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一章 你还想他嘛/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龙一一说我愣了一下,因为我这个人很奇怪,如果非要通俗一点的话,我就是一只野兽,在外面哪怕受了再多的伤,只要找一个没人的角落自己舔伤口,那么也没什么,但是只要有一个人对我嘘寒问暖,我就有些收不了了。

虽然鼻子酸酸的,但是为了不让龙一担心,我强笑一声,说道:“老爷子瞧你说的,这也没什么呀,只是我爷爷和我朋友都是为我而死,如果不给他们一个交代的话。下半生我会生活在愧疚和自责之中的,而且之前九爷也说过了,如果我不改变自己的命格的话,我下半辈子不仅不能结婚,还会刑克至亲好友。为了给老爷子您养老,我也只能努力一点了。”

龙一伸出手摸了摸我的头,随后颇为欣慰的说道:“行,老头子就指望你给我养老呢,找到九世铜莲之后多给我做饭。还要陪我下棋,等我走了之后,在地下还能照顾你一下。”

“得!”看龙一这样说我的心情也好了许多,于是说道:“现在有了铜莲台,以后找寻铜莲瓣会容易很多,我估计再要个两三年就差不多了,老爷子您可要多爱惜点身子呀。”

龙一白了我一眼,随后没好气的说道:“放心吧,老头我身体棒着呢,再挺个十年都没问题。不过再等几天国家就要召开会议了,到时候在会议上会商讨在罗布泊的行动,你要是还有什么没办好的事情趁这两天赶紧办,到时候晚了可就来不及了。”

我点了点头,心里还略微有些遗憾,因为现在看来短时间内我肯定没法去广西了,因为从罗布泊回来后就快春节了,过完春节还要去做潜水训练,然后就要去东海,估计要等到来年五六月份才能去广西把无尘大师的骨灰给安葬好。

不过趁这两天,我倒是可以去唐果家里看一看,毕竟之前答应过唐宇等唐果康复之后要去他家看望一下的,趁着这两天正好可以好好安抚一下那小妮子。

这时候时间已经是早晨九点多了,我出门给龙一买好早餐之后,龙一就决定今天上午不营业,然后我和他就回楼上睡觉去了。

刚进门我还没来得及躺下去呢,从腰间的玲珑玉佩中就漂出一股红烟,随后蔣明君躺在床上,面上无悲无喜的张开双臂,说道:“你能抱抱我吗?”

我愣了一下。嘴上刚想拒绝,就想到了蔣明君前段时间的状态,于是我心一软,就大大方方的把她抱在了怀里。

这次蔣明君非常安静,她静静的躺在我的怀里什么都没说,我也看不到她面上的表情,过了会,怀中的她忽然说道:“那个白万行和你很熟吗?”

我愣了一下,随后问道:“你怎么……忽然问这个问题呀?”

蔣明君挪了挪身子,换了一个更舒服的位置。说道:“我不知道,只是,他身上的味道有些奇怪。”

“奇怪?……”我心里一沉,随后连忙问道:“具体是怎么个奇怪法?”

蔣明君沉默了片刻,接着以一种同样非常疑惑的语气说道:“这种感觉很难说……有的时候我感觉他是人,有的时候又感觉他是鬼,总之……这感觉让我很不舒服。”

我想了想,随后忽然想起了田宇夫,于是我开口问道:“嗯……那之前的那个田宇夫呢?你感觉如何?”

蔣明君听完后摇了摇头,说道:“这个应该没什么的。他身上的死气虽然很重,但是可能是长时间跟尸体相处的原因,但是……他身上有一股气息让我很厌恶。”

“厌恶?”我皱了皱眉头,不知道蔣明君形容的是什么。

蔣明君点了点头,说道:“也不能说是厌恶,只是说……他的身上的那股味道让我感觉很忌惮,甚至我感觉已经和慕容云三差不多了。”

我心里猛地一沉,倒不是因为惊讶田宇夫所养的那具邪尸的力量,而是蔣明君居然知道慕容云三,那么也就是说。唐代张初三的事情她也已经了解了,那么……她又会做出什么样的选择呢?

想了半天,我忽然有些心疼蔣明君,随后居然鬼使神差的说道:“那么,现在你应该可以投胎转世了吧?”

怀中的蔣明君沉默了半饷。最后才轻轻的点了点头。

我情不自禁的伸出手摸了摸她的头发,说道:“要不……你去吧,你已经等了一千年,现在一切已经尘埃落定,也是时候解脱了。”

“不……”蔣明君犹如梦喃般的轻声道:“再等等吧……”

“你这样不累吗?”摸着蔣明君的头发我笑了笑。心里既有不舍也有一种非常微妙的感觉,那应该就是心疼,想起龙一对我说过的话,我把蔣明君的头捧了起来,说道:“老爷子说我活的很累。但是我感觉,活的最累的人应该是你。”

“刚开始确实感觉有些受不了,那里太黑了,也太静了,让我有种想发疯的感觉,但是渐渐的我麻木了,也已经习惯了。”蔣明君若无其事的说道:“现在多等两年也无所谓呀,等你把九世铜莲给找到了,我也就放心了,不然你这个人毛毛燥躁的,我在你身边还能帮你出个主意,再保护保护你,不然什么时候说不定你就被人给闷死在床上了。”

我点了点头,心里有些感动,随后我摸了摸她的额头,说道:“你……还想他吗?”

蔣明君这次沉默了很久很久,久到我以为她都睡着了,但是她忽然抬起了头,那双眼睛在晨曦的照耀下异常的明亮,她笑了笑。犹如一朵盛开在朝阳下的昙花,美丽而又短暂。

“刚开始会有些想他,因为在那里太孤独了,每天除了想他貌似也没别的事情可以做了,后来我有些恨他。又有些恨我自己,我时常会想,如果那天我没有遇到他,自己的结局是不是就会不一样了,后来我淡然了。开始学着忘记他,但是怎么也忘不掉,可能是当初爱着他的自己太固执了,固执的让我自己都有些心疼,所以我无论如何也忘不掉。但是当我跟着你去了乐山,看到他为我所做的一切后,我就不恨了,但奇怪的也不爱了,仿佛心中放下了一个执念,我也不知道这是为什么,可能从一开始,我们就不适合吧,我的性格太要强,只要我喜欢的,哪怕是抢,我也要抢到手,当初他顾忌身份,不肯和我在一起,所以才会导致之后的事情发生,其实有时候想想,爱一个人就一定要拥有他吗?就比如一朵花,我喜欢它,从前我会选择把它给摘下来,现在呢。我会选择远远旁观,因为摘下来的花,过不了几天就会枯萎,而如果我不摘,就可以欣赏很久很久。仔细想想当初会发生那些全都怪我,怪我太固执了,只想要得到他,却不懂他顾忌的那些东西,最后害的他在佛前枯坐千年。也惹下了滔天的因果,我不知道这是不是红颜祸水,只是我想,这一次我应该不会再追过去了。”

说罢,蔣明君淡然的笑了笑,说道:“你看,我这样说是不是显得很傻?”

我没有说话,因为我发现我有些琢磨不透面前的这个女子了,因为我不知道她到底还爱不爱唐代张初三,甚至我感觉,想必她的内心此刻也在纠结之中吧,有时候我真的看不懂蔣明君和唐代张初三这两个人,因为他们着实让人又爱又恨,爱他们对爱情的执着和努力,爱蔣明君在地下的千年等待,也爱唐代张初三甘愿跪佛千年,可是一个太冲动,一个又太理性,上天让他们两个相遇,也不得不说一句造化弄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