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六章 路在脚下/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听田宇夫这样说我心里莫名有些压抑,于是我点了点头,随后没有再说什么。

田宇夫见状笑了笑,说道:“你也别这样,毕竟国家也需要我们,只要不迈过那道线,我们就会安然无恙,只是有时候会感觉到遗憾。如果当初没有迈进这个行业,那我们现如今会不会完全不同。”

我点了点头,其实有时候感觉田宇夫这种人挺可怜的,因为你不知道他到底能得到什么,你说钱吧,他们还真的不缺,但是有钱也不会怎么用,而且无论是白万行或者是田宇夫,他们都无儿无女的,感情方面也较为的匮乏,所以有时候我真的挺同情他们,如果当初没有踏进这行的话,也许他们如今已经儿孙满堂了,虽然不一定能大富大贵,但是怎么说也比如今过的要好。

田宇夫在这样的气氛下也沉默了,半饷他轻叹了一口气,喃喃道:“有时候人生就是这样,踏错一步人生就会变得有所不同,但是既然路是自己选的,那无论如何也要走下去。”

说着他忽然笑了笑,扭头冲着我说道:“这就是男怕入错行,女怕嫁错郎的缘故,古人诚不欺我呀。”

我干笑两声,随后揉了揉鼻子没有再说话。

随后我们两人静静的坐了一会,等鱼汤喝完后田宇夫放下碗,说道:“行了,这话也说完了,汤也喝完了,我也要送你走了,以后如果有事每个月的这个时候你都可以来这里找我,能帮到你的我一定会帮的。”

我点了点头随后站起身来,这趟虽然没有问到什么实质性的问题,但是我的心依旧感觉满满的。

接着田宇夫划着小船把我给送了回去,我目送他离开后才向金大发走了过去。

在车上金大发递给我一根烟,笑道:“怎么样?田爷人还是不错的吧?”

我点了点头,说道:“之前还以为田爷会很高冷呢。但是没想到人还是挺内热的。”

金大发颇为感慨的叹了一口气,说道:“是呀,你不知道呀!当年洛阳的人都说田爷是笑面虎,表面上对人笑嘻嘻的,其实背地里干的都是些阴暗的勾当,只是很少有人了解田爷,田爷这个人还是很随和的,只是对张爷要他杀的人比较残酷罢了。”

我嗯了一声。随后心里有些发慌,因为来之前龙一可是给我下过任务的,那就是务必要从田宇夫口里知道另外三条龙的下落,可是如今的状况是,即便是田宇夫对另外三人的近况都不是很了解,这样一来的话事情就会变得很棘手了。

心里微微沉重了一会后,我便将这件事情暂时放在了心里,毕竟出现这种情况我也没办法。想必龙一会谅解我的。

想到这我心里轻松了许多,接着金大发就发动汽车一路往回看,当到达姚记当铺的时候我敲了敲门,龙一不出所料的依旧在等我。

看了我一眼后龙一让开一条路,说道:“进来吧,这都几点了,你到底干嘛去了?”

坐在客厅的椅子上我苦笑一声,说道:“和田爷一直聊到了现在,所以才回来晚了。”

龙一咦了一声,随后他看着我,说道:“田宇夫是不是一个人待的太久了,不然怎么这么能聊了?倒是你呀。和他聊了那么久问出了什么吗?”

我苦笑着摇了摇头,随后便把我和田宇夫聊天的内容全部告诉给了龙一。

龙一听完后微微的叹了口气,说道:“这张晋到底在搞什么鬼,居然把事情做的那么隐秘。甚至连四小龙彼此之间都不知道对方的位置,这样乱搞真的不怕出事吗?”

埋怨了一通后他重新看向我,问道:“那他有没有说他为什么跑去洛河捞尸?”

我点了点头,接着便把田宇夫要养尸的消息告诉给了他。

“果然……”龙一背着手在客厅里面来回走了几圈。说道:“听他的话说,那些曾经死过许多人的凶地他都去过,而且加上洛河的大凶之尸,看样子田宇夫绝对在养一具无法想象的阴尸来,可是这样做无疑于玩火呀,阴尸,尤其是道行高的阴尸大多都有灵智,他这样做很容易被反噬的。”

我点了点头,心里也对田宇夫这样的疯狂举动而感到担忧,他现在的行为无异于养蛊,但是他真的有信心控制这个蛊王吗?如果有,他的倚仗又是什么呢?

想着想着。我就不禁陷入了深深的沉思之中。

一直到龙一拍了拍我的肩膀,我才猛然回过神来,看着龙一我苦笑道:“老爷子,那现在应该怎么办?”

龙一想了想,说道:“他不是说了吗,以后你每个月都可以去找他,田宇夫那里也相当于是一条路,你千万要把握住这个机会。我的意思你懂吗?”

我点了点头,随后忍不住问道:“行是行,但是老爷子,九爷那边需要告诉他一声吗?”

龙一思索了一会。半饷他摆了摆手,说道:“这件事情我处理就行了,明天你直接跟着金大发他们去南京就好了,无尘和尚临死前居然让你过去。这里面一定藏着什么秘密,所以你这一趟过去应该会有一些收获的。”

我点了点头,但是心里还是有些奇怪的,因为我和无尘和尚也就一面之缘。为什么临死之前他偏偏要找我呢?还是说……他知道些什么呢?

想了半天我没想出一个答案出来,最后我干脆放下心里的疑惑,去阁楼上洗了一个澡然后就睡觉了。

第二天一早,当我下楼的时候,墨兰和金大发正在和龙一聊天。见我下来了龙一挥了挥手,说道:“你们几个赶紧去吧,一路上要小心行事。”

我点了点头,随后便坐上了金大发的车里。

“初三,江思越那边的事情你应该知道了吧?”车上,金大发扔给我一支烟后说道:“现在你怎么看?”

看着金大发我神色有些犹豫,因为去救江思越无疑会很凶险,我一个人愿意去不代表金大发也愿意去,于是我试探着说道:“江思越好歹也和我们有过命的交情,即便是江夏也救过我们的命,我的意思是到时候可以先去罗布泊看一看,如果事情还没糟糕到不可挽回的地步。我们就可以去试试,毕竟江家倒了对我们也没什么好处。”

金大发笑着点了点头,说道:“我也是这个意思,毕竟江思越和江夏算是我在江家唯一看的惯的两个人,他俩要是死了我还有些寂寞呢。”

我点了点头,随后便把香烟点上火,吐了口烟圈后没再说什么。

车子行驶了会,身后的墨兰冷不丁的把身子探过来。随后看着我问道:“昨天田爷有没有跟你说什么时候会回来?”

我扭头看了眼墨兰,发现此刻她脸上的神情有些沉闷,转念一想我也就了然了,毕竟墨兰从小就和田宇夫关系那么好,如今田宇夫突然出现,但是却不肯回来,墨兰心里肯定不怎么好受。

“没事,田爷说等他忙完就会回来了。”我冲墨兰笑了笑,然后把田宇夫回来的条件给稍微粉饰了一下。

“真的?”墨兰疑神疑鬼的看了我一眼。我硬着头皮点了点头,说道:“是呀,千真万确,田爷之所以还不回来是因为手头上有事,现在他跟我说快忙完了,到时候就出山给我打下手。”

“呦……”开车的金大发扭头看了我一眼,说道:“那初三你可捡到宝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