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四章 一纸条约/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叹了口气后,我摸了摸腰间的玲珑玉佩,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是渴望蔣明君能给予我一些回应。

在庭院中坐了一会,心里因为担心蔣明君连带着看风景的心情都变得索然无味了,于是我拍了拍屁股,随后走出了凌云寺。

出去后,和金大发交谈的两个人已经走了,见我出来了金大发扔给我一根烟,笑道:“怎么样呀初三?”

我思考了一会,接着把知慧大师对我说的话告诉给了他俩,金大发听完后沉默了一会,不解道:“一个老前辈……还来让知慧大师特意打击你,这究竟是为了什么呀?”

我摇了摇头,心里同样不解。因为我身边有过交集的没有一个能符合知慧大师所说的条件,那这事情就有些怪异了,这知慧大师口中的老前辈,究竟是敌是友呢?

想了一会我们都没有得到答案,于是金大发拍了拍我的肩膀。说道:“算了,这件事回洛阳之后再调查,我们现在先去乐山市休息一晚上吧。”

我点了点头,心里只能将这件事暂时放到了一旁,随后我们便坐船回到了乐山市。因为邪龙已死,所以这次我们坐船坐的毫无心理负担,回到酒店后我进房间先洗了一个澡,接着就一头摔在床上很快睡了过去。

在睡梦中,我感觉有一双冰凉如玉的手在缓缓抚摸着我的脸颊。但是等我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床边却没有任何人影,一时间我躺在床上心里空落落的,只能安慰自己那是一个错觉。

洗漱之后我和金大发他们吃了一个晚饭,接着我们就开车返回洛阳市,在路上,金大发他一边开着车,一边哼着小曲心情看似很不错,过了会,他递给我一根烟后忽然问道:“你们说,既然那乐山大佛是镇压用的,那么镇压的究竟是什么呢?我感觉应该不是镇魔殿里的那群畜牲。”

我眼神复杂的点了点头,其实幻境中虽然没有明确的说明过,但其实这不难猜测,因为乐山大佛要镇压的,就是唐代张初三自己。

颠覆王朝,对佛不敬,这些罪名让唐代张初三深感不安,因为佛讲究因果,有因才有果,如果蔣明君不自杀,那么唐代张初三也不会去选择协助李隆基,如果不协助李隆基,那么唐朝可能就要换一位统治者,而做为一切的源头的蔣明君。因为背负这些因果所以才无法投胎转世。

但是得知真相的唐代张初三更加的愧疚了,于是他修筑乐山大佛,建造一佛二王三千众,一方面它可以守护一方的平安,就比如大佛闭眼前,原本常年无事的荒村忽然闹起了鬼来,而第二个原因,就是张初三认为自己罪孽深重,想要让大佛压住自己,以永不轮回的代价来换取蔣明君的一世安稳。除此之外隐形原因也很多,比如修筑一座大佛之后,佛教的影响力显然会更上一层楼,这也是一件功德等等……

总之这一切不能说是谁对谁错,毕竟在那种情况下,唐代张初三犹如一个即将溺死的行人,哪怕只是一根稻草,他也会努力的去抱住。

金大发听完这一切后默默的抖了抖烟灰,随后笑道:“奶奶的,就为了一个猜想,动用几十万人铸造了九十多年,这是有钱任性吗?”

我无语的看了金大发一眼,合着在这货眼睛里,什么都能和钱挂钩。

“不过,我心里还有一个疑惑憋在心里很久了。”金大发沉默了一会后。忽然说道:“那李隆基也算是有情有义,哪怕是经历了安史之乱,也没有放弃乐山大佛的修筑,可是那《神僧携魔图》究竟是怎么回事呀?”

我微微一愣,毕竟那《神僧携魔图》和其他事情一比。在我心目中的份量显然要小很多,所以之前我一直没有在意,可是如今看来,这里面显然也有一段往事没被揭开呀,想了半天,我也只能决定以后再去探究了。

见我也给不出什么答复,金大发笑了笑就不再询问了。

见这样我干脆放下座椅打算睡一个回笼觉,好好补一补我之前的睡眠质量,因为三个人的精神状态都有点差,所以一路上我们走走停停,足足用了三天才回到了洛阳。

这次我依旧选择先回姚记当铺,因为好几天没见到龙一,我总是担心他身体会不会出现什么问题,但是当我进门后,发现龙一依旧精神饱满的在逗弄着老黑。见到这我松了口气,说道:“老爷子,身体还好吧。”

龙一愣了一下,笑道:“呦,回来啦。还行!没缺胳膊少腿的。”

我苦笑着揉了揉鼻子,随后我坐到龙一的旁边,将目光转到了正在冷眼看我的老黑,苦笑道:“对了,上次走的太匆忙,所以忘记把老黑带上了。”

龙一撇了我一眼,问道:“你确定走的匆忙?”

我尴尬的揉了揉鼻子,随后什么都没说。

龙一见状放下手里的老黑,随后他给我倒了一杯茶,说道:“这趟东西有没有拿到?”

我点了点头。随后从背包掏出了铜莲瓣并递给了龙一。

龙一看了一眼后点了点头,接着便还给了我,说道:“很好,这样的话,我们就搜集到了三片铜莲瓣了,这次乐山葬的是谁?”

我想了想,随后从头把一路上的经过告诉给了龙一,这一讲就足足讲了一个小时,讲到危险处,即便是龙一都是眼角一跳,等我说完后,他深深的叹了口气,随后颇为落寞的说道:“行,我知道了。”

我疑惑的看了他一眼,总感觉龙一今天有些怪异,于是我想了想,问道:“老爷子,当年我爷爷和九爷也去过乐山吗?”

龙一摇了摇头,说道:“这我就不知道了,我和你爷爷以及九指虽然感情非常深,但是他俩毕竟也有属于自己的秘密,而我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不去探听,所以我也没有想到,他俩居然也曾经去过那里。”

我点了点头,继续追问道:“那您感觉,九爷为什么瞒着我呢?而且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从西丘到巫显,九爷他们都曾经去过,就算巫显因为朱永昌的预言所以他不能告诉我,那么乐山和西丘又是怎么回事呢?我倒不是不相信九爷。只是九爷这样瞒着我,是不是有什么难言之隐呀。”

龙一沉默了一会,似乎想着怎样跟我解释,最后他咂了咂嘴,说道:“你知道我和姚九指为什么从来不出洛阳吗?”

我摇了摇头。其实这个问题也正是我所疑惑的,因为每次出去基本都是我和金大发墨兰三个人,而龙一姚九指则深居简出的不知道是为了什么,当然了,龙一可以理解为年事已高。姚九指则是位高权重不便亲涉险境,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虽然这个理由合情合理,但我的心中依旧有些怪怪的感觉。

“其实,不止我和姚九指。连谭海和江嵩都和我们一样,一生不能离开洛阳半步,如果离开了,就基本是死路一条,而有些事不是我们不告诉你。而是不能告诉,因为这里面牵扯的太多了,一个不小心就会祸从口出。”说着,龙一的脸上就略微带了点抑郁。

“为什么?!”我内心一震,看着龙一心里有些不解。说道:“为什么不能说?是谁在牵制着你们?有那么大能量的,也只有……国家了吧?”

“不……”龙一轻轻的摇了摇头,随后敬畏道:“真正约束我们的,是一纸条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