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九章 内讧/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苦笑一声,随后点了点头,在我的预想中,我此刻归来应该有英雄般的待遇,但是没想到竟然成了批斗大会的目标。

当然了,此刻我最好奇的是,毒气弹引爆之后,我究竟是怎么存活下来的,要知道当时我已经被毒气弹侵染了,按理说应该活不了了,那到底是什么原因,才让我捡回了一条小命的呢?

想到这,我开口把自己的疑惑给说了出来,金大发他们听了后也是一脸的惊奇,半饷。金大发咂了咂嘴,说道:“说起来也蛮不可思议的,当时初三你开着牵引车跑了以后,我便知道你要去引爆毒气弹了,但是因为你开的太快。所以我和墨兰姐也追不上你,无奈之下我们只能领着军队退回到了防空洞内,过了会我们听到外面传来了惨叫,就知道你肯定已经成功了,为了保险起见我们便退的更深了一些。这样才没有被灾血波及,过了大概半个小时,我们便出去想要接应你,虽然知道你生还的可能性不是很大了,但我心里还抱有一丝希望,当我们走到轰六附近的时候,初三你是不知道呀,那里遍地是黑灰,踏上去都能把脚面给淹没,在那一片黑灰之中。初三你昏倒在了其中,除了身上有一些部位被梭曼神经毒液侵袭之外,竟然没有别的特别大的伤口!不过即便如此,你的状态也岌岌可危,如果不是这个野战机场有医院的话,初三你还真的就危险了。”

听完金大发说的话,我不禁陷入了沉思,因为我能存活下来还真的挺反常,按理说当时我身上沾染了那么多的毒液,是断然没可能生还的,如今我能活着躺在这里,多半是我最后一步棋走对了,那就是蔣明君发挥了作用。

虽然只有这个解释比较合理,但是为了谨慎起见,我还是决定等到四下无人的时候再问下蔣明君,而如今当务之急就是询问我的昏迷有没有影响到罗布泊行动计划的实施。

“坦白的说。”上士瞄了我一眼后,说道:“计划确实推迟了一天,但是我感觉影响并不大,因为在复制人覆灭后的两个小时,从其他方面的援军赶了过来。从他们的嘴里我得知,这只是复制人的一次夜袭,并不是全方面的反攻,而且因为这次夜袭的二型复制人数量比较多,所以复制人大军这次可谓是元气大伤,推迟一天行动并不会造成特别大的影响,特别是……”

上士咂了咂嘴,说道:“经过这一次的事件之后,我也算是看明白了,这些上级派来的人中。也只有你们才有希望解决罗布泊的事情,特别是你,在你身上,我看到了一种名为奇迹的光芒,之前我很好奇。看你平平无常的样子,到底为什么会引起上级还有雷将军的注意,但是现在我明白了,因为你是一个能创造奇迹的人,张初三,这一次,我们把筹码全压在了你的身上,所以加油吧,不要辜负我们的期望。”

看着上士我点了点头,但是肩上却是沉甸甸的,只不过想起二型复制人对我说过的话后我心里有些紧张,于是我抬起头看着上士,说道:“长官,我想你应该也有察觉吧,我们这些人中,有一个内鬼,这也就是说,我们所制定的那些计划,复制人那边也是知道的,这会不会导致我们的计划功亏一篑呀。”

上士沉默了一会。过了半天,他才转身把房门关上,沉声道:“这件事情很早之前我们就有察觉了,因为在你们来这里之前,我们组织了数次潜入计划。但是每一次都是犹如泥牛入海一般没有音讯,尤其是复制人那边,对我们的资料了解的太过详细了,所以我们这里有内鬼,而且那个内鬼职务还不低的共识早已经达成了,只是那个内鬼隐藏的实在是太好了,让我们一直都无法察觉。”

上士说完后,病房里面的气氛一下子沉寂了下来,尤其是宋云鹏和金大发的脸色都是风云变幻,让人看不透他们的内心。过了会,金大发忽然从腰间拔出了一把枪,随后他面色狰狞的看着宋云鹏,说道:“宋云鹏,现在你是不是应该给我们解释一下,昨天晚上的事情究竟是怎么回事了吧?为什么就在轰六起飞之前,我们周围会突然出现一发信号弹,轰六起飞之后,发动机还爆炸了,你别跟我说是巧合,我们洛阳土夫子除了我们三个人之外都已经撤离了,那些士兵也去前线布防了,当时轰六的周围只有我们几个人,我和墨兰姐以及初三是在一起的,也只有你们才有能力去做那些事情,如果你今天不给我一个解释。你信不信老子一枪崩了你?”

金大发的突然暴起让我吃了一惊,但是更让我吃惊的是,上士和墨兰对金大发的举动都选择了冷眼旁观,并没有丝毫要阻止的意思,尤其是上士。他看了宋云鹏一眼后,说道:“金大发说的对,你确实应该给我们一个解释了,宋云鹏,我明明白白的告诉你。就连你们总参,也对你,以及你的指挥水平产生了怀疑,如果你今天不能对我们做出一个合理的解释,那么你明天就坐着飞机回去,对那些官老爷们解释去吧”

“哼。”金大发冷笑一声,说道:“当初你组织队伍去和江夏他们汇合,结果刚到一天就出事了,还和我们这里是一模一样的状况,最后连江夏都被抓住了。总参全队都濒临覆没,只有你完完整整的逃了出来,你宋云鹏的本事是不错,但是要跟江夏比,我还是不信你会比他强的,你说这林林总总那么多的疑点,你究竟打算怎么洗白自己?”

宋云鹏面对我们几个人怀疑的眼光忽然叹了一口气,随后他耸了耸肩,自嘲道:“你要开枪就开枪吧,我已经无所谓了,其实你说的那些,连我自己都感到疑惑不解,因为就连我都感觉自己的运气实在是太好了,和江夏汇合的那晚,复制人明明已经把我们给团团包围了。可最后硬是让我杀出了一条血路,如今再仔细回味,我发现它们好似是在故意放我一马,包括昨晚的意外我也感到很疑惑,因为我挑选出来的那几个人都是总参里最忠心耿耿的战士。哪怕让他们去死他们也不会皱一下眉头,最主要的是他们没有来过罗布泊,所以没有被策反的机会,发生了那样的事情你们会怀疑我,我一点都不奇怪,但是即便你们把我送回总参总部,我也只能说昨晚的事情不是我做的,当然了,如果你们相信我的话,那就请给我一段时间。我会给你们,给国家,给我自己一个交代的。”

看着宋云鹏明亮的眼睛我愣了一下,随后我也感觉事情有些不对劲,第一是因为宋云鹏不说位高权重,但在总参里也算是元老级的人物了,这样的人能调动的资源很多,除非策反方给出更大的诱惑,他才有可能会投敌。

第二个原因是,能进总参的人无疑是要底子清白的,即便不是根正苗红但也不能有什么黑点,宋云鹏能进总参,进而踏上这么高的位置,就表明他的忠诚度还是很高的,如果说宋云鹏这种人都能投敌卖国的话,那我真的想不出,我身边还有几个人可信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