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章 叫一声佛祖,回头无岸/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随后,画面就在这样一副场景中结束了。

接着,画面转到了藏经阁,只见阁老端着一碗粗粥还有两碟咸菜慢步走到了楼上,当他走到三楼后,只见张初三坐在中间的椅子上,而在他的面前有一箱书籍,张初三手捧一卷古籍正凝神细看,而他的蓬头秽面显然很久都没有梳洗了,尤其是那双眼睛,更是红的有些吓人。

“初三,吃点东西吧,你已经三天没吃饭了。”阁老把吃的放到桌子上后,一脸担忧的看着张初三。

张初三点了点头,轻声道:“没事。我看完这卷就吃。”

阁老忧虑的看着张初三,半饷,他轻声道:“别找了,九世铜莲不过是一个泡影而已,从古至今就没人找到过。”

“不。”张初三轻轻的吐出了一个字,但是其中包含的意思却异常的坚定:“别人找不到,不代表我找不到,无论如何,我一定要找到它,谁也不能阻止我。谁也不能。”

阁老无奈的看了他一眼,说道:“一个人的力量终究是渺小的,即便你知道九世铜莲在那个地方,可是你一个人能找到吗?即便找到了呢,你又能如何?所以别再挣扎了,你不可能成功的,索性放开这段往事,难道不好吗?”

张初三正在翻页的手猛地顿了一下,接着他抬起头,眼神有些迷离的说道:“对……对呀。我怎么没想到呢,一个人的力量确实太薄弱了……”

“初三,你要干嘛?”自知失言的阁老面上有些不安,他盯着张初三,说道:“别再想那些歪路了!你看看你现在成了什么模样,你已经快入魔了!还不回头!”

“回头?”张初三嘴角挂着一丝意味深长的笑意,他看着阁老,说道:“你让我怎么回头,我回头了,可是岸在那里?”

阁老愣了一下,随后他叹了口气,拍着张初三的肩膀,说道:“我就是你的岸,你师傅就是你的岸,青风寺就是你的岸,难道,这还不够吗?”

张初三摇了摇头,固执道:“从明君死了的那一刻起,我就没有回头路了,不管怎么说。我一定要找到九世铜莲,至于我怎么找,你们就不需要知道了,我现在有事要去找师傅,阁老你先忙吧。”

说着,他就放下手里的古籍走了出去,阁老看着他的背影愣愣的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过了会他忽然叹了一口气,接着就转身收拾那一箱古籍了。

张初三走出门后直奔大雄宝殿,当他在里面找到老主持后。跪地说道:“弟子张初三恳求卸任青风寺主持之位,从而蓄发还俗。”

老主持敲着木鱼连眼皮都没有动一下,等他诵经一直诵到晚上后,他身后的张初三也跪了一整天。

夜深后,老主持放下手里的木鱼,叹道:“为什么,因为蔣明君?”

身后的张初三点了点头,轻声说了一个是。

老主持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半饷,他轻轻的叹了一口气,随后感慨道:“你知道吗,当初我捡到你的那一天早晨,当我起床推开房门时,发现那天明明是身处寒冬,但天上却烈日当空犹如酷暑,那太阳把前一天下的鹅毛大雪都给蒸发殆尽,所以我很好奇,如此诡异的天气变幻一定有它的道理,那时青风寺还不是很大,加上我总共就三个人,当我推开寺院的大门时,我在门口的台阶发现了你,那一刻我懂了,原来那天气温之所以那么高,就是上天为了拯救你,所以那时我下定决心,一定要好好栽培你,让我青风寺能白日飞升一尊佛,从小你也没有辜负过我的期望,寻常人半个月才能背会的经文。你只需要半天就能倒背如流,而山上的那些豺狼虎豹,见到你也温顺如猫,可以说,你是我平生仅见。悟性最高的人,只要好好钻研佛法,未来的成就一定不会低的,可是,人生中总有一些磨难。而你的磨难来的太早了,而且也是最为厉害的情之劫,情之一字不同刀剑,它杀人于无形,是最为无奈的一种手段。不出我所料,这一关你终究没有闯过去,可是,现在是你仅存的机会了,你确定要还俗?如果你选择了这条路。以后就没有回头的机会了。”

说着,主持转过身看向张初三,那眼神炽热如火,仿佛能拷问出一个人心中最深处的秘密一样。

张初三平静的和主持对视,半饷。他忽然跪下来给主持磕了一个头,说道:“弟子前五年一直在祈求青风寺众人安康,后十年则只是为了一人祈福,可是即便我决心侍奉我佛一生,只希望明君能一世安康,可是佛依旧不闻不问,所以,这世间可谓无佛,即便是有,那么如此绝情的佛也不值得我去信奉。所以弟子已经决心还俗,从此不问佛事,望师傅成全。”

主持叹了一口气,意味深长的说道:“不是佛绝情………也罢,也罢。既然你心意已决,那我也不加阻挠了,你脱下这袈裟。走吧。”

张初三从地上站了起来,他先是把身上的袈裟脱去,随后他对着主持深深一拜,说道:“师傅几十年的养育之恩无以为报,如果有来生,原为师傅结草衔环报此大恩。”

主持没有说话,甚至也没有回头,他只是摆了摆手。张初三见状一咬牙就扭头走了出去。

待张初三走后,七持从门外走了进来,他看了一眼张初三的背影,冲着主持说道:“师兄,你就……你就这样让他走了?”

主持叹了口气。说道:“不然呢?难道我们还要把他捆在这里不行?他的心已经不在这里了,从那个什么蔣明君死了的那一刻起,他的心也就跟着死了,痴儿呀……”

“可是……”七持犹豫了一下,说道:“我是看着他长大的。他这么一说我心里还真的舍不得呀,尤其是他如今心魔已现,放他下去会不会出大事呀?”

主持摇了摇头,随后他回头看向七持,说道:“这是他自己的选择,我不想阻拦他,而且这孩子虽然如今已经入了魔,但是究其根本其实很善良,这样的人,即便是已有心魔,也为害不了苍生,因为他不是那样的人。”

七持愣了愣,随后他苦笑一声,说道:“他这一走,也不知什么时候才能回来呀,而且他身无分文,这下去又该如何生活?没了他,阁老恐怕要伤心好长一段时间了。”

主持撇了他一眼,说道:“这孩子从小命大,这点挫折对他又算得了什么呢,而且别说阁老,我看你和初三感情也是非常之深,就不要故作淡定了。”

七持叹了一口气,接着他将目光转到三身佛上,说道:“若佛真的有灵,那这样的结局对初三来说会不会太残酷了?”

主持沉默了一会,轻声道:“佛之心意,我们就不要暗自揣测了。”

七持点了点头,接着就一个人走了出去。

佛堂里,孤身一人的主持看着这昏暗的大殿还有手中那件袈裟不由发了一会呆,接着他抬起头对着三身佛意味不明的轻声一笑。

至此,画面便在这里消失了。

我看着眼前一片混沌不由发了一会呆,因为我也没有想到,这唐代张初三竟然会以这样一个方式反出青风寺。

其实我也可以理解,正是阁老的那一番话,才让迷茫的唐代张初三看到了一丝希望,既然自己一个人的力量渺小,那么他要找的,肯定就是世上最当权的人,而结合以前收集到的情报来看,唐代张初三最后找到的这个人也就不难推测究竟是谁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