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九章 信仰何处安放/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再反观我和金大发以及墨兰三人,虽然我和他俩相识不过一年的时间,但是已经可以说是生死之交了,经过西丘,南京,巫显和乐山那么多的风风雨雨之后,我们已经能彼此信任,彼此托付了,如果说这二十个人之中,唯一有可能走到最后的,那也应该是我们。

“你们有空骄傲,不如想想怎么面对插进来的总参吧。”旁边的墨兰看了我们一眼后,冷冷的说道:“根据那群人的性格还有雷虎的用意,插进来的那个人摆明是要占据领导位置的,如果那个人英明一些还好。如果是个蠢货我们应该怎么处理?”

听到这话我愣了一下,随后不禁头疼起来,毕竟大部分的时间里都是我们三个人行动的,即便是江夏和江思越也可以说是知根知底,可是如今突然插进来一个总参的人。我心里多少有些别扭,尤其是在行动的时候,万一总参的人指挥出错,我们是听还是不听呢?如果听得话显然会很危险,可是不听又会造成队伍分裂。两难之下我也不知道应该怎么办了。

身旁的金大发犹豫了下,说道:“干脆这样吧,到地方之后我们和管事的说一下,那分配给我们的那个总参调到别的地方去,我们小队就我们三个。这样应该可以吧?”

墨兰低头想了半天,才点头道:“在没有其他办法的情况下,我们也只能这样了,不过现在说这个还早,到时候说不定会有一些转机。我们走一步看一步吧。”

商议一会后,我们决定到地方再想办法,之后我们便歪头尽量休息保存体力,要不然到了罗布泊显然就来不及了。

本来只是想闭目养神一番的,可是微微摇晃的机体让我昏昏欲睡,过了会我终于支撑不住,沉沉的睡了过去。

当我再次醒来的时候,看时间已经是下午了,而且领航员还告诉我们,再过十几分钟就要抵达罗布泊核试验基地外的军用机场了。

对于他所说的那点我倒是并不怀疑,因为此刻已经是下午了,但是机舱里依旧有些闷热,好在我不用忍受太久,随着机体的缓缓下倾,忍受了一番颠簸之后飞机便稳稳当当的停了下来。

可是这时我又感觉有些不对劲了,因为随着飞机发动机的噪音越来越小,远处能听到一阵阵的闷响,这声音让我们几个皆是非常疑惑,正在我惊疑不定的时候,从飞机的升降架上忽然走上来一个身穿军服。军衔上士的中年军人。

他看了我们一眼,随后冷冷的说道:“诸位,可以下飞机了,现在前线战事吃紧,师直属炮兵正在支援前线,所以你们听到的都是炮击声,不过别担心,前线离这里还很远,复制人暂时过不来的。”

我和金大发对视一眼,从对方的眼睛里皆看到了震惊。虽然我们来之前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但是万万没想到前线居然激烈到了这种程度。

短暂的沉默后,我们跟着那个上士默默的走下了飞机,当我站在机场地面上的时候忍不住皱了皱眉头,因为空气中隐隐散发着一股焦臭的味道,这味道不似焚烧垃圾的那种臭味,而是……烤肉味。

短暂的疑惑之后,我很快明白这阵烤肉味是从何而来了,一时间我胃里有些翻涌,本来饥肠辘辘得身体瞬间感受不到饥饿的存在了。

可能是因为炮击等原因。机场上方的天空颜色是灰蒙蒙的,把远处的夕阳都映射的有些发黄,天空中也不时掠过几架不知名的战机,它们发出轰轰声,向着基地前方的未知地带一闪而去。

“走吧。虽然这里的局势很紧张,但你们今天还能在休息一天,吃完饭洗好澡之后,有专人为你们讲解明天的行动计划,然后你们可以再休息一夜。不过明天之后,属于你们的战斗就开始了。”

那个上士一边走一边向我们说道,可能是因为久在前线,所以他刚毅的脸上带着丝疲倦,说完那些话后,他咂了咂嘴,接着停下脚步对我们认真的说道:“我不知道你们的来历,但是我只想请求你们,尽早,尽早把这里的一切给终结掉。这里已经死了太多太多的人,他们有的还只是二十出头的小伙子,带着一腔爱国热情来到了这里,可是有的人甚至没机会回去看一眼自己的家人,就倒在了这片陌生的土地上,我在这里已经四年了,虽然运气不错一直还活着,也看了几眼刚出生的儿子,但是我,还有我的兵都已经打累了。那些家伙无穷无尽,它们没有人性道德,虽然我们不惧死亡,但是我们只是想死的有些价值,因为我至今不知道,那些家伙到底是什么,你们,你们能体会到这种感觉吗?”

听到上士的话我们又沉默了,因为没人能回答他的这个问题,因为甚至我们也只是知道双鱼玉佩可以复制活物。却不知道背后的真相,从这一点来看,我们和这个上士其实都差不多。

可是即便是这样,我看着上士心里也有些不忍,因为从他的眼神中我看到了迷茫。疲惫,甚至还有绝望,隐隐的我感觉到,他之所以向我们说这些话,恐怕也只是想要发泄一通罢了。

中士见没人回答不由脸色一暗,接着他正索然无味的想要回头继续走的时候,我鼓起勇气叫住了他。

在他疑惑的眼神中,我想了一会,接着认真的说道:“坦白的说,因为我没在这里生活过,所以我也不懂你的那些感觉,可是我认为那些战士的死都不是没有意义的,因为想必近期出现的复制人实力你也很清楚,如果没有你们的阻拦,那么背后的城市怎么办?里面的人民怎么了?那种东西只要放出去一个。那么我们一直在守护的家园就会遭到一场屠杀,我知道我这番话对你们现在的处境没有丝毫帮助,只是我只是想说,那些人死的并不是毫无价值的,因为每消灭一个复制人,大后方就会少死几个老百姓,我们每挡住它们一秒,后方的人就能多安定一秒,虽然他们的事迹无人知晓,功勋也无处安放,但是我相信每一个来到这里的人,都是真正有信仰的人,而他们的信仰,就是现在想要守护的家园。”

说着说着,我对着上士笑了笑。说道:“坦白的说,我这次之所以会来到罗布泊,大部分的原因也只是想要救两个朋友罢了,但是我可以向你保证,只是解决罗布泊的行动还有一丝希望,我就一定不会放弃,但是在此之前,还请你们一定要顶住,不然防线一旦失守,国家最后采取的手段想必你也很清楚。”

上士沉默了一会。接着他吐了口水,说道:“行,看来这次还算来了个稍微靠谱点的人,不管你为了什么而来,但是敢到这个地方的人都值得尊重。我对你也不能保证什么,只不过在我死之前,那群东西跑不出去一步!”

说罢,他就转身继续带着我们往前走了,就在我也想走的时候,身旁的金大发勾住了我的脖子,笑道:“初三,你刚才那番话可真是骚呀,把老金我都说的热血澎湃了。”

“骚?”我疑惑的看了金大发一眼,问道:“有嘛?……我也没说什么呀……”

金大发点了点头,笑道:“嗨呀,是最骚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