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百七十三章 庭有枇杷树/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点了点头,随后去卫生间洗了一个手之后,便有些拘束的坐在了餐桌旁。

之所以说拘束,不是我和他俩不熟,只是我有些适应不了唐果和唐宇二人的热情。

“行了,菜上齐了,赶紧吃吧。”唐宇温柔的帮唐果脱下围裙,随后笑容满面的看着我说道。

我点了点头,然后拿起筷子夹了一些土豆丝,吃了后发现虽然已经不脆了,但是味道还是很可口的。

“怎么样,好吃吧?”唐宇看到我面上的表情显得非常满意。说道:“初三呀,今天下午吃完饭后就别走了,再多在这里玩一会,晚上我们在草坪上烧烤。你看怎么样?”

我愣了一下,随后下意识的想要拒绝,因为晚上我如果不回家的话,龙一就只能去吃外卖了。但是唐宇刚一说完唐果就用一种非常期待的目光看着我,让我心里一软不忍心拒绝。

“那行,不过等下我要给家里打个电话,不然有长辈会担心我的。”我想了一会后说道。

“可以可以!只要留下来一切都好说。”唐宇笑了笑。说道:“这个月没事的时候就多来这边坐坐,不然等唐果上了大学估计课程就忙了。”

唐宇刚一说完唐果就不满的拍了拍桌子,随后她拿起画板写道:“才不会呢!大学的课程很轻松的,到时候我可以天天找初三哥哥玩!”

“咦……”唐宇愣了一下。说道:“唐果呀……这样可不好呀,以前你不是说想要当一个生物学家的吗?现在你不好好去大学进修,以后考不上博士怎么办呀?”

然而他话刚一说完,唐果就以一种看白痴的眼神注视着唐宇,唐宇揉了揉鼻子随后干笑两声就没再说什么了。

接下来的用餐气氛非常愉快,吃完饭后,我和唐果三个人便围坐在客厅里看电视,待夜幕降临之后,唐宇便拿出了早已准备好的烧烤架和食材。

在庭院后面的草坪上,唐宇装模作样的弄好木炭和肉串之后,便一脸严肃的看着我,说道:“今天算你小子有口福,要知道除了我老婆和唐果之外,还没有别的人有幸尝过我亲自烤的肉串。”

看着唐宇我点了点头,心里不禁暗自期待起来,能让唐宇这么神情慎重的。想必他的烧烤手艺真的超群。

然而正当我看着烤肉眼馋的时候,旁边的唐果忽然拉了拉我,随后悄悄写道:“别信他的!他的烤肉根本没法吃!”

我愣了一下,接着刚一回头就看到唐宇在烤串上狂撒各种调料,一边撒脸上还露出一副陶醉的神情,没过多久那烤串已经被他撒的红红绿绿的了。

而且不仅如此,就连火候唐宇都控制的很屎,所以那烤串不仅已经焦黑。表面上还都是一些暗绿色的黑暗料理,总之这种东西让人看一眼就没了胃口。

“行了行了!烤好了赶紧趁热吃!”唐宇从烧烤架上拿起一把烤串,随后笑容满脸的递给我,说道:“卖相虽然不好,但是味道绝对让你欲罢不能,来!赶紧吃一串,你会爱上我的手艺的。”

我咂了咂嘴,看着唐宇手上的那把烤串我都已经饱了。正当我想着如何拒绝唐宇的‘好意’的时候,身旁的唐果怒气冲冲的跑到唐宇的身旁,随后一把将他手里的烤串打落在地,接着便在唐宇一副我很受伤的表情中自己烤了起来。

不得不说。唐果的手艺还是很不错的,最起码唐宇买的食材都被我们三人给瓜分了干净,最后我们三个人躺在草坪上的椅子里,看着天上的月亮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天。

闲了一会后,我注意到唐宇家的草坪都很平整,但是偏偏庭院的中间种着一颗很大的杨树,于是我忍不住内心中的疑惑,问道:“唐哥呀!这草坪中间好端端的你为什么要种树呀?这可对风水不利呀!”

问到这个问题的时候,不仅唐宇愣了一下,就连唐果的脸色都一下子阴沉了下来。

沉默了一会后,唐宇忽然从兜里掏出了一包烟,接着他扔给我一支,自己点上后说道:“庭有枇杷树,吾妻死之年所手植也,今已亭亭如盖矣,这句话是我老婆生前最喜欢的一句话。那时候她整天问我,如果有一天她死了,我会不会也这样做,当然我把她当做了病青少女。所以没有搭理她,但是没想到,她居然……还真的走了。”

说着说着,唐宇的眼神愣愣的看着月亮好似发起了呆来,半饷他自嘲一笑,说道:“后来,她死的那一年我种了一棵杨树,因为她说杨絮纷飞的时候犹如一场不会融化的雪。那场景让她沉醉,所以我便选择了杨树,想有一天,它也能亭亭如盖,不得不说杨树成材确实比枇杷树成材要容易的多,之前我也有好几年没注意它了,如今你这么一问我才发现,它好似还生长的不错。”

听到唐宇这样说我下意识的沉默了一下,之前我想过了许多答案,但是唯独没想到唐宇居然会给我说出这样的一段往事,至于唐宇所说的《项脊轩志》我曾经也读过,全文中。只有最后一句话让我感触颇深。

因为那寥寥一行字里,隐藏了一段多么凄美的爱情故事,不得不说,文字的韵味有时候真的很让人着迷。

但是当现实中也出现了这样的一幕画面,我反而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忧伤感,因为我不知道这个外表有些猥琐的帅气大叔,背后究竟经历了什么。

“唐哥……嫂子到底叫什么呀?”犹豫了半饷,我看着唐宇忍不住问道。

唐宇看着我笑了笑,随后颇为骄傲的说道:“兰锦乐,怎么样,好听吗?”

我点了点头,接着我有些好奇。于是问道:“唐哥,你和兰嫂是怎么认识的呀?”

唐宇愣了一下,接着他忽然把手伸到了唐果的头上,随后脸上便开始傻笑起来,但是不知道为什么,看着唐宇脸上的笑容我莫名的有些心疼,但是他毫不在意的喃喃道:“她……犹如一个梦一样,美丽而又短暂。有的时候如果不是因为唐果的话,也许我会以为那只是一个梦而已,只不过,当梦醒来的时候。总是那样的痛彻心扉,有时候人们总是说,梦醒来的时候便会忘掉很多,但是初三,你有没有那种……曾经在梦中相遇过一个人,随后彼此相爱,一起经历了很多,但是当那场梦醒来之后。你会恨不得一辈子死在梦里,刚开始,你还会记得梦中的情节,但是到了最后,你的心里就只会留下当时的那种感觉,那种感觉犹如一个伤疤一样,会一直陪伴你,一直到你死去。”

看着唐宇我摇了摇头,因为我还真没在梦中碰到过什么让我非常心动的女人,但是唐宇这番话好似又在暗暗指着什么,于是我试探性的问道:“唐哥……兰嫂究竟是?”

“她是一场梦,她是一只小狐妖,勾人心神的小狐妖……”唐宇痴痴的笑了笑,那种笑容犹如痴汉一般,让我心里感觉怪怪的。

这时唐果用手打了唐宇一下,接着她嘟起嘴巴,看着唐宇颇为不满的写道:“不许你说妈妈是狐狸精!”

唐宇愣了一下,随后他无奈的耸了耸肩,说道:“我说了多少次了,狐仙和狐狸精是两种不同的概念,就好比是好人和坏人,每次都是你自己说你妈是狐狸精,完事还要打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