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一章 只手遮天/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清风山下的一个小城镇里,一个身穿青布僧衣的年轻和尚正站在一家住户的面前恳求道:“阿弥陀佛,这位施主,贫僧路过贵地可否给些吃食?”

从门内出来的是一个身穿麻布衣衫的中年妇女,这中年妇女见到来人是张初三不由一愣,说道:“呦,这不是三慧大师吗?您不是在青风寺当主持的吗?怎么……”

张初三神情淡然的摇了摇头,说道:“贫僧已经卸任主持一职。施主以后可不要这么叫我了。”

那中年妇女神色怪异的点了点头,接着她回到屋里拿了两个黑漆漆看样子已经放了很久的馒头,递给张初三后就澎的一声把门关了起来。

“多谢施主。”张初三对着禁闭的大门鞠了一躬后,就转身向镇外走去。

“嘿,你看,那不是三慧大师吗?”一买菜的妇女看到手拿两个馒头的张初三对着一旁的几个同伴说道。

“是呀是呀,他不是青风寺的主持吗?怎么出来化斋了?而且那么脏的馒头都要,不会是长的和他有些像的另一个人吧?”旁边的妇女点头道。

“滋滋滋,这你们就不懂了吧?”一个坐在板凳上的中年大妈对二人笑道:“我跟你们说,我可是知道一些内幕消息的,其实这张初三呀,就是个人面兽心的败类!”

“哦?”其中一人挑了挑眉。急道:“李铁嘴,我知道你门路广,还是赶紧跟我们说说吧,别吊我们胃口了!”

那李铁嘴清了清嗓子。得意道:“恭亲王家的玲珑郡主你们知道不?就是那个容颜倾冠京城的那个?你们知道有多少达官贵人皇亲国戚的公子哥们都想要摘得美人心吗?可是这玲珑郡主哪怕是皇子都不理不睬的,而且还向外放话说自己已经心有所属了,按理说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不可违逆,可是这玲珑郡主因为是恭亲王的独女,所以一直被恭亲王视为掌上明珠,因为疼爱她,所以恭亲王对她的婚事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哪怕玲珑郡主年已十九都不曾逼她许配婚事,但是你们知道吗,这玲珑郡主的意中人就是这张初三,可是这张初三不知怎么滴的,就是对玲珑郡主不假颜色,而且就在上个月呀,那玲珑郡主晚上去过青风寺后,第二天一早就被人发现跳江了,你说说,这事怪不怪?”

“呦!”其中一人听完后惊了一惊,随后她往地上唾了口水,说道:“要这样说的话,那张初三还真的不是个东西。说不定就是他搞大了玲珑郡主的肚子又不想对她负责,所以那玲珑郡主才被逼投的江,不然一个人好好的,没事那会自寻短见呀!”

“就是就是,要我说呀,差不离!”

面对指指点点的人群,张初三低垂眼幕面上无悲无喜,等他走出镇子上后。天上忽然打了一声响雷,接着天色变得黑压压的,没一会就下起了倾盆大雨。

张初三浑身湿淋淋的走到一颗大树的下面,接着他坐在一棵树的下面,拿起了水中两个已经被雨水跑的发胀冰凉的馒头。

看着那两个馒头我有些心酸,因为我家身处农村,所以像这种馒头大多都是放了几天没人吃的,面都已经发臭的糠馒头,就算是给狗吃,狗也会不屑一顾的。

可是张初三坐在泥地里毫不在意的啃着这两个脏馒头,看着他,我脑海里忽然想起了一个词,那就是行尸走肉。

可是吃着吃着,张初三眼眶一红似乎想起了什么,但是因为雨水太大,所以我不知道他到底有没有哭,就在我心里泛酸的时候,画面微微一扭曲,便消失了。

我调整好心情,等待着下一幕画面的来临。只见面前的黑暗微微一扭,接着画面中出现的是一个繁华的街道,而我左右看了看,想要找寻唐代张初三的身影,但是我左右环视了一圈,居然没发现他在那里。

就在我微微有些迷茫的时候,我的眼角却不由扫到了一个人。

这个人浑身破破烂烂的,和周围衣着光鲜的人一相比是那么的扎眼,而他微微低着头,使我看不清他的面容,但是我凑近仔细一看后才发现,虽然那人面上满是泥垢。而且脸上还满是胡茬,但是根据那脸型和淡然的气质,我还是认出来了,他就是唐代张初三……

回想到刚出青风寺的情形后。我的心也就释然了,如果他一路走到洛阳的话,那么差不多也就是这副模样了。

就在我观察着唐代张初三到底想要干嘛的时候,远处的街道忽然驶来了一架马车,而张初三看到这架马车时却终于抬起了头,当他睁开眼睛后,我发现那原本清澈如泉水的眼睛在历经几个月的风霜后,也终究是变得有些沧桑了,只见唐代张初三站起身来,随后竟然走到路中间把那架马车给拦了下来。

“前面的叫花子干嘛呢!想要拦道要钱也不找个好下手的,知道里面的人是谁吗?不想死的就赶紧给我让开!”

车夫止住马后,对着路中间的张初三骂道。

张初三微微一笑,随后双手合十道:“阿弥陀佛,贫僧自然知道车内何人,殿下,可负出来一叙?”

“嘿。你这臭和尚!”那马夫眉头一挑,呵斥道:“知道车内是我家殿下还敢前来拦车?再说了,你也不看看自己是个什么身份,找我家殿下聊天?你配吗?再不滚,我就喊金吾卫了!”

“等等!”

就在这时,车内传来了一声孩童的呵斥声,随后,车门的帘子被人掀开,从里面走出了一个看模样不过七八岁的孩童,可是即便如此,这孩童却依旧很是不凡,因为虽然年岁不大。但是他脸上的神情却异常的从容,而且是那种自信的从容,如果不是看外表的话,任谁也不会相信面前这人其实还只是个孩子。

那衣着华丽的孩童看了眼脏兮兮的张初三。眼中不由闪过了一丝失望,但是即便如此他也没有转身就走,而是看着张初三,淡然道:“你叫什么。找本皇子何事?”

“草民……”

“大胆!”那车夫猛地一吼,随后一鞭子抽向了张初三,嘴里骂道:“你以为自己是个什么东西?居然见皇子而不跪,你是不想活了吗?”

随后只听啪的一声,张初三的脸上多了一道血痕,但是张初三面上笑容不改,依旧在盯着那个孩童。

看到这幕,那孩童反而好奇了起来,他挥手制止住车夫,接着扭头看向张初三,笑道:“你也真是好胆,也罢,这次我就饶了你,你就继续说吧。”

张初三点了点头,说道:“草民剑南道人士,这次前来洛阳是想辅佐殿下,让殿下实现心中的抱负。”

“辅佐我?”那孩子饶有兴味的瞄了张初三一眼,继续说道:“你可曾科考,位列几何?”

“草民并未参与科考。”张初三摇头说道。

那孩子脸上一僵,随后便索然无味的想要转身走进车厢里。

张初三见状并没有阻拦他,反而摇了摇头,轻叹道:“空有屠龙技,怎奈无人识呀。”

那孩子的身形一顿,接着他转过身看了看张初三,问道:“你究竟有什么本事,敢说出这等大话,你习过四书五经吗?你看过孔孟常论吗?你能治理一州之地吗?”

张初三又摇了摇头,说道:“这些我都不会,但是我会的,殿下所说的那些人都给不了你。”

那孩子愣了半饷,接着正色道:“那好,既然你说你知道我的抱负,那你就说说,我心中想要的是什么?”

张初三笑了笑,接着他抬起头,用一双手遮住了自己的双眼,过了片刻,他才低下头重新看向了那个孩童。

那孩童低着头沉默了一会,接着他当着众人的面,说道:“好,从此之后,你就跟在我身边辅佐我吧,只要能助我完成梦想,那我就奉你为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