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四章 清道夫/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不在意的摆了摆手,说道:“田爷您这么说真是见外了,毕竟您当年也是我爷爷的亲信,按辈分说您还是我的长辈呢。”

田宇夫愣了一下,随后才颇为落寞的叹了口气,说道:“罢了,这些都是陈年往事了,提它还有什么意义呢?”

我心里微微一沉,但是面上不露声色的说道:“既然好不容易见一面,田爷就和我们一起吃个饭吧,尤其是墨兰,这么多年她很想您。”

田宇夫摆了摆手,说道:“不了,最起码现在还不行,如果以后有机会的话,也别你请了,就让我来做次东吧。”

“机会?什么机会?”我苦笑一声,说道:“田爷。您也要给我一个时间吧,不然这多没盼头呀。”

“这一切都取决于你。”田宇夫歪着头想了想,说道:“等这一切尘埃落定的时候,我们就都会回去了。”

我张了张嘴,却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因为此刻我才确信。当初我爷爷一定交给了四小龙什么任务,甚至这个任务应该和九世铜莲有关!但是田宇夫突然说只有等到这一切结束之后才能回来,猛然间我的肩膀一沉,仿佛多了些什么,这感觉让我很难受。

“不要给自己那么多的压力。”田宇夫拍了拍我的肩膀,随后指着那条小船说道:“要不要上去坐坐?”

我愣了一下,随后便跨上了那个小船。

田宇夫见状拿起一根撑杆,随后便缓缓划向江中间,最后他把船停在了一个水流比较平缓的江面上,接着拿起船上的钓竿居然在夜晚开始垂钓!

“帮我把灯打开一下。”放好饵后田宇夫头也不回的说道。

我点了点头,接着就把船上的油灯给点燃了,一时间我看着这样的场景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感觉,在一艘竹筏上,我和田宇夫在深夜的江面上垂钓,从这里能感受到微微的江风,一盏昏暗的油灯和远处的洛阳夜景成了鲜明的对比。

“知道为什么要来这里吗?”正当我沉醉在这一幕的时候,旁边的田宇夫忽然扭过头轻声说道:“因为你的心很燥。”

我愣了一下,随后点了点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

田宇夫将目光转回江面上,看着远处的洛阳夜景他忽然微微一笑,说道:“当年我刚从洛阳来到这里的时候也有点不适应,因为一下子从文明社会来到了最边缘处,我每天都彻夜难眠,于是我喜欢上了钓鱼,这能让我的心静下来,每天晚上我都可以带上一壶浊酒,拎上一碟花生米,然后对着这宁静的江面垂钓,一时间好似什么都能忘却。”

我看着面前的一切不禁点了点头,轻声问道:“田爷,那您究竟为什么来这里呀?我爷爷当初到底想让四小龙做什么?”

田宇夫沉默了一会,半饷他抬起头微微一笑,说道:“人一生中需要坚守的东西很多,但是我感觉首当其冲的一是原则,二是承诺,我可以为了原则而去违背承诺,可惜这个承诺并不违背我的原则,所以我不能告诉你。”

我失望的点了点头,但是我依旧有些疑惑,于是问道:“那您上次约我一月之后再相见是为了什么?”

田宇夫想了一会,才轻笑道:“原因很多,一是因为你是张爷的孙子,再加上他当初对你抱了很大的期望。所以我有些想见见你,和你说说话,看你到底担不担得起这份期望,二来我也知道,如果不和你聊聊的话,那你以后恐怕天天都要来烦我,所以还不如主动去面对你,至于这三嘛……是因为我也想知道其他三条龙的消息,不知道这么多年过去了,他们过得如何。”

田宇夫说的第三条让我不禁心里一震,我不可思议的抬头看向他,说道:“田爷。难道另外三人的消息连你也不清楚?”

田宇夫摇了摇头,叹道:“是呀,事实上从十年前分开的那一刻起,我们的联系就已经断了,所以他们是生是死连我也不清楚,倒是你们查了这么多年,应该有一些线索吧?”

我略有些失望的点了点头,接着我按下情绪说道:“除了您的消息之外,我们目前只知道白爷的消息了。”

“老三?”田宇夫皱了皱眉,接着他低头想了一会,问道:“那你既然见过白万行,那他应该对你说过一些话吧?”

我犹豫了一下。接着就把和他接触之后,百万行对我所说的话告诉给了田宇夫。

田宇夫沉默了好久,半饷他抬起头,脸神凝重的看向我,说道:“无论如何,你以后跟他打交道时都要小心一点。”

“为什么?”我挠了挠头,心里对田宇夫的这番话有些不解,因为田宇夫显然和另外三条龙的感情很好,不然也不会一上来就问我这个问题,但是得知白万行的情况后,他居然劝我要小心一点,这是大义灭亲的节奏?

田宇夫摇了摇头,神情略微有些沉重,说道:“总之我也没有什么证据但是根据你的言语中来看,白万行现在说是性情大变也不为过,虽然很有可能是时间改变了他的性格,但是小心一点总是没有错的。”

我点了点头,心里暗自将田宇夫的劝诫给记在了心里。随后我缓了缓心中的情绪,问道:“田爷,那您说说,这白爷有可能背叛我爷爷吗?”

“白万行当初和张爷的关系最好,所以我想应该是不可能的。”田宇夫犹豫了下,说道:“但是如今时间已经过去太久了,哪怕是我性格都改变了许多,所以你说的那种情况也不是没有可能性,只是凭我对他的了解来看,白万行背叛张爷的可能性不是很大,因为二人的感情太深了,我之所以让你防着他。是因为你也说了,他如今整日戴着个青铜面具,所以你也看不到他的面容,我如今有些怀疑,那个白万行究竟是不是真的白万行,你可别一不小心被别人给骗了。”

田宇夫说完后我有些毛骨悚然的感觉。因为那个人如果不是白万行的话,又会是谁呢?一般人怎么会知道白万行呢?而且还去冒充他从而欺骗我!一时间,我的心里非常的乱。

看到我不安的表情田宇夫伸手敲了一下我的头,笑骂道:“看你的那点出息,我都有点怀疑你能不能肩负属于张爷的那份责任了,这条路上很艰难。注定有许多人拦在你的路中间,而你需要做的就是做事留个心眼,证据确凿的时候再一拳把阴谋粉碎,这才是大丈夫所为,你这样畏畏缩缩的反而不好,你必须要强大起来。要具备张爷哪种泰山崩而面不露的本事来。”

我颇为委屈的点了点头,其实我这种人比较怪,如果是那些阴尸厉鬼,哪怕来两个我也最多有些紧张,可是面对有可能是内鬼的好友我却不知道该如何应对了。

“诶……”田宇夫沉默了一会后突然叹了口气,说道:“也对,张爷在你那么大的时候也比你好不了多少,毕竟你还太小,不应该肩负这份责任的。”

“不,田爷您误会了。”

被田宇夫这么一说,我心里反而坦然了许多,我缓了口气后,说道:“我只是有种感觉,如果我身边的某个朋友是内鬼的话,当证据确凿的时候,我不知道该如何面对他,即便他以往种种为我好的行为都是虚情假意,想要博取我的信任,可是我感觉我依旧有些下不去手。”

田宇夫愣了一下,接着他笑着抱了抱我,说道:“你这傻孩子,还真跟你爷爷一模一样,当年张爷刚开始也是心慈手软,面对洛阳复杂的环境和反复无常的人际关系都有些不知所措。当时有个同伴背叛了张爷,结果张爷犹豫了很久都下不去手,甚至想要放了他,你知道最后是如何处理的吗?”

我愣了一下,随后便坦然的摇了摇头。

田宇夫对我露出了那一口白惨惨的牙齿,笑道:“我趁张爷不在的时候亲手捏断了他的脖子。从此以后凡是叛徒,都是由我亲手处决的,在获名四小龙之前,我在洛阳被人们称为清道夫。”

我干笑两声,但心里有些不敢相信的感觉,因为田宇夫虽然在外风吹日晒饱受风霜。但是他那张脸给人的感觉依旧很奇特,就仿佛是那种邻家老爷爷一样非常慈祥,可是没想到面前的这个老人居然有这么一个奇怪的绰号。

面对我的目光田宇夫无奈的耸了耸肩,说道:“当一件事情谁都不愿意做的时候,那么也只能我去做了呀,小子。以后谁要是背叛了你,悄悄你又下不去手的时候,可以每个月的这个时候来找我,我免费帮你解决。”

我揉了揉鼻子,苦笑道:“田爷,那我以后还真的不想来找你了……”

田宇夫愣了一下。随后他开怀大笑,说道:“好呀小子!你这个人真讨人喜欢,可惜我现在不能脱身,不然我就去你那里帮你打一个下手了。”

我点了点头,笑道:“行呀田爷,到时候你天天在床上睡觉就行了,我依旧给您照常开工资!”

田宇夫点了点头,随后他刚想说些什么,手中的鱼竿就猛地往下沉了几下,田宇夫精神一震,随后就打起精神准备提杆,经过几松几放之后。田宇夫猛地一提,接着一条泛着银光的大鲫鱼就被他提上了船。

田宇夫摸着这条最起码三斤重的鲫鱼脸上笑成了一朵花,半饷他回头看着我,说道:“小子,算你今天有口福,这鱼炖汤最好了。汤水都是雪白雪白的,贼香!”

我愣了一下,接着我向四周看了一眼,最后在木筏的角落发现了一个小炉灶,一时间我有些无语,没想到这个看似小小的木筏上居然什么都有。

随后我看着田宇夫从怀中掏出一把刀子,接着就在鲫鱼白白的肚皮上划了一道口子,随后他把内脏和鳞片都给摘干净才就着江水把鱼身给里外洗了个干净。

接着他把炉子给搬了过来,在炉子上还放着一盆热水,田宇夫把鲤鱼扔进去后,才盖上锅盖耐心的等待了起来,在此期间他把内脏扔给了那几只鱼鹰,在后者颇为不满和委屈的目光中,把内脏强行喂给了它们吃。

随后田宇夫洗了洗手,扭头冲着我笑道:“诶……没办法呀,这几只畜牲的嘴巴都叼了,现在连鱼也不怎么吃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