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七章 最有望成佛的一人/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对!要是放任它不管,我们还不知道要死多少人呢!”

人群中一片喧哗,甚至很多人都开始持刀去劈砍邪龙了,但是那坚固的鳞片反而震的他们虎口发裂。

“都让让!大师来了!”

听到这句话,那些人都齐刷刷的闭上了嘴,随后人群中分开一条道路,张初三和抱着龙卵的慕容云三都走到了邪龙的面前。

看到慕容云三邪龙发出一声闷哼,这让许多人都惊恐的退后了两步,生怕邪龙突然暴起害了他们的性命。

慕容云三不屑的看了身后那群人一眼,随后冲张初三说道:“那些人说的也有道理,干脆把它杀了吧?不然就算把它镇压了,以后万一再跑出来就没人治的住它了。”

张初三没有说话,他走到邪龙的身旁看了看它,此刻邪龙仿佛自知性命难保,所以它目光流露出了一些哀伤,而且用祈求的眼光看着慕容云三和他手里的那枚龙卵。

“你感觉,它真的错了吗?”看了邪龙一会后,张初三忽然回过头看向慕容云三。问道。

慕容云三愣了一下,问道:“你什么意思?”

张初三忽然叹了一口气,说道:“人食万物,为何有一物食人反而就罪无可恕了呢?究其原因,不过是我也是人族罢了,既然同为人族,自然要捍卫本族的利益,不过念这邪龙不过是为了饲养幼崽加上灵智不高才祸害青衣江,这样的话我打算镇压其一生,永不出江,这个决定你感觉如何?”

慕容云三犹豫了下,才点头道:“嗯。可以是可以,但是将来有一天万一它又跑出来了呢?那怎么办?”

张初三思考了一下,随后他居然不顾生命危险走到了邪龙的面前,接着他摸了摸邪龙的头,说道:“我可以放了你和你孩子一命,但是作为你之前祸害青衣江的代价,从此你只能戴着锁链而活,一生不能入青衣江,这个决定你接受吗?”

邪龙眯了眯猩红的眼睛,随后它从嘴角喷出一股白气,并缓缓的点了点头。

张初三满意的站起身来,随后他看向慕容云三,说道:“你把龙卵给我。”

“什么?!”慕容云三愣了下,说道:“就这往你就把蛋给它?万一它反悔了呢?那我们之前的准备岂不是竹篮打水一场空了?这畜牲上了第一次的当,可不会上第二次了。”

“没事。”张初三毫不在意的笑了笑,说道。

慕容云三死死的盯了张初三一眼,随后他无奈的把龙卵放到了邪龙的面前,说道:“行行行,随便你,到时候出了问题我可不会再帮你了。”

邪龙愣了愣,它不敢置信的看了张初三一眼,随后它小心翼翼的伸出舌头把卵收进了口里,接着轻轻的用头蹭了蹭张初三,连那猩红的眼睛都变得柔和了许多。

张初三笑着摸了摸它,轻声道:“你去吧,过段时间我来接你,以后你就不要再随便吃人了,青衣江鱼虾很多,足够你供养幼崽了。”

邪龙点了点头,接着它戴着锁链,一步一步的走向深水区,走了一会后,她忽然仰头向着天空怒吼了一声,在灯光的照耀下,它全身的鳞片散发出亮如白雪的光芒,而且那庞大的身躯。还有四只满是肌肉的腿,让它犹如一只远古魔神一样狰狞。

接着,它便一头扎进了深水里,尾巴几个摆动就消失的不见踪影了,现场随后只剩下锁链被不断拖拽的哗哗声了……

张初三站在河岸向远处看了片刻,接着看着身旁的慕容云三,问道:“内部修筑的怎么样了?”

慕容云三点了点头,回答道:“大部分都已经竣工了,连那太平公主的陵墓都修筑好了,大概只要两个月内部工程就能彻底竣工了。”

张初三点了点头,不过随后他叹了一口气,说道:“我为了一己私欲修筑了这乐山大佛。不知后人会如何评价我呀。”

“哈哈哈哈!你想多了!”慕容云三笑了几声后,说道:“李隆基那小子已经说了,这里的真相在正史不会留下一丝痕迹,甚至连野史都已经被金吾卫给把控住了,再等几十年,这里的真相就会被人淡忘,随后了无尘埃。”

张初三颇为落寞的点了点头,接着他好似想起了什么,问道:“李令月呢?这段时间没再闹出什么事吧?”

慕容云三摇了摇头,说道:“上次李隆基把她从地宫内移出来后,就一直停在青风寺了,这几天好似安静了下来,再也没有在洛阳那么闹腾了,这样一来,李隆基那小子也能睡个踏实觉了。”

“还有一个月呀……”张初三深深的吸了一口江风,惆怅的说道:“到时候云老您就解脱了,这段时间多亏您的照顾呀。”

慕容云三沉默了一会,随后叹道:“到时候再说吧。现在不要再想这么多。”

张初三点了点头,接着二人就在江边站了一会,随着江风越来越大,张初三紧了紧身上的披肩,随后便和慕容云三一起回去了。

画面到这里后,便戛然而止了,我在原地思考了一会,忽然感觉有些空虚,因为这一场梦给我解开了太多的疑惑,但是也增添了一些新的疑惑,就比如,当时唐代张初三对我做的动作,究竟是有意的,还是无意的呢?

想了一会后,我依旧没得到答案,最后我只能放下这个疑惑,继续看向新出现的场面。

这次出现的地方唐代张初三不见了,但是七持。阁老,慕容云三这几个人但是一个不落,他们三人盘坐在藏经阁三楼的矮桌旁,因为风的原因,桌上的烛光不断的摇晃,把三人的面色照射的阴晴不定。到最后七持率先打破沉默,说道:“初三他的身体真的已经快要不行了吗?”

慕容云三点了点头,声音有些烦躁的说道:“他的面容虽然不变,但是内里实则已经油尽灯枯了,最多一个星期,他也就要走了。”

“你们不能劝劝他吗?”阁老沙哑着嗓音。说道:“初三这孩子如果真进去了,那么他就真的完了,连投胎转身的机会都会丧失掉,甚至说……哪怕魂飞湮灭对他都是一种奢侈的结局了。”

“你劝的动?”七持冷不丁的反问一句,随后看着哑然无语的阁老继续追问道:“你信不信,现在只要能让蔣明君复活或者重入轮回,哪怕在初三面前放一万个人,让他一个个杀过去,他也会做的,最主要的是,他不仅对别人狠,对自己也是毫不留情。我真的不应该说蔣明君如何如何了,能让初三变成这样,可见她也有极大的魅力呀。”

“诶……”慕容云三叹了口气,说道:“劝又劝不动,而且我们也没理由劝他呀,事到如今,究竟该怎么办呢?”

“老阁。”七持忽然冲着阁老问道:“我今年多大了?”

阁老沉默了一会,说道:“应该有89了,怎么了?突然问这个问题。”

“没什么……”七持舒开眉头笑了笑,说道:“原来我已经这么大了呀,反正也没几年好活了,我就去里面给初三扫扫墓。看看门吧。”

“老七,你……”阁老愣了一下后,说道:“你可要想清楚了,一旦选择了,你也就没回头路了。”

七持笑着点了点头,说道:“没事,我已经没有几年好活的了,进去后初三万一寂寞了,我还能陪他说说话。”

阁老沉默了一下,随后也笑了笑,说道:“你这老小子还真行,照你这样说的话。我也进去深研佛法了,毕竟跟你斗了几十年,这事可不能让你抢了先。”

七持和阁老相视一笑,彼此都默契的没有再说什么。

倒是慕容云三沉默了一会,说道:“张初三有你们这几个长者,真是他的福气呀……”

七持深有同感的点了点头。说道:“是呀,这小子上辈子一定是活佛转世,不然这辈子也太幸运了。”

七持说罢,三个人皆发出几声笑声。

但是,三个人皆没有注意到的是,在二楼楼梯口,张初三愣愣的站在那里,当里面的人交谈结束后,他轻手轻脚的下了楼,随后走出青风寺跑到了山崖上。

坐在悬崖上,张初三愣愣的看着远处的青衣江不知道在想着什么,过了会他忽然流出了一滴眼泪……

就在他暗自感伤的时候。从远处忽然走来了一个人,他走到张初三的身旁,坐在地上后扭头对张初三笑了笑,说道:“怎么了,这么晚了为什么还要一个人出来?这里风大。”

张初三暗自擦了擦眼角,随后他睁开眼睛,露出一个空洞洞的眼眶,对来人笑道:“为什么我没有眼睛,却偏偏能哭呢?”

来人拍了拍他的肩膀,沉声道:“你没了眼睛,可是你还有颗赤子之心。”

张初三默默的点了点头,随后坐在山崖上半饷都没说话。

倒是那人。沉默了一会忽然问道:“初三,你有没有恨过我呀?”

“恨你?”张初三愣了一下,忽然问道:“云老,为什么这样说呀。”

慕容云三叹了口气,说道:“那时正是我桀骜不驯之时,因为一时意气要了你的一双眼睛,说实在的,这几年我一直有些愧疚。”

张初三摇了摇头,笑道:“不呀云叔,当年刚没了眼睛的时候我确实有些不适应,但是后来我发现,没了眼睛。用心一样可以去看万物,尤其是看人,你别看我没了眼睛,但是任何人的好坏我都能分辨清楚,而且我一直感觉明君就在我的身旁,她或许在身后跟着我,或许在前面等着我,总之,没了眼睛之后我看这个世界更加的真实了,而且我的心也越发宁静了。”

慕容云三一脸惊恐的看着张初三,因为在说出这番话的时候,张初三的身后居然浮现出了一道光轮,将他映衬的有些像是九天真佛一样祥和。

可是当张初三说完后,他身后的光轮就消失殆尽了,但是这丝毫不能减少我和慕容云三的惊讶,其实坦白的说,如果张初三不是因为蔣明君因爱入魔的话,他的未来绝对无法限量……因为,他很可能是世界上最有希望成佛的一人!

“初三……”待张初三说完后,慕容云三脸色复杂的叹了口气,说道:“你说,上天为什么要给你这么多的磨难呀……”

张初三脸色淡然的摇了摇头,说道:“谁知道呢……云老,您能答应我一件事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