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一章 万家灯火/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金大发听完笑了笑,随后他把手中的佛祖舍利递给了我,说道:“来初三,这个给你回去之后救唐果用,要我说也是初三心善,为了解救水鬼而献出了佛祖舍利,这样一来上天为了不辜负他,就又送了他一枚。”

看金大发一脸煞有其事的表情我心里就暗暗好笑。随后我从他手里接过舍利,心里面也一片轻松,解脱水鬼还能再得到一枚佛祖舍利,还有比这样的事更让人舒心的吗?

把佛祖舍利放回兜里后,我拍了拍金大发的肩膀,说道:“走吧,回去了,出来这么久我有些想老爷子了。”

“好。”金大发点了点头,笑道:“回家,到时候一起吃饭搓澡。”

接着,我们三个人便游回了苦海尽头,但是当我们游到山崖下的时候却不禁犯了愁。因为这山崖太高了,在没有装备的情况下是很难攀登上去的。

正当我们犹豫要不要让墨兰先上去的时候,从头顶忽然缓缓降下一艘小船,接着小船便稳稳当当的停在了水面上。

我和金大发对视一眼。接着三个人就先后上了小船,当我们坐稳后,这小船又被人缓缓的向上提去,等我们到达上面的时候,才发现那人是慕容云三。

慕容云三淡淡的看了我一眼,说道:“还算不错,居然能把邪龙给干掉,虽然有些运气成分,但你也算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了。”

我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笑道:“云老爷子,您可别夸我了。”

“呦?!”慕容云三扯了扯嘴角,笑道:“你的脸皮还挺薄的呀,简直跟那小子一样。”

说到那小子时,慕容云三的脸上也有些暗淡。

想起那个一直陪伴唐代张初三的老者时我心里也是一软,说道:“云老爷子,要不你跟我们出去走走吧?现如今千年时间已过,外面早已是沧海桑田了,你可以和我们出去见识一下新的世界。”

“不了。”让我没有想到的是,云老居然果断的摇了摇头,说道:“世界再怎么变。也逃脱不了它的本质,现如今我只想再在这里清静几年,等实在无聊了,我再出去找你吧。”

我愣了一下,接着我还是尊重了慕容云三的选择,想了一会后我把自己的手机号码给了他,但是没想到慕容云三居然从兜里拿出了一个诺基亚,然后神色从容的记下了我的电话号码。

我看着他手里的手机不由发了一下呆。结果慕容云三一脸鄙视的看着我,说道:“小子你到底是什么表情呀,老爷子我在这里是清修,不是避世,每隔一百年我还是会出去逛几年的。”

我面色怪异的点了点头,虽然慕容云三这样说也是合情合理,但是这依旧让我有些怪怪的感觉,如果再联想到慕容云三的真实身份,那么它给别人来电话算不算是鬼来电呢?

记好电话号码后,慕容云三把手机装回兜里抬头对我说道:“行了,你们赶紧走吧,镇魔殿里面的小崽子被我教育了一顿后最起码这几年内应该不会再兴风作浪了。你们现在往回走的话会很安全的。”

告别慕容云三后我们一路返回,最终也如慕容云三所说,一路上我们也确实没遇到什么阻碍,当我们回到藏脏室的时候,看着洞口外的天空金大发跪在地上喃喃道:“可算出来了……这一次次死里逃生究竟什么时候才算是个头呀。”

看着金大发我心里也有一种由衷的庆幸感,随着身陷险境的次数越来越多,我也能越发感受到活着究竟有多么不易了……

因为这个时候外面的天色还是黑夜,所以我们在藏脏室休息了一会后。金大发就起身打了一个电话,随后过了将近两个小时,我们头顶忽然出现了一阵灯光,接着就有一根绳索扔了下来。

金大发走上前试了试绳索的坚固度。接着他便率先被人拉了上去,随后我和墨兰也相继来到了凌云山顶。

当我上去后只见金大发和两个年轻人一边抽着烟,一边谈笑风生,我没有过去打搅他们。而是接过一根烟后就依在了靠栏上,看着隔江而建的乐山市,那里璀璨的万家灯火让人不禁迷醉其中。

这时候我心里有些遗憾,遗憾没有把唐代张初三弄到这里来,如果弄来这里的话他可以看到经过千年的发展,江对岸早已从一片荒芜发展到了如今的不夜之城。

一想到这,我心里忽然无比的寂寥,甚至连眼前的夜景都有些索然无味了。

把烟头扔在地上碾灭后。我走到凌云寺的面前,思考要不要进去和知慧大师打一声招呼,正当我犹豫着呢,面前的大门忽然咯吱一声被人从里打了开来。

我仔细一看。才发现开门的是个小僧尼,那小僧尼对我双手合十,恭敬道:“阿弥陀佛,施主里面请,我家主持和您有事相商。”

我愣了一下,问道:“行了行,但是你们是怎么知道我要来的?”

“施主,这并不难呀。”小僧尼笑了笑,说道:“我们这儿的凌云寺夜里都很冷清,所以外面有一点风吹草动都无比的清晰,而施主的朋友闹出那么大的动静,我们自然一清二楚。”

我揉了揉鼻子心里有些尴尬,其实金大发他们已经很小声的在聊天了,如果这都被听到那只能说这寺院里的人真是静太久了。

想到这我不再犹豫,大大方方的便跨进了寺里,之后我一路直奔大雄宝殿,结果在供台前,我看到了知慧大师。

我走上前静静的看了他一眼,说道:“大师,我回来了。”

知慧大师轻轻的点了点头。接着他扭头看了我一眼,说道:“施主此行想必所获良多吧。”

想到血珍珠还有《嘉陵江三百里风光图》时,我不好意思的点了点头,毕竟这趟可谓是满载而归呀。

见到这。知慧大师缓缓的摇了摇头,说道:“阿弥陀佛,贫僧说的不是身外之物,而是这里。”

说罢。知慧大师点了点自己的心口。

我愣了一下,接着我认真的思索了一会,随后我发现不仅仅是财富,其他心灵上的资产我也获得了许多,当然,最让我看重的还是这样一句话。

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

唐代张初三在李隆基的帮助下,二十多年才找到了一片铜莲瓣。而且这片铜莲瓣还是属国上供过来的,其实真正靠寻找而获得的线索将近于无。

而唐代张初三是不是应该说是命里注定寻找不到九世铜莲,但是依旧固执的寻找了将近二十余年。

“那你呢?”知慧大师将目光转向我,说道:“施主历经此行后,还会不会再去寻找九世铜莲?”

我低头沉思了一会,随后看着老僧尼肯定道:“会,一定会。”

“诶……”知慧大师叹了口气,随后他认真的看着我,说道:“施主,贫僧知道你有个可以寻找到九世铜莲瓣的秘宝,甚至这件秘宝为无数人渴望却不可得的东西,但是这并不能说你未来一定会成功。”

我愣了一下,随后犹豫了片刻,说道:“大师您的意思是什么?弟子愚笨还请明示。”

知慧大师回头看了眼佛像,低声道:“寻找九世铜莲的路程坎坷多难,而最重要的就是身边的人能不能信赖,施主走后我曾经为你占卜了一卦,发现你身边的人因为受你的阴影,有的已遭磨练,有的甚至已经身死道消,施主不妨回想下,看究竟有没有这样的事情正在发生或者已经发生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