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八章 永跪佛前/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慕容云三点了点头,问道:“说吧,你还有什么未了的心愿。”

张初三想了想,说道:“恭亲王为人通情达理,即便明君死后都没怎么怪过我,如今他已六十多岁,在朝中还被政敌针对,不过这个我可以请李隆基帮忙,但是他的人身安全我想拜托你,最起码保他一生平安。”

“你还真会难为人呀,杀人我行,但是保护人……”慕容云三咂了咂嘴。最后点头道:“也好,毕竟那个小女娃娃你天天挂在嘴上,老爷子我也有点喜欢了,既然是她的父亲,还没有刁难过你,那我就替你护他一生,不过我也有个条件。”

张初三愣了一下,随后问道:“您说,只要我能办到。”

“放心,这对你来说,不过是举手之劳罢了。”慕容云三笑了笑,说道:“我生前有一儿子,结果待我不好,即便村里人要杀我时,他也冷眼旁观,最后我葬进火龙噬尸穴,埋土十年成为旱魁,出来后我满腹怨气,屠灭一村后本想远遁山林,但是没想到还没来得及走就遇到了你,虽然你这小子走时死脑筋,但是心地不错,你死后老爷子我也不知道能去那里,所以想在大佛里面向你讨个地方,到时候我便能安心修炼了。”

张初三沉默了一会,说道:“云老,您不必如此的。”

“你小子别自作多情!你以为我是为了你呀?”慕容云三撇了他一眼,说道:“只是……我真的不知道还能去那里了,旱魁一族虽然强大,但也被天地所仇视,最后多半都会莫名其妙的夭折,所以我想借你那里,躲避天谴。”

“可是……”张初三犹豫了下,说道:“您一旦进去了,再想出来可就难了。”

“我知道。”慕容云三不在意的点了点头,说道:“大佛头上坐,自然难出来,但是我要是能出来,那就无所畏惧了,当然了,我要是出不来了那也没什么,与其在外被天道雷劫劈死,还不如在外消亡。”

张初三低头沉思了一会,随后便点头答应了下来。

慕容云三想了想,接着把手里打着的一件披肩给张初三披上,接着二人就这样默默的面向远处的鸣山城。

看着看着,张初三忽然问道:“云老,那边的灯火美吗?”

慕容云三默默的向那边看了看,鸣山城此刻城中只有点点灯火,看起来无比的寂寥,但是他想了想,说道:“美呀,很美。”

张初三点了点头,忽然无比憧憬的说道:“当年洛阳灯会的时候真美呀。那时候坐在山头遥望洛阳城,那里面一片灯火通明,真是美不胜收,相比之下,鸣山城的灯火还是要略输一筹。”

慕容云三轻轻的叹了口气,随后他拍了拍屁股,轻声道:“回去吧,夜里风寒。”

张初三默默的站起了身子,随后便跟着慕容云三走下了山峰。

接着,画面便定格在了他们的背影上。

此刻我还没有回过神来,不知道为什么,虽然在巫显我也曾经经历过幻境。而且那次的时间比这次久了许多,但是也没有带给我这样的感触,在梦里这么久了,我不知不觉就沾染上了一丝唐代张初三的影子,其实看到这里我也能够体会唐代张初三为什么要设置这样一个幻境了。

其实说起来也很简单,那就是让我明白,得之不易,有便珍惜……

这次我非常平静的等待着最后的一幕场景,因为该知道的我都已经知道了,接下来就是落幕了,我很好奇,好奇唐代张初三究竟会以一个什么样的方式收尾。

没过多久,我就等来了最后一幕场景,这次的场景出现在一个黑暗的空间里,不过虽然黑暗,但是我却能看到不远处的张初三,这种感觉很怪,但是不等我多想。面前的张初三却动了。

此刻的张初三跪在一尊佛像的面前,这时他抬起了头,看着面前的佛像忏悔道:“弟子张初三在此悔过,一,插手凡间政事,让皇权颠覆无数人因我而死,二,杀生颇多,虽大多是凶禽走兽但双手已满染鲜血,三,本是僧人却不专佛事,让清风主持蒙羞。四,教唆别人为了皇权杀人,李令月虽非我所杀但却因我而死,为了弥补以上四罪,弟子愿长跪佛前百年不入轮回,只望我佛慈悲能够宽恕蔣明君。”

说罢,张初三就拿出一注香,点燃后插进了面前的香炉之中,接着就闭着眼静静的等待着结果。

然后这注香没燃多久,从中就发出一声轻响,然后便折成了两段!

张初三见状沉默了片刻,接着他轻叹了一口气。喃喃道:“究竟为何?我为佛教修筑佛寺,仅洛阳便有一万一千座,在我的宣传下,上至皇帝,下至百姓皆信奉佛教,在大唐,佛教已成国教,而且三年前的蝗灾,也是因我而被及时扑灭,旱魁慕容,也是因我而被感化,祸害三江的邪龙。也是因我而被降伏,这么大的功德,我只想换一人平安,为何你就是不肯成全我?”

面前依旧是一片死寂,张初三见没有人回应,便又发疯一般的站起身来,冲着面前的佛像大吼道:“为什么?!为什么?!你告诉我!我付出了这么多,究竟得到了什么?!”

“昂!!!”

仿佛是为了应和张初三,远处的湖中邪龙也发出一声怒吼,但是这一切消沉下去后依旧是无尽的死寂和落寞,渐渐的,张初三低下头让我看不清他面上的表情,但是很显然的是,他周围的气氛突然变得阴冷而绝望,让人不由心生恐惧。

但就在这时,面前的三脚香炉忽然塌了一脚,然后里面的香灰便洒满了一地,这些香灰犹如被风抚动一样。在地上凝结出了一行大字。

名,我不欲,利,我不需,唯有诚,奈何君无。

张初三愣愣的看着这几个字。半饷,他忽然自嘲的笑了笑,说道:“早不说,晚不说,如今一切都已成定局,你却终于出现了。”

接着。他把头深深的埋在了地上,而且从眼角还流下两行血泪,说道:“求求你……放明君一条生路吧,我可以不轮回,哪怕魂飞魄散我也无怨无悔,只求明君能安稳一世,毕竟这一切都是我咎由自取,但是和她无关……我一生只后悔过一件事,那就是太过在意世俗,如今我已无惧,只求佛祖能应我一愿,待她轮回后,能找一个和我很像很像的人,代我去照顾她,把我亏欠她的,都,都还给她,弟子张初三愿永跪佛前。来换这一愿。”

接着,唐代张初三就彻底没了声息,我愣了半饷,没想到他居然会以这样一个方式收尾,待他死后,地上的那行大字忽然被风吹去。随后凝成新的字迹。

何苦哀哉

接着,空中就忽然传来了一阵若有若无的歌谣,这声音我很熟悉,正是蔣明君的声音,此刻蔣明君轻哼着歌谣,那歌声从四面八方飘来。歌声中还带着浓浓的哀伤,地上跪着的张初三听到这首歌后嘴角微微上扬,随后从眼中流下了两行清泪。

同一时间,大佛内部的阁老放下了手中的竹卷,他看向张初三所在的位置轻轻的叹了一口气,随后便缓缓的倒上了两杯浊酒。

而看守死门的七持也听到了这阵歌谣声,他愣了半饷后,喃喃道:“可惜了……”说罢,他就闭上眼睛开始诵经。

而在大佛外的青衣江上,因为邪龙被降而重新恢复了以往的繁华,此刻在河岸旁停靠着一艘小船,在小船内部有一张矮桌,桌子旁一个外表威严却又俊朗的年轻人正在一杯一杯的饮着清酒,此刻他旁边站着一个青衣小厮,青衣小厮看了眼窗外的天色后,对着年轻人忧虑道:“皇……公子,天色已经不早了,我们回去吧。”

那年轻人刚想拒绝,就听到了天边传来的那若隐若现的歌谣,闭眼沉醉了一会后,他睁开眼,看着还在愣神的青衣小厮说道:“行了,回去吧。”

而恭亲王府外,失去了玲珑郡主的恭亲王府恢复了以往的门庭若市,因为刚在前不久,在宫廷政变中站错位置而受到冷落的恭亲王忽然被皇上格外的宠信了起来,甚至几次都被叫到御书房和圣上弈棋,如此明显的风向转变一方面让众人不解的同时,许多聪明人则已经开始行动了起来,而恭亲王府的马棚里,一个年已七十的车夫忽然看了眼天空,愣了一会后他唾了一口,喃喃道:“这么早就走了?也是,信这种佛哪有不死的道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