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七章 双鱼玉佩/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点了点头,接着我做好早饭后,便出门打了一个的,不久后便赶到了姚九指的四合院内。

当我走进院子里时,四下找了一圈却没看到姚九指,最后在佣人的指引下来到了客厅。

此刻姚九指正坐在上首的位置上喝粥就咸菜,一边吃还一边看着一本书,见我来了他笑了笑,随后指着旁边的座位说道:“来啦,坐下一起吃点吧。”

我点了点头,接着就坐到了姚九指的旁边,坐了一会后佣人上了一碗白米粥和咸菜,我尝了两口发现味道还行。

“年纪大了,就得吃点清淡的东西,不然胃消化不了。”龙一吃了一勺白米粥后。扭头冲我笑了笑。

我点了点头,说道:“九爷您正当壮年,胃还健康着呢。”

龙一白了我一眼,随后他摸了摸已经斑白的头发,苦笑道:“不行咯。年纪已经大咯,半截身子都已经入土了,有时候真的挺羡慕你们这群年轻人的,到处活蹦乱跳的精力四射,关键嘴还那么甜。”

我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心里想这个马屁是不是拍的太明显了。

龙一接下来没有再说话,他先是把粥喝完,随后才把勺子放回碗里并抹了抹嘴,看着我说道:“这次去乐山,有什么感受吗?”

我低着头想了想,说道:“有呀,最起码一些问题已经弄明白了。”

龙一点了点头,随后他拍着我的肩膀笑道:“不错,人就是要在一些历练里慢慢成长的,这次回来后你还有什么想问的吗?如果能够回答的话我一定不会瞒着你。”

“嗯……”我捧着下巴想了想。发现好似还真的没什么问题要问,因为龙一差不多都已经解答给我了,而且即便是姚九指有没有去乐山这个问题,龙一也给过我解释,如果我再问的话,显然不太好。

所以我想了会,问道:“九爷,江思越他们怎么了?应该已经回来了吧?”

姚九指面色一僵,随后他低头想了想,才面色凝重道:“我可以告诉给你他们的具体情况,但是你答应我,不要意气用事。”

看着姚九指的脸色我心里有些不妙,但是为了得到答案,我还是老老实实的点头答应了下来。

姚九指低头想了会,才神情不自然的说道:“坦白的说,他俩已经没救了。”

“什么?!”我心里猛地一突,忙问道:“九爷您可不能和我开玩笑呀!”

姚九指撇了我一眼,严肃道:“我有必要和你开那个玩笑吗?总之他俩现在的处境很不妙,估计已经凶多吉少了。”

我死死的盯着姚九指的脸庞,问道:“九爷。到底怎么回事,您能如实告诉我吗?”

虽然和江思越才认识几个月,而且他为人平常比较逗比,但是我心里其实已经拿他当朋友了,如果江思越出了什么事情,那么我想我自己会很难过的。

姚九指叹了一口气,接着他说道:“之前我不是告诉过你,罗布泊因为某些原因,一直被军方封锁用于核试验吗?但是你知道,军方为什么封锁那里吗?”

我摇了摇头。但是我心里下意识的感觉,接下来我将得知一个惊天的秘密。

姚九指说到这顿了一下,接着他挥手让远处正在打扫卫生的大妈下去后,才扭头看着我,低声道:“其实几十年前,罗布泊发现了一个古城,那古城的名字还不得而知,但是却耸立在罗布泊最荒芜的地带,那时候刚处于大跃进时期,当时这个古城被发现后,有许多淘金者想要过去分一杯羹,结果这些人都神志不清的回来了,他们会攻击四周的人,哪怕腿都被砍掉了也面不改色,等他们被消灭后。军方发现了一样东西……”

“什么东西?!”我心里猛地一惊,要知道那些人的症状我简直不要太熟悉,那正是被死亡之花感染后的下场,而我隐隐感觉到,姚九指所说的那样东西才是话里的重点。

姚九指面色阴沉的想了想。显然对那个东西也是非常的忌惮,最后他咳了两声,继续道:“你先听我说完,那群人被消灭之后,在同一个地方不知道何时又出现了一群和他们一模一样的人。他们一样神智不清,一样会疯狂攻击周围的人,但是等他们被击毙后,军方有了一个惊人的发现,那就是那群第二批被击毙的人,居然和第一批的人长的一模一样,他们不仅面目一般无二,连身高,DNA都是相同的,你能够想象的出那种画面吗?两具一模一样的尸体,躺在一起的那种感觉……”

姚九指的话说的很慢,但是言语中居然让我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于是我咽了口水,问道:“那……究竟是什么让他们变成那副模样的呢?”

姚九指扭头看了我一眼,缓缓道:“这就是我说的那样东西,当时军方在第一批死者的身上,搜到了一个玉佩,这玉佩年代显示不是近古的,很显然是那群人从古城里带出来的,本来军方也不怎么在意。打算就当文物处理的,但是那一夜,军中忽然多出了几个军人,那几个军人抬起枪就对人群疯狂扫射,让军营里损失惨重。当军队把那几个军人击毙之后,又发现了一个惊人的线索,那就是这几个军人,居然和军营里的某几个人长的一模一样,进下来的事情你应该也能猜到,被击毙的那几个军人DNA,身高,相貌都和生者一样,一瞬间整个军营沸腾了,因为大家都认为这是某种未知的病毒。所以上级就派人把那个军营隔离了,可是几个月过去了,被隔离的那个军队再没发生过复制人袭击的案例,于是当封禁解除,那件文物重新被递交给上级的时候。那天又发生了一件怪事,你能猜到那件怪事是什么吗?”

说着,姚九指眯着眼盯了我半天。

我想了想,随后干笑两声,说道:“不会是……复制人又出现了吧?”

“对呀!”姚九指点了点头,继续说道:“运送文物的当天晚上,负责研究文物的两个科研人员在睡觉的时候,第二天忽然被人发现死在了床上,他们的尸体上被捅了六刀,而在地上还放着一把带血的水果刀,后来调取监控的时候发现,这两个人睡觉的时候房门忽然被人打开了,而从门外走进来了两个人,那两个人把床上还在睡梦中的二人给残忍的杀害了,因为监控像素不行,所以只能看到那两个人穿着研究所的服饰,所以刑警就认定,这应该是研究所内的仇杀案例,所以一方面搜寻了研究所里的每一个角落,另一方面则调取了水果刀上的DNA,结果刑警发现,那水果刀上的DNA居然正是两个死者身上的,而且根据监控和审问,那晚研究所除了被杀的二人外,所有人都没有出自己的房间。所以很理所当然的,众人想起了袭击军队的复制人,随后便是全城大搜捕,最后军警们终于在郊区铁路旁发现了正在仓皇逃跑的二人,而那两个复制人在即将被逮捕的时候,很干脆的就自杀了,让逮捕他们的警察只收获了两具尸体,接下来国家高度重视,抽调出了一大批的顶级专家,在研究无果后,众人很快发现了一个共通点,那就是凡是出现复制人的地方,都曾经出现过那枚玉佩,而那些被复制的人生前,都曾经亲手接触过玉佩,而那枚玉佩,叫做双鱼玉佩。”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