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七章 蝶梦庄周/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愣了一下,随后摇头没有说话,因为我以后会变成什么样我不知道,但是田宇夫很显然是那种暗杀为主的职业打手,而我恰恰不喜欢以阴暗的手段解决问题,虽然这样显得很矫情,但是人总是要有些原则的。

金大发见我这样还以为我不了解田宇夫,于是说道:“初三,你可别小瞧田爷呀,只要田爷能出山帮你,就算是金家也绝对不敢再惹你了,田爷他是以养尸起家的,刘东的爸爸也就是前龙头刘海,当初他公然向张爷宣战,结果田爷一夜放出上百具养尸,把刘海的宅子给围了起来,第二天刘海就软了。自从那夜之后田爷就得到了一个外号,你猜猜是什么?”

我想了想,然后说道:“清道夫?”

“不不不!”金大发摇了摇头,说道:“鬼王田宇夫,这才是洛阳倒斗界给田爷的外号。不过田爷还是喜欢自称清道夫,当张爷的清道夫。”

“我不是那个意思。”我不好意思的对着金大发笑了笑。

金大发愣了一下,随后了然的点了点头。

接下来我们避过了这个话题,一路上都在闲聊,一直聊到晚上,不知不觉便已经开到了南京地界。

金大发看了眼窗外,扭头冲着我说道:“初三,要不我们先去南京市吃个饭,然后睡一晚第二天再去瓦官寺吧?”

我想了想,随后摇头道:“不行,三戒已经说过了,无尘大师现在已经快要不行了,我还是今天晚上就过去吧,不然万一错过了就后悔莫及了。”

“那行。”金大发笑了笑。随后便不再停留一路开往瓦官寺。

当到达瓦官寺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八点钟了,我们下车随后走到了瓦官寺的门前,当敲了三下房门后,过了许久门内才传来一阵匆忙的脚步声。

当房门打开后,三戒和尚站在门内焦急的看着我,说道:“阿弥陀佛。施主你可算是来了,我师叔已经快要不行了。”

听三戒和尚这样说我心里猛地一沉,随后连客套的心都没了就直接冲了进去,当我来到客房门前时,三戒和尚拦住身后的墨兰和金大发,说道:“我师叔有过吩咐,如果初三施主来了的话就让他一个人进去。”

我回头看了眼金大发,说道:“那行,你们两个就先在门外等我。”

说完我就连忙推门走了进去。

一进门,只见屋里的摆设异常的简陋,在屋里正中只有一张残破的木桌,除此之外就只有一张罩着青纱帐的木床了。

此刻,木桌上的半根残蜡散发着微弱的烛光,借着烛光只见木床上躺着一个人影,那人斜靠在床头微睁着双眼,虽然眼中还泛着阵阵光芒但是他的身材异常枯瘦,显然已经油尽灯枯了。

我缓缓走向床边,随后半蹲在地上看着无尘大师轻声道:“大师,我来了。”

无尘大师轻轻的扭过头看了我一眼,随后含糊不清的说道:“唔……还好,赶上了。”

我沉默着点了点头,虽然和无尘师只有一面之缘,但是此刻我的心里还是很难受,倒不是说我和他的交情有多深,只是身为一个人,就会对生命保有最真诚的敬畏,人们热爱生命畏惧死亡,即便那个将要死去的仅仅是个和自己毫无关联的路人,但是内心也会本能的抽搐一下,因为他们能从那人身上,看到未来的自己……

“大师,您身体还好吗?……”看着无尘我已经不知道自己能够说什么了,只能本能的说些毫无营养的废话。

“没事……”无尘大师淡然的摇了摇头,他的那双眼睛虽然已经光芒暗淡,犹如濒死的星辰。但是里面没有恐惧,没有遗憾,只有一种落叶归根的洒脱,他张了张嘴,半饷才艰难的说道:“我只是……要去西天见佛祖了,这也是我这几十年来的心愿,所以你也不必为我感到悲伤,人这一生,总要面对这一刻的到来,所以看开了也就没什么了。”

我强笑一声,随后握着他那双满是老人斑的手,说道:“大师,您要是走了这瓦官寺怎么办呀?”

无尘大师摇了摇头,轻笑道:“施主言重了。没了张屠户,不吃带毛的猪?我死之后,这瓦官寺的主持就交给三戒了,他游历四方已久,心境早已到达了一个境界,有他在,我也就放心了。”

我点了点头,随后我想了想,说道:“无尘大师,我现在已经能给佛祖上香了。”

“我知道……”出我所料的是,无尘大师点了点头,说道:“唐代的那个张初三造大佛,修万寺,降百魔都没有了却的因果。在你解救水鬼的那一刻却了解了,所以有时候命运这东西就是无心插柳柳成荫,如果他没有那么偏激的话,也不会沦落到那个地步,相比于这一点来说,你比他更加有慧根。”

我愣了一下,随后我不可思议的看着无尘大师,问道:“您……您怎么知道的呀?”

无尘大师笑了笑,说道:“人死之前能看到许多的事,只不过有些不能说而已,不然会影响来生的福报,这种感觉很奇妙,就犹如做了一个梦,梦里我见到了许多。但是醒来时却只能看到一盏残灯伴身旁,有时候那寓言里的庄周梦蝶道理也不尽然,因为到底是庄周梦蝶,还是蝶梦庄周呢?”

我愣了一下,随后心里竟然有些恍惚的感觉,难道人死之前,真的能有那么奇妙的体验吗?就好似那庄周做了一个梦,梦中他变成了一只蝴蝶,可如果反过来想呢?也许有一只蝴蝶,它做梦时梦到自己变成了庄周,当有一天它醒来时,也许会疑惑,随后震开清晨的露水,向着远处缓缓飞去。

再深一点的就是,也许我目前所经历的一切,也只是一场梦境呢?当有一天我醒了过来,我又会以一种什么样的方式而存在呢?

想了半天我自嘲一笑,不过是回光返照而已,我竟然能联想到那么多。

按耐下内心的情绪之后,我看向无尘大师,问道:“大师。那您这次找我来,到底是为了什么事呀?”

“我有一桩造化送你,你要不要?”无尘大师冲着我眨了眨眼,笑道。

看到无尘大师这样我心情开朗了许多,于是问道:“行呀!大师您有何等造化要送我?”

无尘大师咳咳两声,随后摆了摆手,说道:“之前那只是跟你开个玩笑而已,我这次找你来,主要是看到了一件事情,所以要来提醒你,以免你以后把敌人当成了自己人,以至于栽的不明不白。”

听无尘这样说我神情一震,但是同时又有些警惕,因为三戒之前跟我说要小心身边的人,此刻这无尘大师也这样说,所以我怀疑这里面是不是有什么猫腻,当下我心里认真起来,于是问道:“大师,我能问您一个问题吗?我和您只是一面之缘,您为何要这样帮我?”

无尘闻言沉默了许久,过了会他轻笑一声。说道:“因为,我和你们站在一边。”

“站在一边?”我皱了皱眉头,随后看着无尘问道:“您这话,究竟是什么意思?”

无尘摇了摇头,随后他伸出另外一只手拍了拍我的手背,说道:“我和你是站在一边的,三戒和你也是站在一边的,甚至姚九指,龙一,金大发和墨兰,他们都是站在你这一边的,哪怕金家,刘东和谭海,这些看似于你为敌的人。到最后也会站在你这一边,我知道这么说你会很糊涂,但是我们其实都处于一个联盟之中,这个联盟有我,有龙一,有姚九指,甚至江嵩和刘东以及谭海等各地倒斗领袖。隐士高人也在其中,这是一股异常庞大的力量,即便是国家在这里也只能占据一部分的话语权,怎么样,你现在是不是感觉很震惊?”

我沉默了片刻,因为我不知道无尘这番话究竟是危言耸听还是确有其事,如果这一切都是真的话。那也太让人震惊了,因为无论是那些隐士高人,还是土夫子之间都有深深的防备和隔阂,究竟是什么能让他们如此团结在一起呢?甚至国家在其中也不能占据领导权,那么这个组织存在的意义究竟在那里呢?

听到我的问题无尘笑了笑,随后他轻声道:“是呀,职业的隔阂,人性之间的防备,可是这一切在民族大义面前都无关紧要,这一盘棋局对方已经布置了上千年,可是我们仅仅是刚开始,甚至说我们如今已经穷途末路都不为过,在这样的危机前如果都不团结一致的话,那么我们就是民族的罪人了,回去之后你可以去问姚九指和龙一,到时候我是正是邪就一目了然了。”

我点了点头,但是心里的震撼感依旧没有消退,原来我以为洛阳四龙头之间的利益交集已经够多的了,但是没想到这居然仅仅只是冰山一角!到底是什么样的敌人,才能迫使这样一群闲云野鹤团结起来呢?难道是国外势力,亦或是……

还没等我多想,无尘大师就拍了拍我的肩膀,说道:“现如今你没必要想那么多,因为这也是无济于事的,想要破解这一切,你只有找寻到九世铜莲才能终结一切,历史上许多王朝极尽辉煌,也有许多的王朝昙花一现,既有唐朝的万国来贡,也有宋朝的繁华富庶,这些王朝中其实一直有我们这样的组织存在,他们有的成功了,所以自己的王朝辉煌如天上星河,也有的王朝没有抵御住,所以只能匆匆而终。但是这一切的背后都有一样东西的影子,那就是九世铜莲!九世铜莲的功效超乎你的想象,只要得到了它,那么你便可左右一国的兴衰,初三,目前最有希望完成这个奇迹的人就是你呀!”

我沉默了一会,如果这样说的话。那我心里的疑惑就更大了,因为如果九世铜莲这么重要,也有那么多人将它视为民族未来,那么为什么每次下斗的时候都是我和金大发以及墨兰三个人呢?最多的时候加上张哥也才七个人,如果那个所谓的组织能派出一些强力的打手协助我们,那我们也不会每次都搞的那么艰辛了。

听到我的疑惑无尘大师摇了摇头,随后叹道:“不是我们不想帮你,而是有的时候不能帮你。”

“为什么?”看着无尘大师我心里满是不解。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