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三 小卒过河可吞车/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卸磨杀驴?”我愣了一下,随后问道:“既然他们找到了九世铜莲,为什么不借机谋取长生,从而脱离曹操的控制,为何还回去复命呢?”

知慧大师摇了摇头,说道:“这点我就不知道了,不过当初发现九世铜莲之后,曹操先让军队进去,结果最后损失惨重,不得已才让发丘中郎将进去的。之后那些发丘中郎将不知道发现了什么,回去向曹操复命之后,没过多久发丘一脉就被杀了,而那时已经找到九世铜莲的曹操也不屑于伪装了,直接用军队把发丘驻地给暗中包围了,其实那些发丘中郎将已经察觉,但是要和邪物对抗他们是行家,和军队对抗则有些勉强了,随后那些发丘中郎将被坑杀之后,发丘一脉所有的典籍记载全被曹操放置在了疑冢里。如果你以为能找到那个疑冢的话,最好进去把那些典籍给带出来,对你,会有非常大的助力的。”

我点了点头,那个曹操疑冢的位置想必姚九指应该知道。毕竟天官印就是从那里带出来的,如果以后有机会的话,也可以去那里看一看。

见我一脸深思的表情,知慧大师忽然叹了口气,随后他负手走到门口。看着门外的夜色喃喃道:“九世铜莲的水实在是太深了,甚至让我一想就有些恐惧感,古往今来多少惊采绝艳之人都和它扯上了关系,如果把中华上下几千年当做一盘棋的话,那么那些人都是一枚枚棋子,在这棋盘上相互博弈,每一次落子,都有成百上千万人为之流血,这样相互倾扎之下,事情的源头又该有多么触动人心呢?”

我沉默的点了点头,一路上从王莽,到楚威王,从楚威王又到巫显,最后则是李隆基,这些在历史上或威名赫赫,或事迹不显的人都在这盘棋子上留下了属于自己的足迹,但是我呢?在这盘棋上又身处什么样的地位呢?最后,我究竟能不能杀出重围呢?此刻我心里是那样的没底,以往多少帝王都完成不了的事情,我一介白丁,真的有希望找到九世铜莲吗?

“小兵过河可吞车。”正在我愣神的时候,站在门口的知慧大师忽然拍着我的肩膀笑道。

我点了点头,接着心里又有些疑惑,问道:“大师,之前我第一次来的时候。你对我说过要坚持,但是这次来的时候你为什么又要让我放手呢?”

知慧大师沉默了一会,接着他忽然笑了笑,说道:“本来不想告诉你的,但是既然你问了,那我就说了吧,你走后第二天,有一位老前辈来找我,他见到我后直接开门见山的让我劝你放手,当时我很疑惑。因为哪位前辈神秘莫测,可谓是当代仅存的几个隐士高人了,之前我和他也仅仅只有一面之缘而已,为何此番找我却如此直接呢?但是碍于情面,我并没有直接的回绝他,当问到原因的时候,那前辈却摇头不语,临走时更是扔给了我一句话,说如果不想害了你,就别让你趟这个浑水了,他走后我很不解,所以晚上帮你又占了一卦,结果这个卦象就很有意思了……”

说到这,知慧大师嘴角勾起一丝笑容,喃喃道:“那卦象很怪异。因为它和前辈的话非常自相矛盾,但是为了谨防起见,加上我也想试探试探你的决心,于是就故意开口那样劝你,所幸你虽然有些犹豫,但还是挺坚定的,不枉你朋友对你的一番苦心。”

听到知慧大师的话我下意识的愣了一下,因为这知慧大师可不年轻了,即便只看外表,那也最起码七八十岁了。能被他称为前辈的人岁数肯定不会低,但是我身边熟悉的满打满算也就那几个人,所以我真的想不通,到底会是谁,才会找到知慧。借他的口劝我放弃。

于是我想了想,看着知慧大师问道:“您方便透露一下那前辈是谁吗?”

知慧摇了摇头,叹道:“之前我已经答应帮他隐瞒行踪了,可是为了解答你的疑惑我还是破戒了,如果我再告诉你那人是谁。我这个和尚也就别当了。”

我点了点头,心里对这个结果已经早有预料了,接下来我又想了想,问道:“那您给我占卜的卦象呢?究竟是凶是吉?”

提到卦象知慧忍不住笑了起来,说道:“不凶,不吉,比起你以往的卦象已经算是很好了,甚至都已经超出了我的预想,看来这次在里面你有所收获呀。”

我有些激动的笑了笑,要知道我以往的卦象可都是惨不忍睹呀。能得到不凶不吉这个评价我已经异常的高兴了。

知慧见到我的表情不禁轻轻的点了点头,接着他拿起供桌上的一注香,递给我后,说道:“来吧,给他上一注香。”

我愣愣的接过了香。不知道知慧口中的他指的是佛还是唐代张初三,如果是佛的话,我感觉就没有上香的必要了,因为在瓦官寺的那一幕我至今记忆犹新。

“别怕!”知慧大师见到我面上犹豫的神情笑了笑,说道:“这次再上一注。一定会有所不同的。”

我将信将疑的看了知慧一眼,随后我鼓足勇气走到佛前上了一注香,接着死死的盯着香烛的燃烧情况。

出乎我意料的是,这次的香居然燃烧的无比顺畅,再没有发生上次的折断现象,看到这我心里不禁一松,犹如千斤铁锤落了地一样。

随后我转身面向知慧大师,弯腰对他深深的拜了一拜,说道:“多谢大师指点迷津。”

“不不不!”知慧大师摆了摆手,说道:“你不需要拜任何人,因为这条路始终是你一个人在走。”

我笑了笑,虽然心里对知慧充满了感激,但还是一句话都没说。

知慧拍了拍我的肩膀,笑道:“行了,你可以走了,现在天色已经不早了,你忙了那么多天,也是该休息休息了,我希望下一次见到你的时候,你的肩上能没有任何负担。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张初三。”

不知道为什么,我听到那个普普通通的张初三时心里忽然有些感动,随后我对着知慧点了点头,接着就走出了大雄宝殿。

出了大殿我看着天色的明月不禁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闻着略带清香的山风我的心情第一次这么舒适。此刻我对未来充满了希望和憧憬,我希望有一天,我能重新变回那个简简单单,无拘无束的张初三。

当我走到那个唐代张初三和蔣明君相遇的小庭院时不禁停住了脚步,随后我犹豫了一下便进去了,因为下一次再来乐山的时候就不知道是多久了,所以我想趁着这个机会,在离别的时候重新来这里坐一坐。

坐在庭院中的石椅上,我闭着眼感受着略带凉意的秋风,此刻我脑海中情不自禁的浮现出了那个由爱入魔的张初三。坐在这里,我仿佛和他灵魂交融了一样。

摸着腰间的玲珑玉佩,我心里不禁有些疑惑,因为在幻境之中,蔣明君从头至尾都没有出现过。所以我不禁有些担心,难道她的伤势真的那么严重,以至于修养到了现在都还没好吗?

想着想着,我心里就不禁有些担心了,毕竟我答应过唐代张初三要好好照顾蔣明君,可是自从她现身之后,每次都要为了我受伤,从巫显到乐山,她都不知道帮我挡了多少枪了,每次一想到这里,我就有些愧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