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五章 千年前的交流/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真的!”慕容云三这时因为找到了办法,所以显得格外的激动,说道:“我刚刚摸到那畜牲的老巢去了,结果发现那里面有一枚蛋,而且看模样也即将孵化了,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那畜牲应该常年居住在地下水脉之中,只不过因为即将下崽。可能吃的有些不够,所以才游到了青衣江。”

张初三闭目沉思了一下后,才说道:“你这样一说还真的挺有道理,最起码根据邪龙之前的活动来看,它毁坏货船可能是因为之前没有见到过,所以认为它们会危及到自己的幼崽,这才大肆袭击货船的。”

“等等……”慕容云三皱眉看了看张初三,说道:“初三,你不会又心软了吧,即便这样哪有如何?这邪龙之前可是害死了好几千人的性命,每到晚上青衣江皆是一片水鬼不入轮回的哀嚎声,于情于理,我们都不能放过它,不然三江百姓以后恐怕会生灵涂炭的!”

张初三叹了口气,苦笑道:“好吧,你的意思我明白了,既然这样的话,你想做什么就去做吧。”

慕容云三点了点头,随后他露出了一个有些残忍的微笑,说道:“都说天上龙肉地下驴肉,今天我就尝尝这龙蛋是什么滋味!”

说罢他搓搓手,随后便猛地扎进了江水之中。

而我的视角,也跟随在了慕容云三的身上,随后只见这慕容云三并没有急切的去邪龙巢穴,反而是在一丛水草中安静的潜伏了下来。

这一藏就一直藏到了深夜,因为夜晚水面上有水鬼哭嚎,所以岸上围观的民夫皆已经散去,只有张初三一人盘坐在露出水面的一块巨石上遥望着夜晚下的青衣江。

过了会,那漆黑一片的水面上忽然亮起了幽幽鬼火,它们漂浮在水面上,密密麻麻犹如萤火虫一样,而且随之而来的是阵阵的求救声,惨叫声,这些声音犹如从远方传来的一样,显得有些断断续续而且声音很轻。

可是正因为如此,这声音才更叫人毛骨悚然。张初三望着这些鬼火眼神中不由有些悸动,于是他伸出手用一把刀子在手指上割了一个伤口,然后把涌出的鲜血滴在了水面上。

过了会,周围的水面忽然传来了哗哗作响的游泳声,犹如有条大鱼正在周围游荡一样。

最主要的是,这声音越来越多,越来越密集,到最后仿佛周围的水里全都是这种不明物体一样。但是其实只要结合民夫他们所说的话语而目前的地点就不难推断出,这些人其实就是那些水鬼。

面对犹如百鬼夜行的场景,唐代张初三神色依旧淡然,他从背包里掏出一个木鱼后,又用木槌缓缓的敲击着,嘴里还念念有词。

听到这声音周围的水鬼不由动作轻缓了下来,但是好景不长,只听一阵汹涌的水浪声袭来,随后巨石的边缘出忽然扒上了一只乌青肿胀的手!

接着一只浑身巨人观,看模样就能让人吓得三天睡不着觉的水鬼就爬了上来,接着它跑到张初三的面前和他对坐下来,看着一脸淡然连声音都丝毫不颤抖的张初三那水鬼愣了愣。说道:“和尚,你不怕吗?”

张初三停下诵经的声音,随后睁开空洞洞的眼窝,笑道:“怕,为什么要怕?”

看到双目失明的张初三那水鬼沉默了一会,说道:“可是那些人……都很怕我们呀,但是我们死后没有害过一个人,我们只是……有些想家了。”

张初三叹了口气,说道:“所以说,你们已经不能入轮回了嘛?”

水鬼点了点头,说道:“我们死后肉身都被邪龙给吞噬了,所以这才无法轮回转世,圣僧,我看您佛心大成,可否超度我们?”

张初三沉默了一会,叹道:“我如今佛心或许有了,但是佛业早已丧失殆尽,所以目前应该是对你们无能为力了,不过你们相信我吗?”

“相信呀,为什么不相信。”那水鬼苦笑一声。说道:“毕竟我们能有什么好被您欺骗的呢?您有什么办法只管说,我们一定照做。”

“很简单……”张初三的嘴角扯起一个意味不明的笑容,说道:“我如今寿元无多已经快要死了,但是你们在一个地方等我一千年,千年后我会回来解救你们,到时候你们全都可以超脱,这个赌注,你敢不敢下?”

此刻我没有注意到别的什么东西。因为我已经被他话语中的意思给震惊了,千年后我会回来,这句话究竟是什么意思,难道张初三在千年前就已经预测到我的到来了?

正当我有些懵比大脑也一片空白的时候,那张初三忽然转过头随后看了我这边一眼,接着他轻轻的摇了摇头,随后便若无其事的转过了头去。

我脑海中轰的一声炸成一团,他这个动作到底是什么意思?难道他知道我在这了?可是这怎么可能,这只是一个梦,或者说是唐代张初三设定的一个幻境罢了,他怎么可能有自我的意识?……

这究竟是一个巧合,还是他真的发现我了?为了验证这个问题,我走到张初三的身旁随后在他眼前晃了晃,跳了跳,但是他一脸淡然的表情让我心里一安,刚刚我应该是多想了。张初三可能是对别的什么东西摇头……

虽然这个解释连我自己都不信,因为此刻四周全是江水,而且已经被水鬼包围,唐代张初三闲着蛋疼。对一个陌生的水鬼摇头?

可是相比于唐代张初三在千年前就预测到我的到来这个解释,我还是比较相信唐代张初三只是闲着蛋疼了……

接下来,我强打起精神继续看去,以期盼能发现一些新的什么线索,但是让我没有想到的是,这水鬼居然答应的无比的干脆,说道:“行!反正要么苦等下去,要么被天道打成一捧劫灰。我们何不拼一把呢,大师您既然这样说了,那我们就听您的。”

“哦?”张初三似笑非笑的点了点头,说道:“你就这么信我?”

水鬼点了点头,笑道:“什么能看透佛心之类的借口自然都是假的,可是我感觉,一个和尚能三更半夜的和一群水鬼在这里相对而坐,无论如何这个人都不一般,值得我们去拼一把。”

“哈哈哈!”原本一直淡然的张初三忽然捧腹大笑,说道:“行!既然这样的话到时候我就带你们走。”

这时他擦了擦眼角,说道:“我现在还需要处理一些事情,你们就先退去吧,这件事情你们帮不上忙,所以也不要询问,一个月后的今天,我会来这里带你们走的。”

那水鬼一听倒也干脆。一头扎进水里发出一阵尖叫后,围绕着唐代张初三的那群水鬼就自主散去了。

待水鬼走后,张初三摸着岩石走到了边缘处,随后他伸出一只手摸了摸下面的江水,说道:“这水好冷……明君,当初你感觉呢?冷不冷……”

看着唐代张初三这样我心里又是微微的一沉,不知道为什么,我特别想去和他说说话,于是我犹豫了一下后,摘下腰间的玲珑玉佩就坐到了他的面前,说道:“这位……初三哥,你我虽然同名同姓,虽然长相一致,虽然性格相同,但是我认为我们还是两个不同的个体,至于蔣明君你不需要再担心了,她现在正在修养,没有谁能够伤害她,如今我已经找到了三片铜莲瓣,未来我还会找到更多,甚至凑齐铜莲瓣,到时候我一定会让蔣明君重活一世,不负你这一番苦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