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六章 明君之殇/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见我面露微笑龙一愣了一下,接着他拍了拍我的肩膀,说道:“本来我心里还有些不信的,但是看你这样,我忽然相信你能够抵住诱惑了。”

我走到龙一的身后帮他揉了揉肩,笑道:“行了老爷子,您就别担心我了,倒是唐果呀,最近身体还行吧?”

龙一的脸色一僵,随后摇头道:“这段时间我和唐宇也有过一些联系。听他说唐果的身体忽然就垮了,而且垮的毫无征兆,现在她还在市第一人民医院里接受治疗呢,但是检测结果表示,唐果的身体没出现什么问题,所以那群医生专家也是束手无策,倒是你的佛祖舍利呢?应该也带回来了吧?”

我点了点头,接着便把背包里的舍利给掏了出来,说道:“要不我等下就去医院里看看唐果吧?不然我总有些不放心。”

龙一犹豫了下,摇了摇头,说道:“还是算了,现在这个点她应该已经睡了,而且你就算有了舍利也没用,你知道如何用舍利救她吗?”

我愣了一下,接着心里就有些着急了,因为那个神秘男子总是神出鬼没的,我也不知道他住在什么地方,尤其是唐果身体已经一天不如一天了,如果那神秘男子不出现的话,唐果能坚持多久呢?

龙一转头看了我一眼,见我神色不对他安慰道:“别怕,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明天他就会出现的,你等下洗个澡就早点睡,明天晚上再去唐果那里也不迟。”

“晚上?”我疑惑的看了龙一一眼,问道:“为什么一定要晚上,白天难道不行吗?”

龙一撇了我一眼,说道:“年轻人要沉得住气,唐果这还没死呢,你急个什么?我已经跟你说了,龙二他非人非鬼,只有夜里才能出来一会的,根据我对他的了解来看,他应该已经收到你回来的消息了,所以最迟明天夜里,他肯定会来找你的。”

我点了点头,随后问道:“龙老爷子,难道您也不知道他住在那里吗?”

龙一摇了摇头,叹道:“几年前,龙二刚出现在我的面前时,我和你一样震惊,这几年我虽然和他偶尔会有交集,但是除了知道一些他的基本信息后,我就一无所知了,但是你只需要知道一点。他的身后站着一群人,一群不能得罪的人。”

我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但是紧接着我心里有种怪怪的感觉,因为我开始怀疑,那些佛祖,太上老君之类的神仙是不是真的存在的,如果不是,那么怎么会有神能通天这个词呢。

听到我的疑惑龙一笑了笑,说道:“当然不是了,比如你看到的那条邪龙。其实那也只不过是在地下暗河里生活的一种远古生物罢了,只不过这种生物常居地下,偶尔在食物匮乏的时候才会在地表河流中惊鸿一现,加上古人愚昧,总是崇拜这种力量强大的生物,因为崇拜和渴望力量,他们把邪龙当成图腾,以求自己也能获取那种力量,随后经过几千年的演化,邪龙就变成了神龙,甚至被神话起来,成为中华的代表,有行云布雾的能力,但是你也看到了,邪龙不过就是体积庞大点的蛇罢了。而阴尸也是一样的,它们力量强大,但也只是一具尸体,既不是神,也不是魔。我这么说,你懂了吗?”

听到龙一的话,我心里更怪了,龙一的话说起来也很简单,就是不要迷信,要相信科学……

“对了……”正在我不知道如何回龙一话的时候,他忽然看着我,问道:“你刚刚说,凌云寺的知慧跟你说,有个老前辈找他。让他劝说你放手是吗?”

我点了点头,随后问道:“是呀怎么了,龙老爷子,难道您知道?”

龙一低头沉思了一会,才摇头道:“我印象中倒是有那么几个人。只不过他们和你都没有什么交集,所以应该不是,不过你平时需要注意一下此事,那些老前辈阴你这么没品的事情倒是做不出来的,只不过要注意一下。因为他能特地为了你去凌云寺,那可就不是单纯的对你感兴趣了,这里面的猫腻很大,有时间一定要搞清楚。”

我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其实我心里对那个老前辈戒心不是很大。因为能被知慧称为前辈的人一定不一般,他如果想要对我下手的话早就下手了,没必要大老远跑到凌云寺,托知慧的口来打击我,只能说他确实了解到了一些什么。而自己不方便告诉我或者是想隐瞒身份,而前者也就算了,如果是想隐瞒身份的话,那么这就有意思了,因为那人肯定是我听说过或者认识的人,怕我知道所以才这样的……

于是我皱着眉头想了半天,可是我脑海中愣是没有找到那个人的身影,而旁边的龙一陪了我半天,见我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子他拍了拍我的肩膀,说道:“想不到就算了,今天你先早点睡吧,明天去姚九指那里述职,然后去唐果那里看一看。”

我点了点头,随后发现自己每次从外面回来都要去姚九指那里汇报一路上的行程,还真的跟述职一样。

龙一见状笑了笑。接着他指了指桌子,让我把茶具收拾一下后,才揉着眼睛回到了楼上。

看着变得空荡荡的客厅我深吸了一口气,随后把茶具洗好又放了起来,接着便回到了阁楼上。

进门的那一刻。我无比希望蔣明君能从玲珑玉佩里面飘出来,然后俏皮的对我一笑,可是我站内门内好一会,腰间的玉佩都静悄悄的,一点声息都没。

我失落的叹了一口气,随后便开始脱衣服准备睡觉,把老黑放到最里面的角落里后,我就关灯躺在了床上,没过一会,一天的车马劳顿的疲劳感便涌了上来,所以我很快便睡了过去。

睡梦中,我总感觉床头有一个人在静静的盯着我看,那目光犹如水流一般柔和,看着她的目光,我忍不住伸出手抚摸她的脸颊,那脸犹如一块寒玉一样,冰凉细腻而润滑。

就当我沉醉在这种感觉之中的时候,我脸上忽然落下了一滴液体,这液体凉凉的,把我的精神都拍的猛然一震,但是当我睁开眼睛的时候,面前那抹红烟已经消失不见了。

我摘下腰里的玲珑玉佩,然后抚摸着玉身半饷都没缓过神来,这时候我忽然懂了,蔣明君不是还在疗伤。而是她依旧在逃避,因为我不是唐代张初三,我只是一个面目,性格和他很像很像的人,而真正的唐代张初三,原本还在乐山大佛内替蔣明君遭劫。

一想到这,我心里就有些失落,因为如果蔣明君得知这件事之后,她会如何面对呢?是跟着唐代张初三重入轮回,还是黯然回到郡主墓呢?

可是无论是那种结果。我的心都是空落落的,因为我早已习惯蔣明君陪伴在我身边了,如果她有一天忽然不在了,我想我应该会很失落的。

叹了口气,我用脸颊缓缓的摩擦着玉佩,不知不觉便又睡了过去,这次我一夜安然无梦,第二天我起床看到空荡荡的房间时,心里不由又有些闷气。

呆了片刻后,我起身洗漱然后便走下了楼,在客厅里,龙一一大早便起床在逗弄他的那只宝贝鹦鹉,见我起床了,他撇了我一眼,说道:“这么多天没见你,现在既然回来了,就赶紧去做做饭,然后去姚九指那里吧,先把下片铜莲瓣的位置搞清楚,然后再徐徐图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