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六章 当地狱客满了/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被金大发救了一命的我决定不再去管有没有内鬼的事情了,毕竟在怎么说,也要把眼前的危机给解决掉,不然连命都没了,还谈何揪出内鬼?

从身后抽出三菱军刺后,我冲到二型复制人的身后想要给它来上一刀,但是没想到它仿佛感应到了什么,超高的危机本能让他的左脚一抬,把我的三菱军刺给猛地踢飞上天,我捂着火辣辣的手心里不禁有些绝望了,因为不远处,那些复制人的大部队已经喊到了,可以说,此刻我们陷入了必死的局面之中了。

但是还没等我回过神来,从机场的各个角落里忽然传来了凄厉的警报声,接着那些在各处布置防线的士兵愣了一下后,便纷纷互相掩护,撤往了防空洞所在的方向。

看到这我更加绝望了。因为我们这里离防空洞不说差十万八千里,但是也绝对算不上近,何况还有这些二型复制人的纠缠,所以我们此刻可谓是孤立无援了。

但即便如此,我也双手颤抖着捡起了三菱军刺,无论如何。想要我的命都得做好被我咬下一块肉的思想准备来,想到这,我咬紧牙关向面前的二型复制人冲了过去。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面前的二型复制人仿佛是猫戏老鼠一样,看着精疲力尽的我们每次在能痛下杀手的时候都刻意的留了一手,只会让我们受伤,却不会杀了我们,就仿佛……想要活捉我们一样!

这让我不禁想到了江夏的下场,随后浑身都是一寒,这些复制人不杀我们,那么是想留着我们做本体从而复制出源源不断的复制人?

可是论武力,我们三个都比不上一个江夏。那么它们为什么还会想要活捉我们呢?这让我不禁有些迷茫。

可是就在这短短的一会时间里,无数复制人大军把我们和总参团团包围了起来,但是除了二型复制人之外,那些一型复制人只是在旁冷冷的观望,却没有出手的意思,甚至连手上的枪械都刻意的压低枪口,仿佛是怕擦枪走火而伤了我们一样,这诡异的一点更加深了我的猜测,这群复制人,这次夜袭,真正的目标就是我们,或者说,就是我们三个人!

随着援军的到来,和我们对战的那个二型复制人嘴角划出一道嘲讽的笑容,接着他缓缓退后,和复制人大军走出的另外三名二型复制人站在了一起,接着戏虐的看着我们。

看着四周犹如食人魔一样的复制人大军,我和金大发对视一眼,接着他苦笑一声,说道:“初三……看来这次,真的栽了……”

我沉默了一会,毕竟现在灾血已经用完了,即便蔣明君出来,对付那么多的二型和一型复制人也是没有丝毫胜算的,想着想着我忽然就坦然了,但是看到金大发和墨兰我不禁歉意一笑,说道:“不好意思,看来这次是我太过任性了。”

“不不不”金大发摇了摇头,说道:“其实你比我强的多,九爷说过。我适合做打手,却不适合做领袖,而初三你不一样,你虽然经验尚浅,但是你能以你的人格魅力而收复人心,假以时日,你会是一个优秀的领袖,这次的计划不怪你,要怪,也只能怪我们之中出现了内鬼,可惜我是没机会把他揪出来了……不过再怎么说,能死在兄弟的身旁。也比一个人死在斗里要好,老金我知足了。”

“嗯,初三你不用自责。”墨兰从兜里掏出一块布,接着擦着手中军刀的刀锋,漫不经心的说道:“留在这里的人,每个人都要为自己的行为负责。哪怕一些人是因为你而留下来的,但这也是他们的抉择,既然做出抉择了,那就不要后悔。”

看着墨兰和金大发我心里一暖,接着还没等我说什么呢,那在旁边一直在看着我们的二型复制人忽然说道:“哦……真是感人,既然你们都说完了,那么是自己跟我们回去,还是我把你们打晕,然后扛回去?”

说罢,他就扔下一捆满是血渍的绳子,站在一旁等着我们的选择。

我长大嘴巴,不可思议的看着二型复制人,因为从战斗一开始到现在,我还是第一次看到复制人说话,但是随即我也就了然了,如果双鱼玉佩能完美的复制出另一个生物,那么被复制的人肯定也能说话。

“江夏……”金大发咂了咂嘴,看着二型复制人说道:“你……真的什么都不记得了?”

“我记得,我当然记得了。”江夏复制人歪了歪脑袋,笑道:“但那又如何?你想让我回那个迂腐的家族里面,看着那个愚蠢的弟弟,然后过上一段无趣的人生吗?可笑!你看看这个!”

说着,那个二型复制人一把拉过旁边的一个一型复制人,随后他猛地咬在了后者的脖颈上,顷刻之间,被咬的一型复制人脖子犹如水龙头一样喷洒出无数鲜血,把二型复制人的脸庞都给染的血红。

“你闻闻……你闻闻!”那个二型复制人陶醉的舔着脸上的鲜血,说道:“这气味是多么的芬芳!这味道是多么的甘甜,杀人的时候。那来自灵魂的痛呼,你不感觉杀戮这件事情非常的美妙吗?当然了,要属快感而言,还是杀你们这些生人比较有意思一点。”

看着满脸是血,犹如从地狱爬出来的恶鬼一般的二型复制人我心底一寒,因为它已经没有丝毫人性了,和这样的生物讲道理,只会换来后者的不屑和践踏,难怪军方会说,这是一群只会杀戮的战争机器,从某种意义来说,它们确实是最好的士兵。

“等等!”金大发看着江夏复制人,满脸疑惑的说道:“你刚刚说生人?难道你就不是生人了嘛?”

“我?”二型复制人愣了一下,接着他笑了笑,说道:“我当然不是,当地狱客满了,猛鬼便会重回人间,而我。就是那群猛鬼的其中之一。”

说罢,他看着还想拖延时间的金大发不耐烦的说道:“我知道你想拖延时间,但是这毫无用处,既然你们不肯跟我们回去见恩主,那我们也只能自己动手了。”

说罢,他和另外的三个二型复制人刚想向我们袭来,从远处就忽然传来了一阵阵风声,只是这风声实在凄厉,犹如厉鬼的尖啸。

然而听到这阵风声那二型复制人的脸色忽然一变,随后它们四个身形一闪,便钻进了复制人群里。

“快趴下,这是火箭车的攒射!”

不远处的宋云鹏听到这阵风声后脸上同样为之一变,匆匆说完之后他便卧倒在了地上。

其实在宋云鹏提醒我的时候,我就已经下意识的趴在了地上,然而我刚一趴下,四周就犹如地动山摇了一样,无数爆炸声犹如雨点一样密集,那滚滚热浪抚过我的背脊,剧痛之下我甚至能闻到一股烧焦的味道。

接着,便有无数东西犹如雨点一样落了下来,其中一个东西还砸在了我的头上,我下意识的拿起来看了一眼,结果发现这居然是一只人手!

我连忙把它扔了出去,随后艰难的站了起来。站起来的时候我感觉额头有一股液体流了下来,我下意识的摸了摸,发现焦黑的手面上满是猩红的鲜血。

本来没什么事的,但是看到这股血我下意识的脑袋一昏,甚至一个踉跄差点都没站稳。

好在旁边已经满脸漆黑的金大发扶住了我,接着只听左面传来了一阵坦克履带碾压路面的滋滋声,我艰难的冲那边看了一眼,发现在烟雾的下面,有几个闪光灯冲我照了过来。

不等我看清那边究竟是怎么回事,就只见无数子弹犹如一闪而过的流星一般从我们身边掠过,随后射向不远处摇摇晃晃站起来的复制人们。

“小子!给我挺住咯!最起码不能死在我这里,这个罪人老子不当!”

当灯光照亮黑暗。我发现远处驶来了两辆坦克车,那个上士一边操控着航向机枪,一边冲我们吼道。

在他的身后,还跟着几百个手持步枪的士兵,他们不时开着火,收割着刚站起来没多久的复制人们。

“哈哈哈,初三!来援军了!”金大发看着那个上士激动的抱着我亲了一口,随后他拉着我和墨兰,冲着上士那边跑了过去。

在几百支步枪的掩护下,即便是二型复制人也只能躲在一型复制人的人群里,然后驱使着一型复制人开火向上士他们还击,随后潜伏在一旁。等待上士他们的阵型被打乱。

如果阵型真的被打乱分割,那么在二型复制人的面前,剩余的士兵无疑是待宰的羔羊了。

其实一路上我有些担心,因为毕竟我们的背后是数千复制人,其中不少的复制人手里还有轻重枪械,如果它们向我们三个开火。那么我们显然是必死无疑的。

不过可能还是想活捉我们三个,所以那些复制人开火的时候都避过了我们三个人,让我们平安无事的抵达到了上士的身边,见我们都没事上士松了口气,随后他打了一个手势,那两辆坦克就轰的一声射出两发榴弹。把追击的复制人给炸了个人仰马翻。

接着我们便向防空洞缓缓撤离,这时暂且安全下来我看了看周围,发现剩余的士兵也不过三百出头了,用这样的兵力守住防空洞显然是不现实的,所以我思考了一下,便把目光转向了那架已经熄火的轰六。

想了一会后。我心里有了一个主意,这是自撤不撤离之后,我又要面对的另一个事关生死的选择题了。

这时我很想稳妥一些,尝试和剩下的士兵一起守住防空洞,然后尽力等待军方的救援,可是一想到复制人的数量。还有那几十个二型复制人我就明白了,如果不想一点奇招的话,那么今天肯定要栽在这里的。

和之前不同的是,这个计划只需要我一个人实行,而不用连累金大发他们,想到刚刚金大发对我说过的话,我忽然下定了决心,那就是无论如何,哪怕自己死了,也要把这些复制人给我拉来陪葬,即便墨兰曾经说过,这些是他们自己的选择和我无关,但是我知道,这只是刻意安慰我的罢了。

所以,一切既然因我而起,那就让一切因我而灭,何况,我不一定会输。

于是我深吸了一口气,扭头向上士说道:“长官,你能借我一辆车吗?耐撞的那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