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二章 这天下是我李家的天下/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不,殿下,如果你能完成心中抱负,那只需要为我找一样东西就好了。”张初三双手合十,对那孩童笑道。

“哦?”那孩童饶有兴味的看着张初三,说道:“行!只要那物存于世间,那我便倾尽全力也要帮你寻觅到。”

张初三微微一笑,说道:“那我就提前谢过殿下了。”

接着,张初三就被那孩童拉上了马车。

看到这一幕我有些如释重负,因为之前的猜测果然没错。而这个孩童,应该就是幼年时候的李隆基,此刻他应该刚刚被过继给李弦,如果按照时间段推移的话,再过不久李隆基的生父,现皇帝李旦就要被废了……

不等我多想,眼前的画面又是一转,这次出现的地方在一个书房之中,而房中有两个人。

张初三站在书桌前,对着面前的李隆基,说道:“殿下,草民观你不日将有一场机遇,只要你把握住,可安稳度过未来几年并让陛下欢心。”

正在书桌前练笔的李隆基放下手中的毛笔,诧异道:“机遇?还请大师明示。”

张初三笑了笑。他走到李隆基的面前,拿起桌上的笔,随后在宣白纸上写了一个皇字,接着又在皇字外面画了一个圈,写好这一切后。张初三对着李隆基,说道:“因畏天道,草民不敢直言,不过在下可以给殿下一个提示,那就是做皇权的一面盾。谁敢触碰,就会被盾上的尖刺给刺伤,而殿下要做的,就是当这面盾牌。”

李隆基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接着他向张初三施了一礼,说道:“多谢大师,只要大师所预真实,那本皇子一定重重有赏。”

张初三微微一笑没有说话。

过了几日,武则天将要举报祭祀仪式,而祭祀的地点正在皇宫。

这天一早,李隆基换好朝服,接着坐进马车在卫兵的护送下直奔大明宫。

但是行驶到宫门时,一守门大将忽然持鞭走了过来,接着他一鞭将为首的卫兵抽翻,对着面前的车队吼道:“大胆!今日陛下于宫内举行祭祀大典你们还敢持戈而入,莫不是意欲谋反不成?!”

正当守门大将大发神威的时候,李隆基忽然从马车上走了下来,接着他接过马车的辫子,走到守门大将的面前,说道:“本皇子意图谋反?你是谁?敢这样污蔑本皇子?我怎么记得大唐律法中。皇子可带兵前往丹凤门,随后才下门觐见含元殿,如今我才到了第一扇宫门,你就让我下车,莫不是大唐律法归你修改的不成?”

虽然面前的李隆基年仅七岁,但是这守门大将依旧感受到了巨大的压力,半饷,守门大将擦了擦头上的汗水,跪在地上说道:“殿下,今日陛下要举行祭祀大典。所以守备才格外严格,还请殿下……啊啊啊啊啊啊!”

这守门大将话还没说完,李隆基就狠狠一鞭子抽在了他的嘴上,接着面对捂嘴惨叫的守门大将,李隆基扔下马鞭骂道:“这朝堂是我李家的朝堂,干你这个奴才何事?”

说罢,他就坐上马车,一行人旁若无人的驶了进去。

心里感叹李隆基的果断后,我便将目光放在了大明宫中,不得不说,这大明宫才是人间的馈宝,这里遍地是高大的宫殿和楼柱,每一个细节都雕刻的惟妙惟肖,最主要的是,大明宫是清代紫禁城的4.5倍,说它是一座小城也不为过,如果这里没被战乱毁坏的话,真可以说是大唐盛世的一个巅峰之作。

还没等我一饱眼福,面前的画面便又是一转,这次画面中出现的是一个宫殿内部场景,只见在大殿的正中央修筑着一个美轮美奂的池塘,而两名身穿宫装的女子正站在池塘旁喂鱼。

其中一名宫装女子虽然保养的很雍容华贵,但是看的出她的年岁已然不低,而且她的宫装上锈着一条五爪金龙,更是将她衬托的美艳威严。此刻她拿着手里装着鱼食的玉碗,从里面拿起一把鱼食后撒向了面前的鱼塘之中,看着池中的锦鲤争食,宫装女子漫不经心的对着旁边的女子说道:“令月,听说隆基昨天对着金吾卫的统领发飙了?”

而那边看模样已经三十多的李令月笑了笑,说道:“母上真是消息灵通。”

武则天微微一笑,看似心情很好,说道:“这朝堂是我李家的朝堂……呵呵,这小子还真是懂事,看起来。小一辈中还真的出了一个了不得的人物呀。”

李令月微微一愣,说道:“那母上的意思是?……”

武则天放下手中的玉碗,轻描淡写的说道:“这孩子不错,窦氏和刘氏死后,暂且可以先留着。”

说罢。她就一甩凤披转身走了。

而李令月低着头沉思了一会,半饷,她才嘴角一勾,轻笑道:“隆基一向谨慎,怎么如今却张扬了起来,虽然险是险了点,但是这步棋走的还真是妙呀,真不知道我这个侄子的背后站的是哪位高人呀……”

接着,镜头就微微一转,这次出现的地方在一个庭院之中,而穿着便装的李令月和李隆基在相坐对饮,半饷,李令月放下茶杯,对着面前的李隆基似笑非笑的说道:“隆基,前段时间在宫门前做的不错。一振我皇室天威。”

李隆基见状连忙起身行礼,说道:“多谢姑姑赞赏,隆基只是一时头脑发热行事鲁莽,应该没有惊扰到皇祖母吧?”

李令月摇了摇头,笑道:“怎么会。母上很高兴呢,只是隆基你一向小心谨慎,怎么如今却一反常态呢?莫不是……有高人指点?”

李隆基到底是太年轻了,他面上露出一丝惊恐,接着否认道:“姑姑过虑了。隆基当时只是一时头脑发热而已……”

“诶……”李令月轻叹一声,说道:“到底长大了,都跟姑姑玩心眼了……也罢,我就不唠扰你了。”

李隆基连忙拉住李令月,无奈道:“行,既然姑姑想见,那隆基怎能抚逆,只不过他是一乡野村妇,还怕脏了姑姑的眼。”

李令月摆了摆手,说道:“无妨,我也只是好奇想要见一见而已,不会和你抢人的。”

话都说到这份上了,李隆基也只能通知左右侍卫让其把张初三给带来了。

过了会,身穿青布僧衣的张初三便走进了庭院中,经过了半年的修养,此刻张初三身上的气质已经比以往更胜一筹了,他淡然的走到二人的面前,双手合十道:“参见公主,参见殿下,不知殿下唤我前来若为何事?”

李令月没有说话,因为当她看到张初三的面容时,脸上忽然散发出了一阵荣光,接着她笑了笑,说道:“好俊的小哥,没想到隆基背后的高人居然是你呀。”

张初三微微一笑。神情淡然道:“贫僧不过一山野之人,怎当得公主如此赞誉。”

李令月摇了摇头,接着她低头想了一下,随后扭头冲李隆基说道:“隆基,要不你把这人送给我如何?只要给我。我府上的门客你任意挑选,而且,我再欠你一个人情。”

李隆基苦笑一声,说道:“姑姑,您可是说好不跟我抢人的呀,这张初三也不过就是有些小聪明罢了,论起才华文采,更是连个秀才都比不上,所以即便送你了,恐怕姑姑也要失望了。”

李令月摇了摇头,说道:“没事,你只要给个痛快话,这人,你究竟让还是不让?”

此刻我默默有些心疼李隆基了,因为李令月是武则天最宠爱的女儿,更是被人称为拥有一切的公主,反观李隆基的生父已经被武则天废帝迁居东宫,所以正是落魄的时候,李令月如今说出这番话,已经和威胁没有什么两样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