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七章 命运/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上士扔掉烟头,随后疑惑的看了我一眼,说道:“你要车干嘛?”

我笑了笑,随后便把我心里的计划告诉给了上士,上士听完后张大着嘴,半饷他看了我一眼,问道:“你是不是疯了?”

我摇了摇头,说道:“如果不这样做的话,我们根本守不住防空洞的。”

上士看着身后追击的复制人大军沉默了一会,半饷他摇了摇头,说道:“不管怎么说你都不能去,实在不行我再组织点人手。看看能不能把你们送出机场。”

“来不及了。”我叹了口气,说道:“那滴血的威力超乎你的想象,除了我以外,任何接触到它的物体都会被地狱之火焚尽,只要你借我一辆车,那么我至少有五成的把握解决面前的这群复制人。”

“别说你有五成的把握,就算你有十成都不行!”上士换了一条弹链之后,扭头冲我冷冷的说道:“就算那滴血对你不起作用,但是梭曼毒气呢?你也能免疫吗?你知道中了梭曼神经毒气的人有多痛苦吗?他们会被从内而外的被腐蚀,到最后全身溃烂而死,你真的想尝尝那个滋味吗?”

我愣了一下,随后也沉默了下来。因为上士说的也没错,即便灾血的效果我可以免疫,但是梭曼神经毒气我却无可奈何,难道眼前唯一有希望解决面前困难的计划,还没实施就要被迫流产吗?

犹豫了一会,我忽然伸手摸了摸腰间的玲珑玉佩,想了片刻后,我下定了决心,因为如果有蔣明君的帮助的话,那么梭曼神经毒气的问题也不是那么难以解决了。

可是眼下还有一个问题,那就是别说上士会不会同意我去冒险,即便是金大发墨兰,也不会坐视我一个人去引爆炸弹,所以我如果想力挽狂澜的话,那就必须一个人偷偷的过去。

想到这,我将目光放向了周围,结果没过多久,我就在前方发现了一辆牵引车,而且车上还插着一把钥匙。

虽然我已经学过车,但是像这种机场用的牵引车我还是没有开过的。不过事急从权,犹豫了一会后,我一咬牙,接着跳下坦克就向不远处的牵引车跑了过去。

“初三!你干什么?快回来!”

“李初三!你别发疯!”

………………

不管身后众人的叫喊,我跳上牵引车随后点火一踩油门,牵引车就犹如脱缰的野马一般向前方冲了过去,我扭动方向盘,发现虽然牵引车转向比较慢。但我还是能驾驭住的。

转过方向后,我把油门踩到了底,向复制人大军冲了过去,在此期间我看了眼身后。发现金大发和墨兰也跳下了坦克,不过因为他们追不上牵引车,所以追了一会后,便呆呆的止住脚步望着我的背影发呆。

看着越来越近的牵引车,我颤抖着拔出了军刀,计划中最重要的一环已经来临,如果成功的话,那我这个计划成功的可能性就会大大增加,但是如果失败了,我也只能自裁了。

随后,我把军刀抵在了脖子上,因为紧张所以我用力过大,锋利的刀锋划破脖颈的皮肤,让我的脖子粘粘的,不过只有这样,才能让那些想要活捉我们的复制人投鼠忌器。

当牵引车撞进复制人群的那一瞬间。我感觉车身剧烈一震,随后许多复制人被疾驰的牵引车给撞上了天,接着只听车身下面咯吱咯吱的,无数复制人被我卷进车底,发出骨骼被碾碎的咯吱声。

随后,我发现了一件让我惊恐不已的事情来,随着我闯进复制人群后,那些原本紧紧追击军队的复制人大军,忽然放弃了原本的目标纷纷向我涌了过来。

这让我惊恐的同时不禁又有些迷茫,到底这些复制人是想先把我抓起来,然后再去追击军队,还是它们的目标本来就是我?

如果是前者的话那还可以。可是如果是后者的话那就耐人寻味了,我刚来罗布泊才一天的时间,这些复制人是如何知晓我的?再者说了,我武力值远远比不上江夏,有时候还会非常倔强,这些复制人抓我到底是为了什么目的呢?我对它们又有什么价值呢?

虽然我想不通这件事,但是我知道,无论如何哪怕自尽,也绝对不能让这些复制人得逞,这样想着,我不禁把军刀压的更深了一些,这样做的后果就是鲜血流淌而出,把我的上衣都给染的血红,可能是我的举动威慑住了这群复制人,所以那些二型复制人只敢远远吊在我的身后,不敢做出丝毫让我紧张的动作来。

这让我心里一松,因为无论如何我计划的一环都成功了,只要它们不敢对我出手,那么我接近轰六的目的就能如愿,到时候引爆梭曼毒气弹,那这一切,就能划上一个句号了。

很快,我便把牵引车开到了轰六的身旁,随后我持刀跳了下来。跑到轰六的机舱旁边时却发现机舱门紧紧的闭合了起来,这让我无法进去,更无法引爆梭曼毒气弹。

无奈之下我跑到机舱的玻璃窗旁边,把腰间的天官印摘下来后,便握在手里狠狠的砸向了玻璃窗上。

按理说,这玻璃是为了防止高强的风压而特制的,其强度都能媲美防弹玻璃,我之所以用天官印砸它,着实是无奈之举,可是没想到的是,当我狠狠的砸了几下后,那玻璃窗很快就被我砸出了无数犹如蜘蛛网般的裂纹来。

大喜之下我用脚狠狠地踹了几下,把玻璃从窗户上踹了下来,接着我双手并用爬了进去,在红色警报灯的照耀下,我发现那枚梭曼毒气弹静静的躺在了机舱的中央。

趁着二型复制人还没赶来。我从旁边拖来工具车,从里面拿出一把非常大的钳子之后,我模仿着那两个技师,笨手笨脚的拆卸着梭曼毒气弹。

但还没等我把青铜底座拧下来,就见机舱升降盖发出轰的一声巨响,整个闭合装置都发出了不支的咯吱声,这让我心里不禁焦急起来,连手上的动作都加快了不少。

然而正当我即将把底座拧下来的时候,从被我敲开的窗口上忽然出现了一个人影,我心里猛地一惊,随后抄起一个工具便向那里砸了过去。

接着我继续拆卸,终于把底座给拧了下来,几乎与此同时,在我拆卸下来的那一刻,机舱升降盖也终于被二型复制人门给掰了下来。

“你何必再垂死挣扎呢?你以为毒气弹对我们还有用吗?”一个二型复制人从人群里走了出来,随后看着我眼睛里满是嘲讽。

我犹豫了一下,随后并没有立马把装着梭曼神经毒液的玻璃瓶给拿出来,而是看着说话的那个二型复制人,说道:“你们到底是不是为我而来?”

“嗯?……”那个二型复制人歪了歪头,笑道:“你现在才发现吗?”

我心里猛地一沉,随后问道:“那你们,究竟找我是为了什么目的?如果只看武力值,我应该远远比不上你的,甚至连一型复制人都比不上吧。”

二型复制人点了点头,很是耿直的说道:“没错,你的武力确实比不上我们,但是这个世界上,总有一些武力解决不了的事情,而那些事情,就需要你这样的人来解决,这是你的宿命,你逃避不了,何不坦然面对呢?”

“命运?”我疑惑的看了他一眼,问道:“什么命运?谁的命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