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二章 他走了/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会议?”我愣了一下,问道:“老爷子,什么会议呀?”

龙一想了想,说道:“和四龙头之间的会议差不多,只不过这次是全国性质的,长沙,南京等地方的土夫子领袖都会聚集在一起,汇报下近年来的情况。”

听到是全国性质的会议我不由暗自咂舌,要知道土夫子之间可谓是彼此防范很深的,能把他们聚集在一起不得不说这是一届倒斗盛会。

缓了缓心神,我看着龙一继续问道:“具体的时间地点呢?”

“时间是明年一月初九,至于这地点嘛……”龙一饶有兴味的看着我。说道:“除了洛阳,你认为还有别的地方有这个资格吗?”

“也是……”我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同时心里也开始期待起来,因为目前我的身份是东龙头,想必到时候的会议我也一定能参加。

“行了。”龙一拍了拍我的肩膀,说道:“别想那么多,唐果的事情既然已经处理好了那你就赶紧去睡吧,算算时间后天你也就能去找田宇夫了。到时候务必从他嘴里套出另外两位四小龙的位置,我怀疑他们都在准备着什么。”

我点了点头,其实不止龙一有这种感觉,连我自己都有,因为无论怎么想,田宇夫和白万行的行为举止都太怪异了。

上楼洗了个澡后,我便一个人回到了阁楼里,上床一脚把老黑蹬走后。我便心事重重的躺在了床上。

这次我并没有很快就睡过去,而是半眯着眼,想要看看经常夜里摸我的人是不是蔣明君,然而一分一秒过去了,我感觉眼皮子都在打架,可是蔣明君的身影依旧没有出现,就在我即将坚持不住的时候,借着朦胧的月光,我看到腰间的玉佩里漂出了一缕红烟……

紧接着,蔣明君就出现在了我的床头,我精神一震,随后眯着眼想要看蔣明君究竟想要干嘛,而蔣明君好似也没有发现我在装睡,此刻她坐在床头愣愣的看着我的脸,随后她伸出冰凉如玉的手缓缓抚向我的脸庞。

我眯着眼感受着那冰凉如玉的手掌缓缓摩擦我的脸庞,过了会。从她的眼角忽然流下了两行清泪,随后便有一滴冰凉的泪水落到了我的脸上。

“你到底怎么了?”看到这幕我睁开双眼,随后静静的看着蔣明君问道。

蔣明君愣了一下,脸上瞬间慌乱起来,就在她想重新回到玉佩里的时候,我一把抓住她的手,然后坚定的看着她的眼睛。

蔣明君抽了几下都没抽回去,随后她犹如神情崩溃了一样。一把抱住我的脑袋哭道:“他走了……他真的走了!”

我慢慢的拍着她的背,一时间也不知道应该如何安慰她。

可能是哭累了,蔣明君的哭声越来越小,最后犹如一个孩子一样一动不动的趴在我的胸膛,而我不敢发出丝毫的响动,生怕打扰到她,渐渐的,一股困意涌了上来。随后我竟然不知不觉的睡了过去。

等我起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的凌晨了,醒来后我下意识的看了看怀里,发现蔣明君已经无影无踪了。

一时间我看着窗外感觉心里空空的,还有些莫名的烦躁,躺了半天后我决定不去想那么多,毕竟蔣明君也是需要一点时间的。

伸了一个懒腰,随后我便爬起来去卫生间洗漱了一下,完事后又下楼给龙一做了顿早饭,吃饭的时候,龙一夹起一个荷包蛋,咬了一口后,说道:“昨天晚上大发给我打了一个电话。他说有人找你,还让你今天去一趟他那。”

我点了点头,问道:“老爷子,大发说是谁找我了嘛?”

龙一歪着头想了会,才摇了摇头,说道:“名字我不知道,但是听他说应该是个和尚。”

“和尚?”我愣了一下,接着我心里就有了答案,这个时候来找我的人,除了三戒应该也没别人了。

而三戒找我来应该是为了无尘大师的事情,记得去乐山之前,三戒就跟我说无尘大师即将圆寂,而他临死前有一番话想要对我说,这件事我一直放在了心上,本身我是打算处理好田宇夫的事情就过去的,但是现在看来情况似乎有变,于是此刻我的心已经飘到了金大发那里……

看我心不在焉的模样龙一用筷子敲了敲我的头,面对我疑惑的目光他用筷子指了指门口,说道:“行了,既然想知道是怎么回事就去看看吧。晚上早点回来就行。”

“得咧老爷子!”我笑着搓了搓手,随后便跑出门打了一个出租车,当我到达皇朝酒吧的时候,因为是早上所以酒吧还没有营业,但是因为来了许多次,所以我轻车熟路的从后门走了进去。

当我走到大厅里的时候,只见角落里的一个卡座传来了金大发的笑声,而这笑声中还掺杂了另一个人的无奈,这下我的好奇心被勾了起来,于是我摄手摄脚的向那边走去,想要看看金大发到底在干什么。

“来来来!大师,干了这杯酒吧!这可是79年的法国原装陈酿。不是您来了我还真不舍得拿出来!”

“阿弥陀佛,多谢施主好意,只是贫僧只需一碗清茶,这酒肉是万万碰不得的。”

“诶!来者是客。大师您……”

当我走近一看,只见金大发此刻手里拿着一杯酒水,然后另一只手按住三戒,想要强行灌他酒。

看着憋的一脸通红的三戒我连忙上去把金大发拉了开来,随后不解道:“金大发你疯啦?你到底在搞什么?”

喝得酒气熏熏的金大发冲着我笑了笑,随后他又拿了一个酒杯,接着便倒满酒水递到了我的眼前,说道:“初,初三呀?!嗝……来呀,你也,你也喝呀!”

看到金大发这样我顿时明白他是喝醉了,于是我一把松开他随后看向三戒,问道:“三戒大师,我朋友这是怎么了?”

三戒双手合十对我一拜,苦笑道:“阿弥陀佛,因师叔时日无多。再加上贫僧害怕施主会忘记这件事情,于是就忍不住让您朋友来带我找您,谁知道……”

听到这我也不由苦笑了一声,因为以金大发的性格来看。三戒来找我肯定会被他拉住喝上一顿酒,但是三戒是和尚,所以并不能喝酒,而喝嗨了的金大发则肯定不顾那么多了。

看着三戒和尚通红的眼球。再看看已经躺在沙发里鼾声如雷的金大发我不由对三戒拱了拱手,说道:“三戒大师想必昨天晚上一定没睡好吧?我这朋友虽然跳是跳了点,但是为人心肠还是不坏的。”

“没事没事!”三戒和尚摆了摆手,说道:“不过一夜未睡。并无什么大碍,倒是施主打算什么时候去瓦官呢?”

我坐在沙发上认真的想了一会,接着我抬起了他们了,看着三戒和尚认真道:“这两天我有一件异常重要的事情需要去做,如果无尘大师撑得住的话,那我后天或者是大后天再过去吧。”

“好!”三戒和尚点了点头,说道:“既然施主这样说了,那贫僧到时候就在瓦官寺静候阁下的到来,但是贫僧有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

我愣了一下,接着摆了摆手,说道:“大师有话旦说无妨。”

三戒和尚点了点头,随后他拿起我的手,在上面写了几个字后就站起身来,双手合十道:“在下要说的话全在这几个字里,至于听不听,怎么听,就看施主你的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