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八章 梦境/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的命运便是不断的杀戮,直到我被杀死的那一天,而你的命运……”二型复制人怜悯的看了我一眼,说道:“求生不得,求死不能,这就是你的命运。”

看着还想继续套话的我,领头的二型复制人不耐烦的看了我一眼,说道:“不要再想着拖延时间了,你以为会有援军赶过来吗?如果这样想的话你也太天真了,那些援军在半路上就会被我们阻击,所以你现在就是孤立无援的困兽,如果想要活命的话。就乖乖的束手就擒吧。”

我沉默了一会,问道:“那我还有最后一个问题,既然你们是为我而来,那么我才刚到罗布泊一天。你们究竟是如何知晓我的行踪的?如果没有猜错的话,我们这些人中肯定有内鬼的存在吧?那个人究竟是谁?”

“内鬼……哈哈哈哈,这个问题我可以给你解答,答案就是有。”那复制人笑了笑。说道:“但究竟是谁,只有你成为我们自己人后,你才能知晓,问题都已经问完了,你是不是应该配合下我们了?”

我点了点头,知道从它们嘴里问出内鬼的具体信息已经是件不靠谱的事情了,于是我看着装着梭曼神经毒液的玻璃瓶笑了笑,抬头说道:“你们就真的那么有信心吗?”

“哦?……”领头二型复制人拖长着口音,说道:“如果你的倚仗是那个毒气弹的话,那么我确实很有信心。”

“很可惜,我的底牌确实是它。”说着,我把满载毒液的玻璃瓶给扛了出来,笑道:“只不过真相可能和你们想的有些出入。”

当看到玻璃瓶里,被灾血染黑的梭曼神经毒液的那一刻起,面前复制人群那原本信心十足的脸色瞬间就变了,尤其是当头的几个二型复制人,原本因为怕我自杀而不敢太过靠前,但是此刻他们脸色剧变,随后身形一动便向我扑了过来。

但是这一切已经太晚了,当我把它扛出来的那一刻,我就用手里的钳子狠狠的向玻璃瓶砸了下去,只听一声脆响,我手中的玻璃瓶没有意外的化作了一堆碎片,随后我感觉双手湿湿的。空气中还弥漫着一股类似汽油挥发的味道,但是没过多久我就感觉到,从双手开始出现一股剧烈的炽痛感伴随着一股痒意向我全身袭来,尤其是因为吸了一些毒气,所以我浑身燥热,最后倒在地上捂着胸口大口的呼吸着,只是这样做于事无补,我犹如一条被扔在干岸上的鱼。只能静静的等待着生命的结束。

在我昏迷的前一刻,我艰难的扭头看了眼那群复制人,发现它们此刻全都捂着口鼻,可是蕴含灾血的毒液挥发之后。通过皮肤便可以传染毒性,所以它们浑身开始出现一些黑色细小的火苗,这些火苗以血肉为燃料,从而发展成熊熊大火,进而吞噬复制人的整个身躯。

领头的那个二型复制人此刻捂着口鼻,但是黑色的灾火不断的从它双手之间的缝隙里钻出来,它颤抖着伸出一只手随后指着我,用被黑火舔舐的已经露出骨骼的面庞狞笑道:“我,我们只是回归怀抱,不久后便会卷土重来!但是你,你会堕入地狱,那时,我的同伴会将你撕成碎片,你会……”

话还没有说完,它就倒在地上一动不动,任由黑火压榨着它的残躯。见到复制人大军濒临覆灭我心里松了一口气。但是这时我的意识也渐渐模糊,只能歪着头,看着面前的黑色火海发呆,没过多久我感觉眼前一片模糊,最后没挺住便晕了过去。

在梦中,我的脑海里出现了这样的一副场景,梦中我的面前有一片无边无际的黑色火海,其中有无数黑色的骷髅在里面不断沉浮。它们面目狰狞,黑色的头骨上已经被火烧灼的露出了一条条缝隙,远处传来一声龙吟,只见一条骨龙在其中不断的游走。不时发出满含怨念的叫声,我看着这副场景只感觉有些毛骨悚然,但是这时好巧不巧的刮来一阵风,这风让我身形一个不稳。随后竟然脚下一滑掉进了无边的火海之中。

我大叫着想要抓住一切可以攀附的东西,但是却没有丝毫用处,当我掉进火海之后,有无数犹如小蛇一般的火苗争先恐后的向我钻了过来,顷刻间我感觉浑身一阵剧痛,连骨髓都仿佛被烧了出来。

我抓住岩壁,拼命的想要爬上去,但是那些骷髅纷纷向我游了过来。随后它们抓住我的腿,把刚刚攀上岩壁的我给拖了下去,随后它们按着我的头,把我按下火海之中。最后因为缺少氧气,所以我的头脑一片空白,最后眼前忽然出现了一点白光,这白光越来越大。最后占据了我整个视野之中……

当空气涌上来的那一刻,我坐起身来犹如濒死的鱼一样大口的呼吸着口气,等我缓了一会后,我开始观察周边的环境。但是当我看清四周是间病房的时候我情不自禁的愣了一下,难道刚刚那个犹如地狱一样的东西只是一个梦吗?

想到这,我摸了摸背后,发现穿着的病人服早已被冷汗浸湿,如今被风一吹我顿时打了一个寒颤,如果那是梦,为什么会显得那么的真实呢?

想起那些骷髅,还有那条在火海中不断徘徊的骨龙,我惊讶的发现,那些东西可能就是因灾血而死的人和物,比如那条骨龙,会不会就是乐山内部的邪龙呢?还有那些骷髅……想着想着,我满头大汗不敢再往下思考了,之前我内心的预感如今终于成为了现实,灾血的不详预兆如今已经掀开了一角,如果今后我再这样无所顾忌的使用灾血。那么梦境里的场景会不会真实出现呢?

一想到那些满是怨念的厉鬼和那无边无际的火海我就不寒而栗,尤其是那仿佛炽烧灵魂的火焰,每每想起就会让我惊恐万分。

这一刻,我知道灾血绝对没有那么简单。那毁天灭地的力量背后,一定有不为人知的故事,甚至这滴血,可能代表的就是某种诅咒。

任何力量的得来都不会太过简单,如果太过简单,那代表着你要付出与之对等的代价。

想到这,我内心暗自决定,以后在探明灾血背后真相之前,能不用灾血就尽量不用灾血,不然我很难保证,梦境中的那幕场景有朝一日会不会变成现实。

“快来人呀,快来人呀!病人醒了!病人醒了!”

正当我暗自思索的时候,房门忽然被人打开,随后一个身穿护士装的女人看到我醒来之后,立马对外激动的大叫着。

没过多大会,上士,墨兰,金大发,还有宋云鹏就都走了进来,见我醒了他们都松了一口气,尤其是上士,他走到我身旁看了眼我的精神状态后,不由轻轻的在我肩膀上打了一拳,轻骂道:“张初三,你真是个疯子。”

“是呀初三。”金大发笑嘻嘻的坐在我的床头,说道:“你知道你跳下车的时候都把我和墨兰姐给惊呆了,尤其是墨兰姐都已经一天没合眼了,如果你有个什么三长两短,那让我们回去之后跟老爷子还有九爷怎么交代呀。”

听到这我看了眼墨兰,发现此刻她的黑眼圈异常的重,看到我的目光后,她撇了我一眼,说道:“仅此一次,下不为例,如有再犯,我会和九爷商量,撇开你独自行动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