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八章 永不轮回/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心里对历史上的杨玉环微微一好奇后,我便重新看向了面前的画面。

此刻,画面中出现的是青风寺面前的山路,只见那山路的尽头出现了一个人影,他身穿一袭破破烂烂的青布僧衣,手里还拄着一根随便从路旁捡来的树枝,他走一会就要捂着嘴咳一会,当看到不远处的青风寺山门时。他面色一松露出了如释重负的表情来。

“这位师兄,您……”

走到青风寺庙门的时候,一个看模样也不过二十多的僧人忽然走了上来,接着他双手合十对张初三恭敬问道。

张初三微微一愣,随后他对那僧人也行了一个礼,说道:“贫僧法号三慧,曾经也是青风寺僧人,这次来想拜访一下故人。”

“三慧?”那僧人皱眉想了想,接着他诧异道“您怎么……和二十年前的主持法号一样?”

张初三听完刚想解释的时候,从寺门突然走进来一个老僧人,那老僧人看到张初三愣了一下,接着他语气颤抖道:“初。初三?……是你吗。”

张初三看到这个老僧人的时候面色也有些激动,说道:“七持师叔,是我!这

么多年还好您还健在……”

七持点了点头,但是等他看到张初三的面容时不由一皱眉。说道:“对了,你的声音还有容貌怎么……”

张初三苦笑一声,说道:“说来话长……”

七持见状也没有再深问,他拍了拍张初三的肩膀。说道:“算了,人没事就好,这么多年阁老和主持都很想你,尤其是主持,他……已经快不行了。”

张初三愣了一下,接着他沉默的点了点头,随后便跟着七持走进了青风寺内。

在大雄宝殿内,七持停下脚步对着张初三轻声道:“主持还在里面,你自己进去和他聊一聊吧。”

张初三点了点头,接着就一个人踏进了大雄宝殿之中。

在殿内,有一个枯槁的背影盘坐在蒲团上,那人身穿一袭大红袈裟,他面对供台上的三尊仿佛永远都不会变的三尊佛像沉默不语,但是当他听到身后的脚步声时,却忽然说道:“你……回来了?”

张初三沉默的点了点头,接着他对着老主持行了一个大礼。说道:“不孝弟子张初三特来向师傅请罪。”

听到张初三苍老的话语老主持丝毫没有意外,他微微的抬起了头,说道:“这么多年,你终于意识到自己的错误了?”

张初三一声冷笑,说道:“弟子之所以认错,是愧对师傅二十年来的养育之恩,但是我对您有错,对佛我却无错!”

老主持沉默了一会。才轻叹了一口气,说道:“这么多年过去了,我以为你心中已经放下了执念,但是没想到你心魔竟然深到了这种地步。”

“心魔?”张初三微微一愣,忽然笑道:“哈哈哈哈!我感觉自己此刻无比的清醒!”

“你知道吗?”老主持沉默了一会后,忽然说道:“这众生从生下来后,就沿着早已预定好的轨迹前行,而那些神佛,便是在路旁冷眼旁观的局外人,而你的那个蔣明君,根据预订的轨迹来说应该能活到93岁,并且夫妻恩爱子孙满堂的,当然……这是指如果她走下去的结果,毕竟人虽然都有自己的命运,但终究不是凡木走兽,如果人一旦放弃希望选择自尽。那么之前的那些轨迹则全都成了泡影,蔣明君因为你潜心祈福,所以得了未来的福报,但是也因为你,她放弃了得到的那些东西,你说……这究竟怪佛吗?”

“不可能!!!”张初三愣了半饷后忽然对着老主持吼道:“你就是在骗我!我不信!我不信!”

老主持看着一脸疯魔的张初三忽然摇了摇头,叹道:“自尽之人因受天道排斥,所以一般是入不了轮回的。大多都是当个孤魂野鬼,每日游荡人间等待高人超度。但是因为你之前的功绩,其实只要等个两年,蔣明君便能重入轮回,进那人间道,将来也能再投个好胎,可是你看看你自己都做了些什么,擅自泄露天机。影响人间秩序,以至天子更换连大唐的国运!都因为你这二十年而改变的彻彻底底,这么大的因果,你以为你担的起吗?”

听到老主持如雷霆般的质问,张初三瘫倒在地双眼异常的空洞。

老主持缓了缓后,继续轻声说道:“你为佛种我佛惜才,所以死后十年便能入畜牲道,将来积累福业便能再入人间道,可是那蔣明君你就忘了吧,她心有执念而且间接背了这么大的因果,她是永世都入不了轮回了。”

地上的张初三听到后连忙爬了起来,他盯着老主持说道:“这一切……你究竟是怎么知道的?!”

老主持笑了笑。他看着面前的佛像脸上有一些解脱,说道:“我阳寿已经没有几日了,之前在藏经阁还诈死数月就是为了见你一面,其实。佛真的不曾亏待过你。”

张初三愣了愣,接着他忽然惨兮兮的笑了笑,他从地上站起来,然后冲到三身佛的面前猛地跪了下来。他对着三身佛拼命的磕头,没磕几下头上就血如泉涌了。

“求求你!放明君一条生路吧!所有的一切都是我一手造成的,但明君她是无辜的,你放过她!有任何事都冲我来呀!我可以千年不投胎,哪怕当个孤魂野鬼也行,我只求你放过她……放过她呀!!!”

老主持叹了口气,接着他走到张初三的身旁拍了拍他的肩头,说道:“此事关乎天理循环。即便是佛也已然无力,你抬头看看吧,别再挣扎了……”

张初三愣了一下,接着他抬头看去。但是只见这大雄宝殿的佛像全都紧闭双眼,仿佛不愿意再看到他一般。

张初三愣了愣,接着他忽然泪流满面,颤抖道:“弟子张初三被心魔所据,落得今日这个下场完全是咎由自取,初三并不怨恨,但是恳请我佛放过蔣明君,她真的是无辜的!”

但是即便如此。佛殿中也没有一尊佛肯回应他的恳求,张初三见状愣了半饷,接着他回头看向老主持,问道:“师傅……弟子如今究竟该怎么做?我已不奢求能让明君重回阳间。只要她能够轮回转世,弟子便已知足,请师傅明示!哪怕要弟子永陷浮屠心中也绝无半点怨言。”

老主持看了一眼他这个最为疼爱的大弟子不由一叹,接着他扶起张初三,说道:“这事何须问我,事到如今哪怕有办法,也只有你自己一个人知道应该怎么解决。”

张初三脸色茫然的点了点头,接着他低下头仿佛在想些什么。但是老主持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去看看你的阁老师叔和七持师叔吧,这么多年他们都很想你。”

“好……”张初三深吸了一口气,接着就犹如行尸一般缓缓走出了大雄宝殿,但是还没等他走到藏经阁,身后的远处就传来几声惊呼。

“不好了,不好了!主持圆寂了!”

“快来人呀,主持他……”

听到这些叫喊声的张初三心里猛地一震,他不可置信的回过头去,发现大雄宝殿的门前此刻已经站满了人,反应过来后他犹如一阵风一样向大雄宝殿跑去。

但是一切都没有侥幸,老主持真的已经圆寂了,当天晚上的大会上,张初三身披白肩跪在老主持火化的篝火堆旁,旁边的七持看了他一眼,叹道:“你也别太伤心难过了,老主持之所以能活到今天,也完全就是吊着一口气想要见你一面罢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