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二章 我大唐的敌人/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那些猛兽相互看了一眼,随后才不情不愿的跟在二人的身后。

慕容云三和张初三一直走到深夜,到最后慕容云三升起了一堆篝火,然后看向已经平静下来的张初三,问道:“小子,我看得出你心里有事,到底你犯了什么弥天大祸才沦落成现在这个样子呀。”

张初三闭目摇了摇头,说道:“颠覆了一个王朝的掌舵人,这算弥天大祸吗?”

“你这……”慕容云三无语的看了看张初三,说道:“算了,不管怎么样我肯定保你生前平安,接下来你想去那?我来给你带路。”

张初三想了想。才摇头茫然道:“我也不知道……总之,就这样一路往下走吧。”

慕容云三点了点头,接着他用树枝捣了捣篝火,待火苗更大后。他才一脸愧疚的盯着张初三的眼睛,最后他摇了摇头,没好意思再说什么。

接下来的两年里,我看着慕容云三和张初三走遍了大部分的唐朝地域。而两年前的黄河中下游蝗灾,则因为朝廷的赈灾及时而很快恢复了以往的生息,张初三一路上降伏的凶兽也被集中关押在某个地方了。

用张初三的话来说,杀了它们是犯了杀戒,而放了它们又会祸害无辜,最稳妥的办法就是把它们关押在一起。而对于张初三的做法,慕容云三总会说他妇人之仁。

但是我在旁边看的出,随着相处时间的越来越长。那慕容云三和张初三的关系也越来越好了,甚至有时候我感觉他们都是爷孙。

但是好景总是不长的,两年的时间里,张初三的外貌虽然没有发生任何改变,但是其精神却是越来越疲惫了,当有一天他昏倒在路旁时,醒来之后他第一句话就是:“是时候了……回洛阳吧。”

接着,经过一个月的长途跋涉,慕容云三和张初三终于赶到了洛阳,在城门口通报后,李隆基前来第一道宫门迎接,见到李隆基,张初三第一句话就说:“我快不行了……”

李隆基原本喜意弥漫的脸顿时僵住了,他张了张嘴,说道:“恩师……您……”

张初三咳了两声,摆了摆手说道:“我明白你的意思。但是人生哪有不散的宴席呢,我让你准备的事情你处理的如何了?”

李隆基虽然很悲伤,但是他依旧强打起精神,说道:“事情已经处理的差不多了,我调动了江南六道共五十万名民夫,这三年来虽然大佛的外部还在规划中,但是内部建设已经处理的差不多了,不过在修筑的过程中有人意外的发现了一个地底湖泊。所以到时候恩师您可以利用一下,不过在修筑的过程中,发生了一件事情……”

张初三皱了皱眉,问道:“什么事?”

李隆基叹了一口气,说道:“青衣江不知道什么时候忽然出现了一条邪龙,这邪龙到处毁船破堤已经有数千人遇害了,最主要的是这邪龙体型庞大,即便是最强大的楼船在它面前都不堪一击,如今因为这条邪龙的存在所以剑南道的水运已经被迫停泄了,可是最严重的是因为水运过不去,乐山大佛的建筑公期已经被无限延后了。”

张初三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接着他回头面向慕容云三,说道:“云老,你有把握处理那条邪龙吗?”

“邪龙?这玩意我还真没听说过。”慕容云三犹豫了一会,说道:“那条邪龙体型究竟有多大?”

李隆基听到这挥手屏退了两侧的侍卫和宫女,随后才说道:“据说那条邪龙体长达上百丈。微微一翻身就会让货船倾覆。”

慕容云三颇有些为难的摸了摸下巴,说道:“这种大家伙估计我也搞不定呀,除非你们能事先准备一个巨大的锁链陷阱,然后我过去把它给引过来。只有这样才有成功的把握。”

李隆基想了想,随后点头道:“行,这件事就叫给我了,我会让军械司尽快组装成样品出来的。不过时间应该要两个月才行,毕竟邪龙的体型实在是太大了,一般的锁链根本困不住它。”

“好……”张初三咳了两声后抹了抹嘴角,说道:“趁着这两个月,我要去办一些事情。”

“恩师您……”李隆基面露忧虑之色,随后他看向慕容云三,说道:“这位老爷子,我派人准备好了晚宴。要不你先过去入席?”

慕容云三看了二人一眼,随后点头向宫殿内部走去。

待慕容云三走后,李隆基看了看张初三的眼睛,问道:“恩师,您的眼睛?……”

“无妨……”张初三摆了摆手,笑道:“虽然眼睛瞎了,但是我人还没有废,你也不用太过忧虑。”

“是谁?!”李隆基一听顿时龙颜大怒。说道:“恩师您一定要告诉我!这普天之下谁敢动你,就是和我大唐为敌!”

“诶……”张初三叹了口气,说道:“有些事你可以帮我,但有些事就连你也无能为力了,其实你如今这样我已经很欣慰了,隆基,之前我教给你的策略是和人斗,而我不行,我是和天斗,如今我时日无多,日后的路还是要靠你自己走了,我只能送给你八个字。不忘初心,方得始终。”

李隆基愣了半饷才点头道:“恩师之言隆基不敢不听,只是还请恩师在京城多住几个月吧!不然隆基心里不好受。”

张初三摇了摇头,苦笑道:“不行了,人一旦快走到尽头的时候,时间总是不够用,因为还有许多事都没有做完,许多话都还没说的出口。所以我现在就是要去把这些事的首尾给处理干净,所以你就不要再劝我了。”

李隆基黯然的点了点头,随后说道:“那恩师再多住几天吧?”

张初三笑了笑,这次没有再拒绝。

之后的几天里。李隆基特制了一副盲人也能用的棋盘,而且因为张初三下棋慢,所以李隆基一连罢了好几天的早朝,最后等张初三走后,他更是送到了洛阳城外。

当张初三的马车消失在地平线后,李隆基呆呆的站在那里许久都没有说话,其实他的这种心理我也能够理解,毕竟二人一起相处了二十多年,张初三从一开始被李隆基看好的门客,慢慢成为了他的心腹,最后又成为了他的恩师,到最后说是亦兄亦父都不为过了。

“皇上。该回宫了……”旁边的小太监一边把一件绒毛披风披到李隆基的肩上,一边开口劝道。

李隆基叹了一口气,说道:“朕虽为帝皇,可终究逆不了天呀。”

说罢。他俯身在小太监的耳旁说了一句话后,才下令返回大明宫。

而此刻在张初三的马车内,慕容云三啃着一只鸡腿还翘着二郎腿满嘴油光的看向张初三,说道:“我说初三呀,这皇帝老儿对你不错呀,甚至就因为我是你朋友就可以不用下跪,你为什么还要自己亲自出去,而不让他给你帮忙呢?”

张初三摇了摇头,说道:“之前已经寻找了十几年,但是收获却不大,那条路已经走不通了,倒是云老你……对付那邪龙有把握吗?”

听到邪龙的事情慕容云三也罕见的严肃了下来,随后他抹了抹嘴,严肃道:“如果那邪龙真的是所言非虚的话,那这还真的是一个硬点子,最起码我对付它也只能堪堪自保,但是现在我们还能见到邪龙的面,说这一切也仅仅只是猜测而已。”

张初三点了点头,但是随后他有些疑惑,说道:“我在青衣江也生活了十几年,可是从来没有听说过青衣江有什么邪龙呀,怎么今年就忽然冒出来了一条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