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五章 内鬼/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看着针管里那小小的一点灾血我心里下意识的一松,虽然这里面的灾血看似很少,但是上次就是它,把那邪龙都给灭杀掉了,所以只要计划成功,我有信心解决这一次的夜袭危机。

“你干嘛……”上士看到我在那边磨磨蹭蹭的不由心生不耐,但是当看到我手里的灾血后不由下意识的一愣,随后他咽了口水。脸上本能的露出一股畏惧感,说道:“你,你手里的东西是什么?”

“一滴血。”看着上士我笑了笑。

上士沉默了一会,接着他深深的看了我一眼,便回头对技师吩咐道:“快点把这一滴鬼玩意给注射进去,轰炸机就要起飞了,你们早一些做完,前线就会少死几个人。”

那两个技师艰难的把目光从灾血上面移开。随后他们畏惧的看了我一眼,便接过灾血小心翼翼的把它注射了进去。

只见那一滴灾血注射进去之后,那一大瓶淡黄色的液体瞬间变的漆黑如魔,让人的意识仿佛都要沉沦其中。

看着注射了灾血的毒气弹上士咽了口水,接着他看了我一眼,说道:“现在,我有些相信你的承诺了,虽然我也不知道,那一滴小小的血液该如何消灭这些复制人。”

说罢,他大手一挥,吼道:“炸弹装机,轰炸机立刻起飞。”

趁着这段时间,我回头看了眼身后的局势,发现电网后的那道防线已经被复制人攻破了,许多复制人持着破刀,然后在阵线上和士兵们血战,不时还有江夏复制人的身影一闪而过,随之而来的表示数具尸体的落下。

看着在战场上犹如死神一般肆意逞威的二型复制人,我心里除了期盼轰炸机早点上天之外,便再无它法了。当轰炸机的发动机逐渐发出震耳欲聋的轰轰声后,上士看了眼我们,说道:“我去军政大楼发送撤退信号,你们在这里保护轰炸机升空。”

宋云鹏点了点头,接着他看着同行的五名总参说道:“四散开来保护飞机,防止复制人接近轰炸机。”

说着,他就拎着步枪率先跑到了机身的侧翼,而我和金大发三个人则防守最为重要的轰炸机尾部,一时间我的心里有些紧张。但是因为这里接近机场腹地,而远处的战场还处于白热化的阶段,所以一时间没有复制人顾得上我们,这一幕让我心里不禁一松。

“澎……”

还没等我安心多久,只听头顶的上空传来一阵轻响,我抬头一看,发现一发信号弹拖着长长的虹尾飞上了天空,这让我不禁一愣。心里下意识的有不好的预感。

这时不止我反应过来了,连周围的几名总参也纷纷围了过来,宋云鹏抬头愣愣的看了一眼信号弹,接着他面色凝重的对我们说道:“别愣着了。估计等下有状况要发生了。”

我来不及想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就只见从远处的防线上忽然脱离了几个人影,随后以飞一般的速度向我们冲了过来。

它们的到来仅仅只是一个信号,犹如发现了什么一样,所有的复制人都犹如发了魔征一下,向我们所处的这个方向冲了过来。

“我艹特么!这到底搞得什么鬼?!”金大发骂了一句,接着他打开步枪的保险,横在胸口上看着周围的总参骂道:“我不知道是谁搞的花样,但是这事完了以后我有的是时间,一定陪你玩到底,看你这个卖国贼能藏到几时!”

我心里一冷,经过金大发这么一说,那么这个小小的队伍中一定有一个人是内鬼,在给那些复制人发信号,一时间我情不自禁的退后了两步,看着那些总参心里满是警惕。

而那些总参也反应了过来,但是他们看向同僚的眼神中也满是不可思议和警惕,就在队伍即将分裂的时候,宋云鹏看了金大发一眼,沉声道:“这事不管是谁做的。但是都得先过了眼前这关再说,这种时候我想你也不希望起内讧吧?”

金大发冷着脸和宋云鹏对视了一会,接着他吐了口水,便转身准备对付即将来袭的复制人了。

此刻,跑在最前方的是三道黑影,它们犹如猿猴一样在各架飞机周围来回穿梭,这让我根本无法瞄准它们,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它们向我逼近。

而在他们身后,还跟着黑泱泱的复制人大军,那里人头涌动让我根本看不出有多少数量,而且在那之中,还不时跃过一些灵动的人影,正是江夏的复制人。

说来长,但是也不过短短一分钟的时间,就有一道黑影跳到空中,手持一把军刀向我们袭来。

因为怕他们的火力打击,所以我们依靠在一架飞机的降落架旁,伸出枪口对准半空中的二型复制人,随后扣动了扳机。

一瞬间,数支步枪的枪口喷吐出一道长长的火焰。接着在我的预想中,空中的二型复制人应该已经无路可退了,但是没想到他一挥手中的军刀,把向他袭来的子弹全都弹飞了出去,一时间空中无数火花迸发,在我们惊恐的目光下,那江夏落在地上除了左手微微发抖之外,浑身竟然没有丝毫伤口。

“啪。”

一声脆响。江夏复制人手中的钢刀落在地上,接着他抱着左手浑身颤抖不已,看似子弹强大的动力也让他左臂受伤不轻。

这让我心里一松,毕竟如果他这样都没事的话,那我们也不必打了,一个江夏复制人都可以把我们团灭了。

但是不容我多想,旁边回过神的金大发就扣动扳机,把数枚子弹打向了还蹲在地上的复制人江夏。但是没想到它竟然机警的往旁边一滚,随后便隐入了黑暗之中。

不等我们追击他,从旁边便又窜来了几个二型复制人,无奈之下我们只能将枪口对准它们。一时间子弹犹如流水一样掉在地上,发出叮铃叮铃的声音,但是我们拿的是步枪,而不是弹夹容量多的机枪,所以挥霍了一阵后,顶针便传来撞空的声音了。

来不及换弹夹,那几个之前一直在躲闪我们子弹的二型复制人便犹如闻到了血猩味的鲨鱼一样扑了过来。

无奈之下我们只能丢弃步枪,随后三人一组的抵抗那些二型复制人的侵袭,在此期间我忍不住扭头看了一眼,发现轰六已经在轨道上越跑越快,即将驶上天空,这时我心里不禁有些欣慰。因为无论如何,只要这枚毒气弹落下,那么今晚的战斗便可以宣告结束了。

可是让我没有想到的是,那轰六的机头此刻都微微的抬了起来。可是左侧的发动机却忽然轰的一声爆炸,接着整个轰六摇晃了几下,便缓缓的停靠在了远处的跑道上。

见此情形我气的头皮都快炸开了,因为这轰六不会无缘无故的发动机爆炸。唯一的解释就是,之前的那个内鬼在上面做了些手脚,这才让我精心准备的计划破产了。

气愤的同时我又有些心灰意冷,因为我想不通,同为人族为什么要相互算计便宜异族呢?难道这些人为了自己的利益真的能不顾国家安危吗?有时候失败并不可怕,但可怕的往往是同伴在背后捅了你一刀,这种感觉最让人愤怒,也最让人无奈。

就在我心灰意冷的时候,现实告诉我不要在关键的时候分心,因为我腰间传来一股巨力,接着整个人便伴随着巨大的疼痛飞了出去,等我好不容易爬起来的时候,才发现金大发和墨兰正在和一个二型复制人缠斗,而且打的无比的艰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