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八章 小心他/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无尘大师笑了笑,说道:“因为一纸条约。”

我心里猛地一沉,因为我没想到那个所谓的条约局限范围居然那么大。

缓了缓心神后,我看着无尘大师开口问道:“无尘大师,这个条约真的能约束那么多人嘛?”

无尘大师想了会,点头道:“这个条约的范围远比你想象中的要大,很多人身不由己的便卷了进去。”

“如果……”我犹豫了下,问道:“如果违背了这个条约会怎么样呢?”

无尘大师眼神一凝,认真道:“你最好放弃这个想法,以前不是没有违背条约的人,但是他们第二天都死了,而且死的凄惨无比。当然了,我这样说不是我辈畏死,只是如果撕破脸皮的后果我们谁也承担不起,我这样说你能懂吗?”

我心情颇为沉重的点了点头。正当我想着如何陪无尘大师再聊聊天的时候,他转而拍了拍我的手,一脸语重心长的说道:“行了,时候不早了。我把此行要告诉你的话说了之后,我也就该走了,你呢,也不必为我难过。因为你将来的路会比我难走很多。”

我看着无尘大师,心里想要说些什么喉咙里却犹如被堵住了一样,虽然我和他仅仅只有一面之缘,虽然他帮我或许不完全是为了个人情感,但是他临死前能想到我,甚至还想拉我一把,单单是这份情谊就让我为之动容。

虽然我没有说话但是无尘大师也并没有介意,他眼睛看向天花板而显得非常的空洞,嘴巴还微张着似乎想要说些什么,半饷他身体微微一震,从嘴角旁忽然流出一股黑稠的鲜血。

不等我做出什么反应他就紧紧的拉着我,随后缓缓的摇了摇头,虽然不知道他为什么要这么做,但我还是遵从了他的意思。

但是没想到接下来他胸口仿佛鼓风机一样疯狂的起伏,不时喉咙里还发出一阵犹如老痰咳不出来的咕咕声,还有他的那双眼睛,此刻犹如充血了一样变得猩红不已,正当我为面前的异况而感觉心惊不已的时候,无尘大师的眼睛里忽然流出了两行血泪!

看到这幕我再也抑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下意识的想要按住无尘大师的身体。但是无尘大师那双原本好似瘦弱不堪的手此刻却迸发出一股巨大的力道,把我的双手按的动弹不得。

而且此刻不止他的嘴角和眼睛,连鼻孔和耳朵都开始流出一些黑色的浓稠血液,看到这幕我心里下意识的浮现出了一个词――七窍流血!

这时无尘大师原来慈祥的脸已经变得无比可怖,他颤抖着坐起身子,随后将头俯到我的耳旁,颤抖道:“小,小心李平仙……他。他跟我们不是……不是一路人!”

说完这句话,无尘大师就仿佛耗尽了最后一丝气力一样,身躯倒在床上一动不动再也没有了声息。

当他的手松开的那一刻,我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难道说无尘大师之所以会变成这样,就是因为他说的这一番话?

看着他微睁的双眼我感觉内心无比的疑惑,因为无尘大师是怎么知道李平仙的?是因为他见过,还是在梦中相遇的?而且他说的那一席话又是什么意思呢?

想了半天我都没有搞懂。最后我只能叹息一声,随后便伸出手把他的眼睛给抚合住,接着我站起身就把房门给打开了。

“初三,无尘大师他……”房门外,金大发正蹲在庭院中抽烟,见我出来了他连忙把烟屁股给扔了。

我轻轻的摇了摇头,随后只见面前的三个人都陷入了沉默之中。

半饷,三戒和尚默然的走进了房门。接着没过多久,里面就传来了阵阵诵经声。

我和金大发他们一起走了进去,只见此刻三戒和尚双手合十跪在地上,嘴里还念着一些我不知道的咒语。待他念完后,他站起身来随后向我鞠了一躬,说道:“施主,师叔他已经去侍奉我佛了,他生前告诉我,说等他死后让我把一样东西送给你。”

说着,他便从怀中掏出一个黄色的护身符,那护身符模样破旧,甚至表面都有一些褪色了,但是三戒和尚还是犹如捧着生物一样庄严,他把这个护身符递给我后,说道:“这个护身符是我师叔出生时就带在身边的。师叔说让我把这个护身符转交给你,期望给你带来一份好运。”

一瞬间,我的眼睛有些发酸,此刻我心中涌上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滋味来,以至于我连捧着护身符的手都是颤抖的。

缓了片刻,我抬起头看着三戒和尚,问道:“大,大师他……他的后事如何操办?”

三戒和尚叹了一口气。说道:“师叔他因为泄露天机,所以引业果临身,本来以师叔几十年来的修行,等他临终后很可能会有一颗舍利。但是如今估计已然破碎成尘,他说等肉身火化之后,把骨灰随意撒在一处江河上便可。”

“江河里?”我疑惑的看了眼三戒,问道:“这样做是有什么原因的吗?”

三戒和尚点了点头。说道:“师傅说,他从小长大的寺院旁边有一条河,他就是被师傅从河里捡到的,那时师叔躺在一个木盆里面顺流而下。要不是师叔的师傅恰巧在洗米,估计师叔就已经殒命了。”

我心里一震,这就是无尘大师说的落叶归根吗?

想了一会后,我心里忽然涌上了一股冲动,于是说道:“请问无尘大师的老家在那里?到时候你把无尘大师的骨灰给我,我抽个时间去大师的老家,大师说过人就要落叶归根,大师既然是从那条河里开始的新生。那么就在那里结束吧。”

三戒和尚愣了一下,随后他双手合十说道:“施主,此事由我……”

我摇了摇头,随后挥手打断了他,说道:“大师生前曾经说过,等他死后你便为瓦官寺的主持,现在瓦官寺正是需要人的时候,三戒你怎么能先走呢?再说了,大师为了提醒我而不惜引业果上身,此大恩大德我也不知道应该如何偿还,如果三戒你不把这件事情交给我来做的话,我会内疚终生的。”

三戒和尚愣了一下。随后他深深的鞠了一躬说道:“施主既有如此心意三戒又怎能不成全,师叔生前的故乡就是广西桂林……”

我点了点头,随后没有再说什么。

接下来的两天里我没有离开南京,而是一直等无尘大师的后事安排好。才带着一罐骨灰离开,离开时车上的气氛比较沉闷,半饷,开车的金大发扔给我一根烟,随后说道:“初三,这个无尘大师真的可信吗?”

我疑惑的看了他一眼,问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金大发摇了摇头,不解道:“不是,我只是感觉这事情很奇怪,要知道李平仙可是张爷的师傅呀,虽然那时他把张爷一个人扔在了洛阳独自打拼,但是那也仅仅是为了磨练呀,有件事你可能不知道,那就是李平仙帮过九爷和张爷许多次,所以无尘大师这样说,我心里有些接受不了……”

听到金大发这样说我脑袋忽然有些疼,随后我摇了摇头,叹道:“这件事回到洛阳之后和九爷商量商量,我们和无尘大师无怨无仇,他没必要在临死之前都要欺骗我呀,这没有道理的。”

金大发点了点头,随后他不知道是不是想起了什么,于是问道:“如果这件事是真的,那么你就要去广西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