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章 苏醒/天官诡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可是如果不是宋云鹏的话,那么内奸又会是谁呢?金大发和墨兰我都是知根知底的,所以内奸不可能是他们,而宋云鹏挑选出来的战士也没有被策反的机会,那么究竟是谁,能在我们的眼皮子底下堂而皇之的给复制人发信号,还不让我们察觉的呢?

想了会,我发现事情已经变得有些扑朔迷离了,我总感觉这一切的背后有一双黑手,在幕后默默的操控着一切。

如果这一切是真的。那么这一次的计划就不再保密了,甚至我已经怀疑,军方这次的强攻计划恐怕已经被复制人那一方知晓了,到时候地下城戒备森严,我们这一行的胜算恐怕已经不是很大了。

我并没有把我的顾虑给说出来,因为眼下要解决的,是宋云鹏的问题,于是我看向场中,发现此刻的气氛十分的压抑,墨兰和金大发皆是看着宋云鹏一脸深思,眼看这样僵持下去不是办法,旁边的上士摆了摆手,说道:“算了算了,眼下不是相互猜疑的时候,等下我会致电上级,向他们询问这一次的事件应该如何处理,到时候宋云鹏是继续行动,还是调回上级都由他们决定,你们看这样可不可以?”

金大发和我对视了一眼,我轻轻的点了点头,于是金大发看向上士,说道:“好吧,这个提议我可以接受,但是那个内鬼必须揪出来,不然我们不会参加这一次的行动的。”

上士无奈的点了点头,接着他拍了拍宋云鹏的肩膀,二人就一起走了出去。

待二人走后,金大发扔给我一根烟,随后说道:“初三,你感觉这样真的靠谱吗?到时候总参要是昏了头还让宋云鹏跟着我们,那我们还真去不成?”

我想了想,说道:“我感觉宋云鹏是内鬼的可能性也不大,毕竟他身居高职,就算地下城里的双鱼玉佩复制能力强大,但是国家的尖端力量还没动用呢,坦白的说只要付出一定的代价,罗布泊的事情不是不能处理,而宋云鹏也不是笨蛋,对国家的事情他了解的比我们还多,所以不会做这种赔本买卖的。”

金大发沉默了一会,接着他摇了摇头,纳闷道:“那我就真的不懂了,除了宋云鹏之外,还有其他人会有动机和条件做这样的事情吗?另外那四个总参的人没来过罗布泊不说,就算来过还被策反了。那也不可能在我们的眼皮子底下行事呀。”

“还有一个人你忘了吗?”在旁边一直沉默不语的墨兰说道:“上士他在这个机场经营多年,有这种条件和能力通风报信。”

“这……”金大发愣了一下,随后他干笑两声,说道:“应该不会吧,我看上士他不像是那种人呀……”

我情不自禁的点了点头,在和上士相处的这两天内,我也算知道了他是一个什么人,简单的来说,这是一个骨子里就透着军人范儿的军人,比起宋云鹏来说。我内心更加相信上士,不为别的,就为了他当初为了掩护我们撤离,敢让全营去阻拦复制人,虽然这样显得有些冷酷无情。但是军人,以服从任务为天职,这样做也无可厚非。

墨兰冷笑两声,说道:“来之前记得老爷子怎么说的吗?在这种地方,只有我们三个可以彼此信任,上士和你们相识连两天时间都没有,你们现在居然这么信任他了,你俩不感觉很怪吗?”

墨兰的话让我和金大发陷入了沉思之中,因为墨兰的话说的也是有一定道理的,毕竟防人之心不可无,哪怕再怎么对上士那个人有好感,也不能轻易的信任他,不然万一他就是内鬼就后悔莫及了。

“行了行了。”金大发把烟头扔在地上后,一脸烦闷的说道:“先看看总参那边怎么处理,实在不行的话我们就申请三人行动。而且计划也要稍微修改一下,比如说规定的两天时间也要加长一点,不然万一复制人那边得知了我们的具体行动,在那两天加强了地下城的防备,那我们岂不是羊入虎口?”

随后我们商议了一会,不过因为总参那边的消息还没传来,所以我们也商量不出什么头绪,最后金大发苦笑一声,看着墨兰说道:“行了墨兰姐,再这样说下去也没什么意义了,我们就先出去吧,让初三一个人好好休息一天,之后我们观望下军方的动静,然后再做打算。”

墨兰点了点头,接着二人和我打了一个招呼后,便一起走了出去,人都走后我一个人反而有些无聊,于是我摸了摸腰间,发现天官印和玲珑玉佩都还在,这让我心里一松,接着我取下玲珑玉佩,然后放在手心里轻轻的抚摸,就在我发呆的时候,从玉佩里忽然冒出一股红烟,随后蔣明君便出现在了我的床头。

看着她我愣了一下,接着不由内心一喜,看着她我想起了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于是我笑了笑,说道:“明君,昨天晚上……是不是你救了我一命?”

蔣明君略施粉黛的脸上有一些红晕,应该是她生前涂的红妆,这也让她有了些人味,不再那么不食人间烟火,此刻她站在我的床头,脸上的神情不再如刚从乐山出来那般沉闷。

“是呀,本来你引爆毒气弹的时候我就该出来的,只是你的灾血太过厉害,连我都不敢沾染,只能等它效果减退才出来,幸好那时你还有口气,不然这会你恐怕正在和你爷爷叙旧呢。”

我尴尬的笑了笑,其实这会我才有些后怕,那时候在机场情况太过危急,所以我也顾不上那么多,此刻一想到那时的举动,连我都感觉那时候的自己实在是太过疯狂了,其中只要有一环出现了问题,那我的下场恐怕就真的和蔣明君说的一样了。

想到这,我感激的看了蔣明君一眼,说道:“不管怎么说,还是要谢谢你的,不然我还真的……”

“行了!”蔣明君不耐烦的打断了我,说道:“我这次出来不是和你说这件事情的。”

“嗯?”我疑惑的看了她一眼,问道:“那你要说什么?”

蔣明君严肃的看着我,问道:“你真的要去罗布泊吗?经过这两天的观察,我发现这很有可能是一个局,而且布这个局的人,他的目标可能就是你。”

听到蔣明君这样说我沉默了,因为我也有这种感觉,但是不管怎么样,我都得去地下城去努力一下,不光是为了江夏和江思越,更是为了十几万在这里驻防的第0方面军,还有无数倒在这片土地上的英杰,更深一点的说。这次行动其实我也有自己的目的,那就是救出江夏,这样江家那边的局势才能稳定下来,而计划成功国家肯定也会对我有好感,这样一来今后我再做某些事,国家肯定也会给我留一线的。

想到各方各面,我抬起头认真的看着蔣明君,说道:“罗布泊的行动我一定要参加,因为这关乎到我后面的布局,再加上江夏他俩是我朋友,所以于公于私,我都得去救他们。”

蔣明君愣了一下,接着她哼了一声,说道:“行行行,你的事情我不想多问。既然你要参加那就参加咯,反正到时候中计了,不要哭着鼻子叫奶奶的求我就好了。”

我脸上一红,因为蔣明君说的很明显就是荒村的事情,那次因为情况太危急了。所以我才会那样求她,此刻一回想,立马就有些面红耳赤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