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三章 有缘无份/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慕容云三沉思了一会,才说道:“这里面估计有猫腻,反正到时候去了我们再看吧,不过……我们现在去那?”

张初三笑了笑,说道:“放心吧……不远。”

慕容云三点了点头,接着拿起鸡腿又啃了起来。

至此,画面到这里就结束了,但是看完后我心里的疑惑不仅没有解开。反而更加让我困扰了。

其实慕容云三的身份我早就猜到不一般了,所以即便知道他是旱魁的时候,我心里也没有太大的惊异,但是真正让我吃惊的是,原本我以为乐山大佛是用来镇压那些凶兽和邪龙的,但是如今看来似乎和我的想法有些出入,因为在邪龙出现之前,乐山大佛就已经开始修筑了,可是这用途到底是什么呢?

这时我心里有了一个异常可怕的猜测,所以我只是想了想,就没敢往下面继续深思了,毕竟如果这是真的话,那么唐代张初三这个人就真的太狠了……

心里按耐下这个猜测之后,我便耐心继续往下看了去,只见这次的画面和之前所在的地点都不同,因为张初三和慕容云三此刻竟然身处在一个古墓之中!而他们的面前有一具棺材被掀飞了棺材板,而棺材里面则有一具身穿红衣的女尸……

这女尸我并不陌生,因为她就是蔣明君……

只见蔣明君的尸体历经十余年竟然没有丝毫腐烂的痕迹,她面色苍白的犹如一张纸一样,那身红色的罗裙已经微微有些褪色,所以让她更增添出一些惊悚感……

“云叔,她在吗?……”沉默了一会,张初三问道。

“在是在,可是……”慕容云三咂了咂嘴,说道:“我说她肉身十年未腐你信吗?”

张初三点了点头,面色复杂道:“她因为间接背上了我的那些因果,所以投胎转世已经不可能了,所以她的肉身才不会腐朽,不过只要她的肉身在就行,我们可以慢慢想办法。”

慕容云三撇了一眼张初三,说道:“我说你也是真够怪的,没事寻找什么九世铜莲呀,那玩意是你能碰到的吗?历朝历代多少帝王都曾经寻找过九世铜莲,据说秦始皇当年派徐福去海外求寻长生不老药其实只是一个幌子罢了,真正的目的应该就是找寻九世铜莲,可是即便是秦始皇都没能找寻到九世铜莲。你一个小和尚成功的几率你感觉大吗?真是可惜了你的十年布局,最后都成了一场空呀。”

张初三面露苦涩,最后他轻声道:“这事以后再说,你帮我把明君背着,我们随后一起回青风寺。”

慕容云三白了张初三一眼,说道:“老头我又不是你的傀儡和仆人,凭什么让我去搬呀?”

埋怨了一句后,慕容云三还是把蔣明君的遗体给抱了出来。接着一人两尸就出了郡主墓,但是等他们走后我忽然发现了一个不寻常的地方,那就是蔣明君留在棺中的陪葬品外,除了一些金银财宝还有一个玉佩!

这玉佩我异常的熟悉,因为那就是蔣明君送给我的那块,随后一联想到唐代张初三的失败,还有蔣明君一直在这郡主墓里待着的原因来看,我感觉这块玉佩其实才是蔣明君的真正栖身之所,而唐代张初三所带走的那具,不过是一具空皮囊罢了。

这时我不禁有些唏嘘,如果唐代张初三眼睛没瞎的话,那么也许会注意到这个玲珑玉佩,可是如今说什么显然也是迟了,只能说二人有缘无份了……

接着二人带着蔣明君的尸体便一路直奔剑南道了,当他们赶到青风寺的时候,七持和阁老闻讯也连忙赶了过来。等七持看到张初三紧闭的双眼时不禁一愣,随后问道:“初三……你的眼睛怎么了?”

张初三摇了摇头,叹道:“一路上被猛兽所伤,现在虽然已经失明。但是其他的已无大碍了。”

“没事,回来就好,回来就好。”阁老颤抖的走到张初三的身旁随后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这次回来之后。就别走了。”

张初三笑着点了点头,说道:“阁老放心吧,这次不走了。”

“好!”阁老笑了笑,说道:“走吧先进来。你的哪位朋友也一起来吧。”

接着四人就坐到了藏经阁三楼,张初三摸起桌上的一杯茶水笑道:“二位师叔,听闻青衣江最近出现了一条邪龙,是确有其事吗?”

面前的阁老点了点头。神色也异常疑惑的说道:“邪龙出现的那天青衣江忽然泛起了滚滚黄汤,把一段江水都给染的灰黄,自那天以后邪龙就出现了。”

张初三沉思了片刻,问道:“那它一般什么时候出没?有没有特定的规律?”

阁老凝神想了想,说道:“有,我记得邪龙喜欢在清晨和傍晚活动,对了,你问这个干嘛?难道你又要多管闲事了?”

“对了,你要是这样说的话……”七持犹豫了下,问道:“有关朝廷突然修筑乐山大佛的决定是不是和你有关?那里调集了那么多的民夫,每天挖出来的石料都快把青衣江给填了,可是那所谓的大佛却还没露出半点踪迹。你老实跟我们说,那里到底在谋划什么?”

张初三沉默了一会,随后坦言道:“没错,那里确实和我有关系,只是到底是为了什么我现在还不能告诉你们,等到时机成熟的时候我会把一切都说出来的,但是现在还不行,两位师叔,这次你们一定要全力帮我,能不能让明君入轮回就全看这次了。”

二人愣了一下,随后阁老反问道:“你别跟我说,你修筑这样一个工程就是为了让蔣明君入轮回?”

张初三沉默不语。但是态度显然已经是默认了。

阁老也跟着张初三沉默了一会,但是随后他叹了一口气,说道:“也罢,从小到大你都没有求过我们什么。既然这次你心意已决,那么我就帮你一把,说吧,要我们做什么?”

张初三随后低声向他们说了两句话。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别的什么原因,总之这句话我并没有听清,只不过阁老和七持听完后面色都变得复杂无比,半饷都没有说出一句话来。

过了会。张初三拱了拱手,说道:“那行,我就先走了,二位师叔在考虑一下吧。”

接着,慕容云三和张初三就走出了寺外,在门口的时候,身旁的慕容云三冷不丁的问道:“你不感觉,这样对你来说太残忍了嘛?你没有做错什么。但是为何要这样对待自己呢?其实那个蔣明君的事情我虽然没有经历过,但是身为一个过来人我认为你没有错。”

张初三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接着他忽然答非所问道:“云老,你能扶我去前面的那个山崖看一下吗?”

慕容云三愣了一下。接着他还是默默的把张初三搀扶了过去。

站在山崖旁,张初三用棍子向前探了探,问道;“云老,面前就是悬崖吗?”

慕容云三点了点头。说道:“是呀,这里就是了,你到底要干嘛?”

张初三笑了笑,说道:“站在这里可以看到青风寺的全貌,小时候我和明君经常站在这里俯视青风寺和青衣江,可是长大后,她也是在这里跳下去的,云老,你无法理解我的那种情感,但是人一生中,总要做几件问心无愧的事情不对吗?明君因我而死,死后更是因我而不能入那轮回场,于情于理我都不能坐视她变成一个孤魂野鬼,只要她能安稳,我便是赔上这一世又如何呢?”

“一世?”慕容云三盯着脚下的青衣江苦笑一声后,喃喃道:“这可不是一世呀,如果真的这样做,你永生永世都要受尽折磨……这样做,值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