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章 终得解脱/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心里打定主意后,我将目光放向了周围,但是看了一圈后我愣是没看到金大发他俩在那,心里正焦急呢,身后忽然有个人冷不丁的拍了我下,说道:“初三……邪龙这样是你弄的?”

我吓了一跳,随后回头一看才发现那人正是金大发,我松了口气,点头道:“是呀,我也没想到发丘指的威力会那么大,真是让我有些意外。”

金大发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说道:“现如今看来。发丘一脉的秘密还真是多呀,即便天官印本身就有许多的谜团,更别说发丘指和其他秘技了,初三。没事的时候你要多探查探查,说不定对你的未来会有所帮助。”

我点了点头,但是心里却隐隐有些抗拒,因为发丘一脉的秘技实在是太过阴暗了。比如那天官印虽能避邪,但是根据发丘经上的记载来看它可以驱使百鬼,更不用说发丘指的本身就是和死亡之花沾边的东西,所以即便不用猜,也能得知这一切的源头究竟是个什么性质的东西了。

基于以上几点,我内心深处真的不想和这样的东西扯上关系,但是不容我多想,墨兰便也钻出水面向我们游了过来。

她默默的注视了一下那还在燃烧的邪龙尸体后,便扭头冲我们说道:“先回岛上休息一下吧,刚才我们的体力都下降的有些厉害。”

我点了点头,经过刚才惊心动魄的一,我的四肢到现在还有些发软,随后我们三人便重新回到了圣岛上,当我爬上去后,立马就躺在地面上一动都不想动了。

歇了一会后,我重新坐起来向邪龙那边看了过去,只见此刻邪龙的身躯已经燃烧的差不多了,连身体表面的黑火都小了不少,默默的看了一会后,面前的湖水中忽然传来了一阵水声。

旁边的金大发听到这声音后立马一个鲤鱼打挺坐了起来,仔细倾听了片刻后他的面色才一松,说道:“没事,是那群水鬼。”

然而此刻我心里一紧,因为如何超脱那群水鬼的办法我还不知道。就算它们不怪罪我,我心里还依旧是很愧疚。

然而当那群水鬼出现在浅水滩后纷纷把脑袋伸出水面,接着便一言不发的看着我们。

见到这幕金大发咽了口水,说道:“初三,它们这是要干嘛呢?……”

看着黑压压的一片脑袋我的心里也有些紧张,但是不等我开口问它们,那群水鬼就忽然张开嘴,随后用早已坏死的声带发出一阵略显嘶哑的恩恩声。本来这应该有些怪异的,但是当所有水鬼都纷纷应和的时候,这歌声居然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沧桑感。

听着这歌声我总感觉有些耳熟,凝神想了片刻后我才发现,这正是在幻境落幕的最后一刻所出现过的歌声。

如果说蔣明君的歌声让人有种鼻子发酸的感觉的话,那么这群水鬼的歌声便让人感觉有些唏嘘了。

经过千载时光,许多水鬼忍受不了岁月的寂寞大多都已自杀,而剩下的这些水鬼能坚持到如今也都是为了那一个承诺而已,它们的歌声中没有怨恨,但也并不淡然,只有一种浓浓的疲倦和沧桑感,就在我沉浸在这歌声里的时候。我兜里有一样东西忽然变的滚烫起来。

我把那东西掏出来一看,发现正是佛祖骨舍利,我看了看舍利再看了看水鬼,忽然明白究竟该如何超脱它们了。

但是此刻我内心陷入了纠结之中,如果把舍利交给了水鬼们,那唐果应该怎么办?如果不给它们,那对它们岂不是太不公平了,苦等千年却换来了一场空。即便是我也不忍心这样做。

旁边的金大发此刻显然也明白了什么,他走上来拍了拍我的肩膀,随后便一个人坐在地上愣愣的发着呆。

当水鬼们唱完歌后,它们将目光转向了我。眼神中平静而没有丝毫威胁,看着这些水鬼我内心忽然产生了极大的触动,于是我不再犹豫,拿着舍利就走到了水边。

接着我轻轻的把舍利放进了水里,只见刚刚碰到水还完好无损的舍利,此刻居然犹如一片雪花一样,刚浸泡在水中就消融的无影无踪了。

随后那些水鬼的身躯皆是轻轻一震,它们的身体上忽然燃起了淡蓝色的火焰。那火焰纯粹而明亮,看着就让人从内心深处产生一股由衷的舒适感。

很快,那些水鬼的身躯就被火焰给包裹了起来,但是它们脸上没有丝毫痛苦。反而有些愉悦之色。

在被火焰包裹的前一秒,它们睁开眼睛对我深深的施了一礼,接着犹如已经燃烧殆尽的灰烬一样,被风一吹就犹如蓝色蝴蝶一样。飘飘洒洒蔓在整个空中。

这样的美景很难用语言描述,总之整个天空都仿佛飞舞着无数的萤火虫一样美丽,但是短暂的灿烂之后,这些蓝色灰烬瞬间便消失在了黑暗中。

我们三人痴痴的看了许久,等这一切都落幕的时候,金大发伸了一个懒腰,喃喃道:“真美呀……”

我情不自禁的点了点头,毕竟这样的场景一生也最多得见一次罢了,可是随后我的心便有些紧张,因为这边的事情解决了,可是唐果那边的事呢?又该如何处理呢?

正当我头疼的时候,身旁的墨兰忽然拽了拽我的衣袖,惊声道:“看,祭台那边!”

我下意识的回头看了一眼,发现在青铜祭台那里忽然亮起了一阵金光,我和墨兰她们对视了一眼。接着三人都默契的点了点头,随后冲祭台走去。

当我走到祭台顶端的时候,这上面也发现了一件奇异的事情,那就是原本跪伏在地上的唐代张初三浑身都散发着一阵金光,这金光一会若有若无,一会又亮的刺痛人眼。

最后,他体表的金光犹如达到了一个大高chao一样,那散发的金光简直要照亮半个天空。紧接着那唐代张初三体表犹如摔裂的瓷器一样,浑身遍布裂纹。

犹如之前的水鬼一样,唐代张初三的身体也开始发生兵解的现象,看着那些金色‘蝴蝶’。我心里忽然有一种非常奇特的感觉,那就是唐代张初三苦守千年的愿望即将实现,而他本人也要重入轮回了。

我一边为他高兴的同时一边又有些不解,之前把佛祖舍利给水鬼之后唐代张初三就发生了这样的变化。那岂不是说佛已经认可了唐代张初三,所以他千年来的坚持终于得到了回报?

难道,我真的是唐代张初三的轮回转世吗?想到这,我心里有一些怪怪的感觉。然而并不等我深思,身旁的金大发就莫名其妙的走到原本唐代张初三所处的位置上到处的摸索,过了一会后他发出一声大笑,紧接着窜到我的面前把紧握的拳头给松了开来。

我往他的手心里看了一眼,发现金大发手里居然有个圆滚滚的灰色物体,我不敢置信的看了他一眼,因为这样的东西我很熟悉,十几分钟前我就得到过一颗。这就是佛祖骨舍利!

“看来,这唐代张初三也完全不逊色他的师傅呀。”金大发自顾自的叹了一口气,唏嘘道:“世界上佛祖骨舍利相传只有一颗,没想到今天我就亲眼得见了另外一颗的诞生,真是不虚此行呀。”

墨兰下意识的点了点头,说道:“如果按照唐代张初三原本的修行慧根来说,他死后有舍利异常的正常,但是即便是我也没有想到,这居然是一颗佛祖舍利。”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