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九章 他是风/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张初三微微的叹了一口气,并没有回七持的话。

七持见状想了想,又说道:“你知道吗,你走的二十年里,主持每天祈福都是为了你。”

张初三一愣,他抬起头看了一眼面前熊熊燃烧的篝火堆时,眼神不由一黯。

当大火退散的时候,有僧人持着长杆在到处翻找。过了会,他从灰烬中翻出了一样东西,等他把那东西拿到手里看了一眼后,激动的说道:“舍利!是舍利!主持升佛了!”

七持和尚愣了一下,接着他连忙走去从那僧人的手中接了过来,等他打量了两眼后,面上掺杂着敬佩,激动等神色。

随后他拿着那样东西走到了张初三的身旁,说道:“你看看这个东西是什么?……”

张初三接过看了一眼,只见这是一个小小的灰灰的原型石头,将它放在手中后,只见这圆石隐隐散发着一阵金色的光芒。张初三愣了半饷后,不敢置信的说道:“这应该是指骨舍利……但是普通的指骨舍利也没这么祥瑞呀。”

“是呀……”七持叹了口气,说道:“这应该就是佛祖指舍利了……”

张初三沉默了半饷忽然笑了笑,说道:“我记得师傅生前说过。当初他出家时剃督师傅曾经说过他心有凡根未来不会有多大的成就,但是谁也没想到吧,这不被众人看好的师傅居然心有真佛……”

说罢,他自嘲的笑了笑:“倒是我。一进青风寺就被认定有佛根,未来会有一番成就,但是却沦落到今天这个地步。”

七持拍了拍张初三的肩头,沉声道:“这一切……都不是你的错,你不必自责,你师傅能做到这一步是因为有七十年苦修,你和他不同,这颗舍利你就带着吧,毕竟他也是你师傅。”

张初三犹豫了一下,接着就点了点头,把舍利揣进了兜里。

待一切落幕后,七持和张初三来到了藏经阁中,此刻藏经阁依旧灯光宏明,而在第三层的阁楼上,阁老坐在一张矮桌的旁边,他愣愣的看着桌上的一壶浊酒和两个酒盅。当听到二楼来人后他看了张初三一眼,说道:“二十年了,不在外面享受荣华富贵,你还回这青风寺做甚?”

“老阁,别乱说!”七持瞪了阁老一眼,说道:“初三在外面也是有苦衷的。”

阁老撇了七持一眼后端起酒盅一饮而尽,接着他擦了擦嘴角,嘲讽道:“为了一个子虚乌有的九世铜莲。居然离寺二十年,真不知道你的脑袋是不是被驴踢了。”

张初三看着生闷气的阁老勉强一笑,随后他走到阁老的对面坐了下来,说道:“二十年不见,阁老师叔依旧风采不减呀。”

阁老愣了一下,接着他死死的盯着张初三,说道:“你的声音怎么了?!”

张初三笑着摇了摇头,没有说话。

阁老沉默了一下,接着他一拳向张初三打了过去,这一击又快又狠,但是却被张初三轻描淡写的给挡住了。

收回拳头后阁老叹了一口气,说道:“我说怎么不见了一本鬼谷神相,原来是被你偷了过来,你知不知道这相术虽然神秘莫测,但是后遗症却也大的无法想象,你现在。还剩几年?……”

张初三毫不在意的笑了笑,说道:“还有三年。”

“三年?”阁老愣了一下,接着他叹了一口气,说道:“也罢,这三年你就好好在寺庙里待着,那里也不要去了。”

张初三摇了摇头,说道:“不了,过段时间我还要回趟京城。”

“京城?”阁老皱了皱眉。说道:“你还回去干嘛,难不成真的放不下那里面的荣华富贵?”

“怎么会。”张初三笑了笑,说道:“九世铜莲我已经不再抱有希望了,只是我想找一个人帮我完成一个心愿。”

“心愿?”阁老看了他一眼,说道:“什么心愿?”

张初三叹了一口气,说道:“明君因我而不能投入轮回,我要利用这三年多积累福德,好化解明君身上的因果。”

阁老愣了一下。接着他摇了摇头,说道:“这很难呀,毕竟你二人身上的因果实在是太大了。”

张初三点了点头,笑道:“我知道,但是如果不试一试的话,我不甘心。”

阁老低头想了会,说道:“也罢,既然这样的话我也就不劝你了。”

张初三点了点头,面上无悲无喜。

接着三人便在藏经阁里唠了半宿,后半夜从藏经阁出来后,张初三并没有返回住所,他走出庙门。对身后的黑暗处轻声道:“别藏了,出来吧。”

但是黑暗中依旧没有传来丝毫的声息,于是张初三从地上捡起一颗石子扔向不远处,随后只听一声脆响。一个黑衣人便捂着脑袋走了出来。

“见过大师……”

张初三点了点头,接着他看向那个黑衣人,说道:“就你一个人?让你那几个朋友也出来吧。”

那黑衣人苦笑着点了点头,接着他吹了一个口哨。随后从各处的黑暗之中便陆陆续续的走出了几个人。

见人到齐后,黑衣人拱了拱手,说道:“大师,这是皇上的御命,还请大师谅解不要让我等为难……”

张初三撇了他一眼,说道:“我要是想为难你们的话,你以为能一路跟我到剑南道?我现在有事,你们准备一辆马车送我进京。”

黑衣人点了点头。面上露出了一丝喜色,毕竟谁也不想在异国他乡守着一个和尚不是。

于是他挥手让两个人前去准备,过了大概两个时辰,二人就赶着一辆马车走了上来。

张初三见状坐进车内。随后一行人趁着夜色便下山奔京城而去。

随后大概过了一个月的时间,一行人才日夜兼程的赶到了京城,到了大明宫后,张初三持玉佩直入含元殿。而听闻有人持佩而入的消息后,李隆基屏退含元殿所有侍女太监后,才在门口迎着张初三拜道:“恩师一来我心里顿时有一块巨石落了地呀!”

张初三冲着李隆基笑了笑,说道:“这也不过几个月的时间而已,这次来。我是有件事想要请你帮忙的。”

李隆基听完顿时摇了摇头:“恩师所托,那里需要用请!”

张初三点了点头,接着他俯身在李隆基的耳旁轻轻的说了几句话,李隆基听完后震惊不已。半饷,他听着张初三颤抖道:“恩……恩师您……”

张初三摆了摆手,毫不在意的说道:“我心意已决,你就不要劝我了。”

沉默了半饷,李隆基一咬牙,说道:“好!我一定要让洛阳遍布佛寺,让青衣江竖起一尊大佛,但是恩师您……歇歇吧!”

“不了……”张初三笑了笑。说道:“我下午就走,一路上我听闻黄河中下游发生蝗灾从而赤地千里,我去那里看一看,能多积累一丝福业我就要多积累一点,毕竟我时间不多了。”

李隆基面色黯然的点了点头,接着二人在后殿吃了一顿饭后,张初三就马不停蹄的继续赶往黄河下游去了。

待张初三走后,李隆基在原地愣了半饷,最后他登上城墙看着张初三越走越远,不禁叹道:“这蔣明君到底是何方奇女子呀,居然值得恩师如此为之……”

接着,他向旁边的小太监招了招手,说道:“给朕准备明天早朝的议题,一,尽快治理黄河蝗灾,二,兴修佛寺,佑我大唐!”

说罢,他看向远处已经成为一个小黑点的张初三,喃喃道:“这次……就不用再派人保护他了,恩师……比我们任何一个人看的都开,我要是遨游九天的龙的话,那他就是随心所欲的风,抓不住,握不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