你的?”

张初三撇了撇嘴,不满道:“当然是我自己想出来的呀,七持师叔平时可没说过你的坏话呀!”

阁老撇了张初三一眼,笑道:“我还不知道你小子的花花肠子,怎么?又看到我的那一箱古籍了?”

张初三脸色一红,随后点头笑道:“嘿嘿,我知道阁老师叔一定会给我看的,毕竟阁老师叔对我要比七持师叔对我要好,所以阁老师叔一定会给我看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