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七章 红颜祸水/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张初三抱着李令月沉默了很久,到最后他伸出手扶平了李令月的双眼,接着他回头看了一眼佛像,眼神突然透出了些许迷茫。

“恩师,你这是?……”

这时,李隆基身穿一袭便装从门外走了进来,当他看到屋内的情形后先是一愣,接着他挥了挥手把左右的侍卫屏退后,才轻叹道:“她终究……还是放下不下呀。”

张初三没有说话,他把李令月散落的头发拨正后,才对着李隆基轻声道:“把她葬了吧,人死了终究要入土为安。”

李隆基点了点头。接着他犹豫了一会,才提议道:“要不……我找人把她先搬走吧?”

“不!”张初三摇摇头,叹道:“她因我而死,就让我多陪陪她吧。”

李隆基张了张嘴似是想说些什么。但是他叹了口气,接着就转身走了。

待李隆基走后,张初三抽出自己的双手,只见那双手上此刻沾满了李令月的鲜血,他看着这双手先是笑了笑,接着捂着脸居然哭了。

随后画面便在这样一副有些凄凉的场景中结束了,看着面前的一片黑暗我下意识的摸了摸兜,但是随后才意识到自己现在仅仅只是做了一个梦而已。

其实对于李令月这样的女子来说。你不能说她到底是善是恶,因为如果你说她是个恶人的话,可是她一生中并没有做过什么罪大恶极的事情,即便是那心中太过强盛的控制欲。也不过是童年的创伤所致,可是你如果说她是个好人,但她却是那种为了一己私欲,可以抛下全天下而不顾的人,想来想去我心中也没有一个答案。

心里微微一叹后,我重新将目光转向了面前的画面上,随着时间线的推移我已经能够感受到,距离真相已经越来越近了……

这一刻画面浮现的场景依旧是含元殿,而在昏暗的大殿中李隆基端坐上首,不过此刻已经年入壮年的他脸上居然露出了些许的愧疚,他盯着旁边的张初三低声道:“恩师……金吾卫那边还没有传来消息,要不我们再等等?……”

站在他身旁的张初三虽然已经年近四十,但是他的面容依旧如同最初的那样无瑕,只不过他的眼神倒是变了许多,如果说他之前的眼神犹如一汪泉水的话,那么此刻他的眼中则仿佛孕育着一颗劲松。甚至只要看他一眼,就能得悉他此刻内心的疲劳。

看着他我心里有些微微好奇,因为这唐代张初三究竟是驻颜有方,还是因为别的什么缘故呢?不然怎么可能那么多年过去了,他的面容都没有发生一丝的变化!

但是接下来他一张口,却把我的内心都给震翻了。

“诶……我们已经找了二十多年,但是唯一和九世铜莲有些关联的也就是一片青铜莲瓣罢了,而且这一片还是渔夫从鱼肚中刨出来的。也许……终究是命里无时莫强求吧。”

只见张初三对李隆基说完后,我迟迟都没从震惊中缓过神来,因为张初三的声音实在是太沧桑,甚至犹如一个百岁老翁一样!可是张初三满打满算也才四十呀,为什么十年不见就成了这副模样?

看着张初三和声音完全成反比的脸庞,我心里竟然有一些害怕,因为这实在是太邪异了……

而李隆基仿佛已经见怪不怪了一样,他盯着张初三忧虑道:“恩师……您的身体没有问题吧?前些日子岁贡中有一株千年老参,据说这老参体若婴儿内有神精,等下我要让人给您拿去,你好好修养修养,过段时间我再加派人手搜寻九世铜莲,相信会有些结果的。”

张初三叹了口气,说道:“罢了,这些年我苦心钻研占命术,只求知晓未来能否找寻到九世铜莲。可是一直以来我只能算出别人的命运,可唯独算不出自己的,但也巧了,昨天我下午我无聊占了一卦,结果下下签,大凶。”

说罢他看向李隆基,笑道:“辛苦筹备二十载,到头终是一场空呀,如今我也已经死心了,而且之前因泄露天机太多,所以我也活不了几年了,但是落叶总要归根,临死前我想回趟青风寺,也算了却我一个心愿了,而你就不必再劝我了,我去意已决。”

李隆基深吸了一口气,随后他躺在龙椅上想了片刻,接着他抬起头看着张初三,慎重道:“承蒙恩师指点我李隆基才能坐在这个位置上,于情于理我也得给您一拜。”

说着,他站起身来对张初三行了一个大礼,接着他继续说道:“恩师不重身外之物,所以我也不赠您金银财宝了,但是这是我的贴身玉佩,将来有一天您要是有事找我,便可持此玉佩直入含元殿,我哪怕倾国之力,我也必帮您达成心愿,不然我心里实在过意不去。”

张初三愣了愣,接下他接过玉佩笑了笑,说道:“你也是有心了,行了。既然这样的话我明日启程,你也不需要派人护送我了,既然我是走着来的,那么就要走着回去。”

“这怎么行。您的身体……”李隆基犹豫了一下,说道:“要不我派个马车送您回去吧,毕竟洛阳距离剑南道路途遥远,恩师您的身体也已经愈发虚弱了。您要是这样走,我不放心呀!”

张初三摆了摆手,无所谓的道:“没事,我虽然阳寿无多。但也没你想的那样虚弱,这次我想一个人安安静静的回去,你便不要再劝我了。”

李隆基沉默了一会,才点头答应了下来。

张初三见状拍了拍他的肩膀,笑道:“你为帝皇,便一定能把大唐带上一个新的巅峰,但是我看你命格中晚年尚有一劫,虽然不至于要了你的性命。但是到时也难免在青史中留下一些污点,红颜祸水这个道理你比我懂,希望你到时不要重蹈覆辙。”

李隆基面色复杂的点了点头,接着张初三便没有丝毫留恋的扭头走了。

待张初三走后。李隆基一个人坐在龙椅上呆呆的看着面前的大殿,过了会他犹如发了疯一样的把面前桌子上的一切扫落在地。

宣泄了一会后李隆基冷静下来,接着他向大殿的暗处打了一个手势,随后便走一个黑衣人走了过来。

李隆基冷冷的看了他一眼。说道:“你找几个人亲自带队,务必要把朕的恩师安全送到剑南道,随后留几个人在那常驻,一定不能让他有丝毫闪失。听懂了吗?!”

那人恭敬的应了一声,接着就向远处的黑暗中缓缓退去了。

李隆基叹了一口气,接着他披上一件披肩,挥手对左右的宫女太监说道:“你们退下吧,朕向一个人走走。”

接着李隆基就一个人走向了御花园,走了片刻后,他抬头看了眼天空,看到那璀璨的星河,李隆基喃喃道:“这今夜,怎么就没有一点风呢……”

接着,画面便在李隆基抬头仰望星河的那一刻定格了。

当我缓缓的品位其中的含义后我不禁有些疑惑,如今这唐代张初三都已经离开李隆基了,那么乐山大佛究竟是如何修筑的呢?下意识的,我感觉李隆基和张初三的交集并没有断绝,尤其是最后李隆基给唐代张初三的那块玉佩,更是加深了我内心的猜测。

不过这时我也有些好笑,这李隆基晚年的遭遇还真的被唐代张初三给言中了,就是因为李隆基太过宠爱那个杨玉环,才让整个洛阳攀比之风日益严重,再加上李隆基晚年好大喜功不说还固步自封,导致一个好好的开元盛世被一众蛀虫给朽坏的差不多了,其实开元盛世的败落纵然有李隆基的责任,可是更多的还是杨玉环和她的那几个亲戚误国,用红颜祸水来形容杨玉环也不是没有道理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