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二章 被尘封的往事/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默然了,其实仔细回想从大学出来后的一年里,我不仅整个人的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改变,就连我身边的人也是这样,孙峰三人因我而死,青山村的乡亲们死因也和我有千丝万缕的关系。

不算上这些已经逝去的人,就说唐果和龙一,我感觉也是因我而遭劫,有的时候我经常会想,我的祖先究竟做了什么。以至于祸及子孙,我曾经用一晚上的时间熟读史记,只为了找到某个可能是我祖先的人。

但是因为线索太少,所以可疑的对象太多,最后只能无奈放弃,有时候我真的会很累,因为肩上的责任犹如一座大山一样压的我喘不过气来,所以我会想休息休息,但是一想到那些尸骨未寒的人我就只能继续咬牙往前走,只为了那个虚无缥缈的希望。

我心里越想。就越迷茫,于是我抬起头看着知慧大师,问道:“那大师可有什么良策?”

知慧大师略带怜悯的看了我一眼,说道:“难道我说了这么多,你依旧还不明白吗?现在。只有放手才是你唯一的一条生路,不要再管那些已经死去的人了,如果你不想再失去那些对你很重要的人的话,那你就放下一切,找个地方隐世而居。我知道这个答案对你来说很残忍,但是比起寻找九世铜莲来说,最后那条路显然要轻松许多。”

我愣了一下,随后我心里认真的权衡这条路的可行性,诚然,如果我现在选择放手的话,那么墨兰金大发以及龙一的生活轨迹就会回归平淡,不用再跟着我身陷一个个险境,但是我爷爷一生的苦功呢?青山村的乡亲们呢?孙峰三人的冤情呢?谁来解救,谁来洗刷?

而且最主要的是,我感觉即便我放手了,拥有铜莲台的姚九指也会继续找寻下去的,那么我的离开还有什么意义呢?

想到这,我对着知慧缓缓的摇了摇头。

知慧愣了一下,随后他盯着我叹了口气,说道:“如果你以后要放手,可来凌云寺找我。”

我点了点头,但是心里不知道为什么有些怪异,来凌云寺隐居?当和尚吗?一想起唐代张初三的模样我忽然有些好奇,如果有一天我剃度出家了,究竟会变成什么模样呢?

正当我心里暗自幻想的时候,面前的知慧大师站起身来,随后走到供台的前面上了一注香,接着他犹豫了一下,才转身冲我说道:“既然你要继续找寻九世铜莲。那我也不便拦你,不过你知道当初曹操麾下发丘一脉的真正真相吗?”

“真相?”我愣了一下,心里对知慧大师的这番话有些不解,关于发丘一门被曹操设计杀害的事情姚九指有告诉过我,难道这其中还有什么隐情不成?

听到我的疑惑知慧大师笑了笑,说道:“我当主持之前是在藏经阁当守阁人,为了消磨漫漫时光,我用十几年的时间把藏经阁里面的书籍都给看了一遍,结果在一本野史里面我发现了些许不同,那就是九世铜莲其实每一次出现都是有原因的。那就是只有在收集全某种东西之后,才能找到九世铜莲的所在,而当时的发丘中郎将被征招其实并不是为了筹集军费,因为曹操这个人好名,纵然当时的社会背景对他称帝不利,但是只要他想,那也不是不能,可是为了不背负骂名,最终他只加了九锡,并没有迈出最后一步,要知道称帝是古来多少人的梦想,可是曹操能为了名声而忍住这个诱惑,那么我们就不难推测,如果注重名声的曹操会为了一些金银之物,而去自毁名声吗?所以真正的原因是。当时的曹操就是为了寻找到某样东西,而那样东西,也就是你在寻找的九世铜莲。”

说到这,知慧大师咂了咂嘴,继续说道:“其实那本书就是一个发丘中郎将篡写的,而名字则叫十年丘史,如果那里面的内容不是瞎编乱造的话,那真相可有些玩味了,最早的时候曹操如何得知九世铜莲的存在已经不得而知了,不过根据历史上的记载来看。曾经有一位大名士,列为“建安七子”之一的陈琳曾经起草了一文檄文,里面对曹操挖坟掘墓的事情大加批判,甚至说他破口大骂都不为过,而且在文里。陈琳连曹操祖上都骂了一遍,按理说这个梁子应该结大了,可是陈琳在袁绍失败之后,居然去投奔曹操了,这说是自寻死路都不为过。可是曹操只是对陈琳骂他祖上的事情表示不满,对陈琳说他盗挖梁孝王的陵墓一事反而采取了默认的态度,要知道曹操这个人,把劫持天子都能说成是救驾拥龙之功,而盗挖别人陵墓的这盆脏水他怎么可能往自己身上泼呢,你说这意味着什么?……”

我低头想了想,但是随后我竟然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于是我抬起了头,不敢置信的说道:“除非……他是想让别人认同,自己只是盗挖了梁孝王的陵墓。而不想让别人知道些别的。”

知慧大师满意的点了点头,说道:“对!当时的曹操,据说在梁孝王的陵墓中发现了一样东西,这个东西很重要,据说就是它。让曹操彻底的下定了决心,去做某件事,而其实最一开始,只有摸金校尉而没有发丘中郎将,盗挖陵墓也就是凭借人多而蛮挖罢了。不会随着墓中的邪事越来越多,曹操深感人多并不能解决一切,像这种事情就应该找能力高的人去做,所以曹操遍寻隐士高人,把他们招揽成自己的部下,让他们替自己找寻九世铜莲,但是这又有了一个新的问题,那就是那些隐士高人,是那么轻易被打动的吗?而且做的还都是折损阴德的事情,如果只是一些金软之物,那么他们去任何势力,都能获得不比曹操给的少的报酬,而能打动他们的,只有别人给不了的……所以据说曹操遍请世间高人,本来响应者寥寥无几,可是在曹操亲自出马,和世间最德高望重的四方隐士孟如龙,影长空,李自训,刘千密谈一夜后。那些隐士纷纷改变了自己的态度,转而投入了曹操的麾下。”

说到这,知慧大师就扭头看向我,说道:“你说说,到底是什么。能打动那些不食人间烟火的隐士呢?”

我低头想了片刻,其实这也不难理解,那些隐士大多都是追寻长生之人,对一些所谓的荣华富贵早已不放在心上了,而能打动它们的,也只有那虚无缥缈的长生了,而和长生挂钩的,也多半是那九世铜莲,可是如果要打动他们,显然要给他们一个感觉。那就是自己最终一定能找寻到九世铜莲,唯一能给这种保障的,也只有铜莲台了……

见到我这副神情知慧大师点了点头,继续说道:“继续你心中已然有了答案,那我也就不问你了。总之自从那一夜的密谈后,天下隐士皆归曹操,而为了方便管理这些隐士高人,曹操创建发丘中郎将,又设发丘天官,让自己人管自己人,这样就不会引起那群闲云野鹤的反弹了,而事实上那群人也并没有辜负曹操的希望,经过多年寻找,他们终于找齐了某样东西,最终根据上面的引领在黄山找到了九世铜莲,可是没想到呀,找到九世铜莲的他们,最后居然被曹操卸磨杀驴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