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五章 帝师/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因为一旦兵变,那么最终受苦的还是百姓,一朝天子一朝臣,即便李隆基开明神武,可是上位时依旧有无数人头落地,而作为为其出谋划策的张初三,其实也就是间接的杀手,即便张初三如今已经不算是僧尼了,但是还是很难迈过心里的这个槛……

可是一直到如今,我还是很疑惑,那就是为什么李隆基要修筑乐山大佛?即便这是张初三指使的,可是意义究竟在那呢?要知道乐山大佛内部虽然宏伟。可是和那所谓的九世铜莲可没有什么关系呀。

忍下心里的疑惑,我继续看向眼前的画面,此刻场景一转,画面中出现的依旧是那个庭院。只不过此刻里面的情况有些不对,因为庭院中跪满了身穿黑色铠甲的死士,而李隆基此刻身披金甲,他站在张初三的面前,恭敬道:“恩师,全都已经准备好了,是成是败就全看今夜了。”

张初三点了点头,说道:“羽林军和万骑军那边你都准备妥当了?”

张初三话音刚落。从人群中就走出三名身穿银甲的大将,他们跪俯在张初三的面前,齐声道:

“末将万骑军果毅校尉葛福顺拜见大师!”

“末将万骑军果毅校尉李仙凫顺拜见大师!”

“末将万骑军果毅校尉陈玄礼……”

张初三点了点头,接着他看向李隆基。说道:“有他们三个相助,今晚应当不会有什么意外了,但是,隆基你答应我,千万不可伤及无辜。”

“好!”李隆基想了一会,承诺道:“除了韦后党羽,我不会牵扯其他人的。”

张初三沉默了一会,随后才挥手道:“也罢,如今朝纲已乱,上至天子,下至百姓,都对韦后恨之入骨,如今大势已成,能不能腾飞而起就看你自己的了。”

李隆基一拱手,接着就率领庭院中的死士只奔大明宫而去,因为今晚宵禁。所以各条街道上皆不见行人,随后只见许多宅院中纷纷涌出无数身穿黑甲的死士,他们在通往大明宫的朝凤街汇聚成一股黑色的浪潮,在为首李隆基的带领下,犹如旋风一般的向大明宫卷去。

大明宫最外围的宫墙上,一些羽林军在上面不断的来回巡逻,只不过看他们的脸色皆有些焦急,仿佛在等待着什么一样……

接着。有人看到远处的街道忽然闪了三下亮光,接着那人招呼左右的同伴,当负责看守宫门的校尉前来看了一眼后,他从墙头抽下一支火把,随后走上城楼把火把扔进了面前的一口大油锅之中。

一瞬间,城楼上便升起了一堆熊熊大火,接着所有看到这火光的人从都怀里掏出一张黑布,裹到自己的口中后,才纷纷拿起武器走下宫墙。

宫城的城门被打开后,无数黑色甲士从外面涌了进来,接着在守门羽林军的协助下,向大明宫深处攻去。

这一天,唐隆元年(710年)六月庚子日申时,在李隆基的带领下,葛福顺突袭羽林营,杀韦跨、韦播、高嵩。策反了羽林军,并攻入玄德门,李仙凫亦引兵攻入白兽门,于三更会师于凌烟阁,李隆基引兵入称:“韦氏毒死先帝,阴谋危害社稷,今晚应该要一起诛杀诸韦。”守卫内宫的武士纷纷倒戈响应,韦后逃入飞骑营反被斩首,宗楚客、安乐公主、武延秀、上官婉儿等人也陆续被杀。

随后洛阳城内展开了一场大清洗,为了搜寻韦氏集团的成员,洛阳全城凡是身高长于马鞭的男子都尽数被处死,而且不时还有心术不正的士兵结伴在全城烧杀抢掠,一夜之间洛阳这张绝代画卷被染成了血红色,根据野史记载,洛阳城内沾染在街道上的鲜血用了三天才尽数洗去,全城已无一个‘九尺男儿’,史称“唐隆政变”。

最后,画面中洛阳成陷入一片士兵手举火把组成的火龙之中,城内各处不时传来惨叫,最后画面越拉越高,最终消于一片混沌之中。

看到最后满城大搜杀的时候,我心里不禁微微一叹,不管这李隆基是有意还是无意,但最终都辜负了对唐代张初三的承诺,想必知晓真相的唐代张初三知道后,心里会更加落寞吧。

这一幕过后,我凝神在脑海中想了一会,自唐隆政变之后,应该就是李隆基和李令月相互斗法的两年了吧,接着李隆基便会登基称帝,而李令月则落了一个全家被赐死的悲惨结局。

刚一想到这,不远处的画面重新显现出了一副场景。只是这次出现的地方不再是庭院中了,而是在大明宫的御花园处。

此刻的李隆基身穿一身龙袍,但是虽然已经登基称帝,可他脸上依旧有一抹忧虑。在他的面前有一张石桌,石桌上摆着一副围棋,而在另一面,盘坐的人正是张初三。

如今虽然时光已经过去了十几载。但是张初三的面容不仅丝毫没有变的沧桑不说,反倒显得犹如一块美玉一样沉着,他从子碗中拿起一颗棋子,看着李隆基轻声道:“隆基。你的心乱了。”

李隆基缓过神来的时候,张初三的一子棋已经落到了棋盘上,当李隆基凝神细看的时候,己方的一条大龙已经岌岌可危,搜寻了一会后,李隆基发现已经是死路一条,于是很干脆的就掷子认输了。

苦笑一声后,李隆基说道:“恩师。下了十几年,我依旧不是您的对手呀。”

张初三笑了笑,随后缓缓道:“怎么了,看你闷闷不乐的样子。难道你有什么烦心事吗?”

李隆基点了点头,苦笑道:“最近太平公主一直在朝堂上对我的话信奉阳违,本来这样我也可以忍,但是最近我收到了一些风声。她好似正在收买大臣将领,准备起兵了。”

张初三低头想了想,半饷他抬起头,看向李隆基问道:“还记得几年前我对你经常说的话吗?如今时机已经到了。”

李隆基沉默了一会。才抬头看了看张初三,说道:“我依旧有些于心不忍,要不我赏她黄金万两,让她诈死后送她出京当个富家翁吧。”

“为了我不必这样。”张初三摇头轻叹道。

“咳咳……”李隆基轻咳两声,说道:“怎么说她也是我的姑姑,我的心中也有些不忍。”

听到这张初三点了点头,说道:“也罢,既然这样的话就随你吧,但是依照太平公主的天性来看,她宁愿死也不会接受这样的安排的,但是她成功的几率不大,甚至成功了也很难守住天下,毕竟让一个女人在最上面压了几十年,没谁想再看到第二个武后。”

李隆基沉默了一会,轻叹道:“不管怎么样,试一试吧。”

张初三点了点头,随后没有再说话。

倒是李隆基盯了张初三一会,突然开口问道:“恩师,您为何不肯接受我的答谢,去当那帝师呢?”

张初三轻笑一声,摇头道:“你跟了我十几年,应该知道我志不在此。”

李隆基沉默了一会,接着他苦笑一声,说道:“恩师,这么多年来您一直行风朴素,甚至不愿在大众面前抛头露面,可是您越是这样,我的心里就越愧疚呀,要知道已经找了五六年的九世铜莲,可是现如今还是一点线索都没有呀。”

张初三抬头看了眼天空,接着他摇了摇头,似是对李隆基说,又似是对自己说道:“尽力就好……尽力就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