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九章 心藏大魔,面若活佛/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咳咳……”阁老咳咳两声,不耐烦的挥手道:“行了,你这小子就别拍我马屁了,记住,看书可以,但是这藏经阁你每天都要来打扫,记得了嘛?”

“放心吧!”张初三点了点头,笑道:“我保证把藏经阁打扫的一尘不染!”

说着,张初三就转身向藏经阁内部走去。

时间匆匆,过了一个月,藏经阁内,张初三捧着下巴一脸憧憬的看着阁老,说道:“阁老师叔,我在一本古籍上看到了一样东西叫九世铜莲,据说这九世铜莲高达万丈。而且有生死人,活白骨的功效,师叔你说这是不是真的呀?”

阁老低头想了会,说道:“九世铜莲其实在许多古籍中都曾提到过,但是大多也都是一笔带过。因为从古至今好似都没几个人能找到它,所以这应该也只是一个传说罢了。”

张初三哦了一声,随后他挠了挠小脑袋,憨笑道:“可是……我感觉这九世铜莲应该是真的,不然为什么历朝历代都有关于它的记载呢?毕竟主持师傅对我说过空穴不来风!”

阁老白了张初三一眼,挥手不耐烦道:“行了,你小子认为有那就有吧,既然书已经看完了就滚去诵经,不然佛祖就要怪罪你了!”

张初三吐了吐舌头,随后蹦蹦跳跳的就走了出去。待他的身影消失后,阁老一个人坐在柜台后面愣愣的发着呆,过了会,他忽然叹了口气,说道:“这条路……不好走呀。”

说罢。这副场景就消失掉了,而新出现的画面中正是夜晚,而在大雄宝殿内盘坐着两个人,这两个人一个是主持,一个是张初三。

“初三。”原本正在诵经的主持忽然睁开了眼,说道:“听说你最近,和恭亲王家的玲珑郡主有交集?”

旁边的张初三疑惑的睁开了眼睛,说道:“是呀师傅,难道……不行吗?”

主持缓缓的摇了摇头,说道:“不是不行,但是初三,你能不能答应我一件事情?”

张初三愣了一下,随后连忙点了点头,说道:“行呀!师傅你说。”

主持张了张嘴好似在考虑从何说起,过了会,他轻叹了一口气,说道:“初三,你可以和玲珑郡主一起玩,但是答应我,你只能和她当朋友。听懂了吗?”

“可是师傅……”张初三歪着脑袋,不解道:“我和她本来就是朋友呀……”

主持盯着张初三有些哑然失笑,半饷他摇了摇头,似乎觉得和一个孩童说这些还太早,于是他慈祥的看着张初三,说道:“那行,诵经吧。”

张初三不明所以的点了点头,接着二人又低头敲起了自己手中的木鱼。

随后时间匆匆而过,很快,五年时间就已经过去了。这一夜,依旧是在那个宝殿,宝殿里依旧是那两个人。

五年时间已过,时光却没有在主持的脸上留下些许痕迹,半饷,主持忽然睁开了眼睛,看着旁边一脸青涩的张初三,说道:“初三,你还记得五年前我对你说过的话吗?”

张初三睁开一双异常明亮的眼睛,轻声道:“师傅,您指的是?……”

“玲珑郡主。”主持盯着张初三,说道。

张初三沉默了半饷,最后他抬头看了一眼端坐在供台上的释迦摩尼佛像,喃喃道:“因为……我们是和尚吗?”

主持眼皮一跳,他放下手中的木槌,看着张初三,说道:“如果玲珑郡主只是一个普通女子的话,那么我可以为你蓄发还俗,但是她可是恭亲王的女儿,而我们只是一个和尚,先不说即便你蓄发还俗,蔣家能不能接受一个一无所有的你,就论你的身份来说,你认为蔣家会让千金之躯的蔣明君,和一个还俗和尚在一起吗?即便他们愿意,可也绝对不敢,因为众口皆谏呀!”

说到最后,主持的眼里也满是悲伤。

张初三盯着佛像很久都没有说话,到最后他笑了笑,随后转头看向主持。说道:“师傅我懂,以后我会一心侍奉我佛,从此不再过问尘俗之事。”

主持点了点头,接着便重新低下头开始诵经。

而张初三依旧在盯着佛像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过了会。他用只能一个人听到的声音,说道:

“我以一生侍奉你,可否换她一世安稳?”

说着,画面便在这一幕消失了。

我看着面前的黑暗半饷都没缓过神来,之前我就猜测唐代张初三是不是因为自己的身份。所以才不敢和蔣明君在一起,如今看来,这果然是正确的。

不等我想太多,面前的画面便重新一转,接着便出现了一个画面。

画面中,张初三已经是青风寺的主持了,而在他的面前放着一副担架,上面则躺着一个人,那人的身上蒙着一块白布,看起来已然是死了。

结合在蔣明君那里看到的情形我不难猜测。这应该是蔣明君死后的情形了。

而张初三的身旁,是主持,阁老,和七持和尚,他们三个人站在张初三的身旁皆沉默不语。

跪伏在地上的张初三抬起了头。只是他的脸颊已经被泪水给打湿了,张初三回头看了眼三人,颤声问道:“为,为什么?……为什么?你们谁能告诉我?这一切是为什么?……”

然后身后三人沉默不语,没有一个人能回答他这个问题,半饷,身穿一身麻布的主持站了出来,他看着张初三,轻声道:“初三……这不是你的错。”

“不!”人生中,张初三第一次对着主持大吼道:“这一切都是我的错!为什么。为什么你当初要从寺门口把我捡回来,当初就让我死了难道不好吗?这样,这样明君她就不会死了!”

主持低着头不知道在想着什么,只不过从他微微颤抖的肩膀来看,他此刻心里也并不平静。

七持和阁老对视一眼。皆是轻轻的叹了一口气,接着三个人便退了出去,临走还把房门给带上了。

张初三愣愣的看着这个大殿,此刻它没有了往日的庄重祥和,屋外的阳光透着纱窗照到了四周罗汉像的脸上。它们面目狰狞的看着张初三,仿佛要拷问他为何六根不净,凡尘已染。

张初三看着那些罗汉像愣了愣,接着他又将目光转到供台上的三尊佛上,只见那三尊佛端坐在供台之上,它们黄铜铸造的脸庞此刻显得无比昏暗,而且它们微眯着眼睛盯着张初三,那眼神冷漠无比,看的人心头有些发怵。

看到这一幕,张初三忽然神经质的笑了笑,接着他凑到蔣明君的耳旁,说道:“你看……这就是我以往诚心膜拜的佛,放心吧,你只是睡了一会,我一定会找到办法让你活过来的。到时候我们一起走,走到一个没人认识我们的地方……放心,你会回来的,一定会的……”

接着,画面便在这样一个有些压抑的气氛下结束了,我看着仿佛魔征了一样的唐代张初三心里不由有些发寒,因为他此刻的状态和我在青山村的状态非常类似,只不过当时我及时觉悟了,但是这唐代张初三呢,如果没有的话,他又会变成一个什么模样呢?

我试着将自己代入进去,接着心里不由一阵惊恐,隐隐的,我预感到当时的唐朝,即将有一阵风暴将要来临,而掀起风暴的,只不过是一只由爱入魔的蝴蝶罢了……

此刻,我心里再没有了往日的不理解,或者是嫉妒了,此刻我心里无比的明了,明了我和那个唐代张初三,其实都是一类人。

心藏大魔,面若活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